李伯達:二十三條立法的大博弈

2018-10-04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carrie1.jpg

特區政府引用《社團條例》禁制港獨組織香港民族黨之後,並沒有舒緩《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壓力。傳統建制派發起強攻,呼籲特首林鄭月娥應該在本屆任期內完成;林鄭對外放風稱顧及建制派的選情,希望在2020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後才正式啟動立法;傳統建制派則擔心她是「拖字訣」,心中思念的只是連任……這場大博弈結果如何,背後是中央政府對香港政情的判斷,以及對林鄭信任度究竟有多高。

基本法二十三條規定,特區政府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等行為。董建華時代因為二十三條立法,引發民眾擔憂,成為五十萬大遊行導火線。結果,二十三條胎死腹中,一拖再拖,成為不可觸及的圖騰。

林鄭月娥在競選特首時,政綱沒有承諾為二十三條立法,而是以經濟民生優先,上任後也不斷重申立法必須審時度勢。她深知只要啟動立法,政治生態馬上生變,與民主派的蜜月結束,對立升溫,不僅令政府疲於奔命,影響施政,甚至也會拖累其連任工程。

然而,套用一句中共術語,事物的發展不以個人意志為轉移。港獨勢力依然沉渣泛起,即使在中央的壓力之下取締民族黨,多個港獨組織包括香港民族陣綫、學生獨立聯盟等繼續在網上「播獨」,有港獨分子在國慶日示威甚至試圖衝入政府總部,在現行法例下,港府亦無可奈何。

港區人大「逼宮」有因

最近,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一再強調,期望本屆政府完成二十三條立法。全體港區人大代表亦發表聯合聲明,要求特區政府盡快開展二十三條立法工作,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眾所周知,老譚在政壇並非鷹派,經常以「老好人」姿態出現,如今率領全體港區人大代表「逼宮」,幕後必定有看不見的手。

雖然壓力山大,但畢竟特區政府才是立法主體。於是,近期不斷有媒體報道,稱林鄭最大的顧慮,是明年是區議會選舉,2020年則是立法會選舉,擔心在這階段開展立法,會影響建制派的選情, 2020年之後才正式啟動立法。

林鄭的高級智囊、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則獻策,政府應先成立研究小組,去釐清二十三條立法的基本條件和原則,例如言論自由、國家安全界綫等,否則將重演2003年諮詢時的劍拔弩張。

傳統建制派並不領情。因為選舉無日無之,2022年又是特首選舉,這一工程橫跨兩年,也就是說,2020至2022之間能否完成立法頗大疑問。況且,即使影響選情也不會很大,最多是一兩個議席,對立法會整體運作的影響不大。湯家驊成立研究小組的建議則更加被嗤之以鼻,因為這猶如土地大辯論一樣,永遠不會有共識,只是吵吵鬧鬧,拖延時間。

林鄭無可逃避的宿命

林鄭執政一年,與傳統建制派關係一般,也是公開的秘密。持陰謀論者更認為,林鄭念茲在茲的並非建制派的選情,其實是自己的連任工程。最好能夠無風無浪,提升民望,拖到連任之後再立法。即使被迫在2020之後才啟動立法,也能營造一種「非娥不可」的態勢。

筆者曾在本欄稱讚女特首深諳政治正確,在重大場合言必稱習主席。在國慶69週年酒會講話,她又專門引述了一段習語錄,強調「『一國』是根,根深才能葉茂」,再高喊兩句「讓我們勿忘『一國兩制』的初心,牢記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使命」。

這是說給建制派聽的,更是向北京表白心跡。無論如何,二十三條立法已是她無可逃避的宿命,她在《施政報告》將會有何闡述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