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釗:民主黨奪回對眾議院控制影響幾何?

2018-11-30
陶文釗
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
 
AAA

0242f88fc3883d883e1fce3ca01dc030.jpg

此次美國中期選舉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特朗普主義與美國傳統政治的較量。特朗普是憑藉民粹主義獲得大選勝利的。他當上總統後,打著“美國優先”的旗幟,繼續煽動民粹主義。在外交上他“退群”,在國內則改造美國政治,首先是把共和黨“特朗普化”,建制派明顯屈居下風,一個明顯的例子是眾議院議長瑞恩即將引退。但美國的政治傳統是三權分立,是製衡。美國選民不喜歡一黨獨大,習慣於在白宮和國會之間保持某種平衡。在克林頓和奧巴馬執政時期,1994年民主黨痛失國會兩院控制權,2010年民主黨丟掉了眾議院的多數。此次中期選舉之前很多觀察家問,在民粹主義如此得勢,特朗普主義橫掃美國政壇的情況下,制衡還起作用嗎?還有什麼力量可以製約特朗普呢?結果,共和黨失去了控制了八年的眾議院。這表明,雖然特朗普很強勢,傳統的政治規律還是起作用的,美國選民發出了對他制約的信號。

當前美國政治的一個特點是兩極化。歷史上,美國兩黨內部是溫和派佔多數,兩黨溫和派在政策主張上的差別比黨內溫和派與極端派的差別要小。在這種情況下,兩黨溫和派之間容易達成妥協,形成共識,成為美國政治的主流。但從伊拉克戰爭以來情況發生了變化,兩黨的溫和派逐漸萎縮,極端派顯著增強,在奧巴馬的第二任期這種狀況已經非常明顯,以至奧巴馬在最後一次《國情咨文》中對此表示非常遺憾。

中期選舉結果對獨立特行的特朗普的掣肘將主要表現在美國國內問題上。

醫保改革是奧巴馬最重要的政治遺產,特朗普一上任就試圖推翻它,但又沒有什麼好的替代辦法。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知道此事難辦,也沒有全力支持,為此遭到特朗普的攻擊。現在該實行的改革已經實行,特朗普要再回到改革之前是不可能了。

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民主、共和兩黨本來就分歧頗大。奧巴馬第二任期主要是通過行政命令來實施其主張的,特朗普一上台就把那些政策廢了。這個問題關係到民主黨人的基本理念,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不會就此罷休。

移民是個老大難問題,奧巴馬政府想實行改革,還跟國會一些共和黨大佬溝通好了,但國會中共和黨人的反對是壓倒性的,結果改革胎死腹中。特朗普上任後出台了若干有關移民的禁令,每次都激起軒然大波。現在又面臨中南美洲“大篷車”移民問題。兩黨在此問題上的鬥爭會很激烈,特朗普原先承諾的在美墨邊境建移民牆的計劃恐成泡影。

共和黨歷來主張減稅,裡根時期這就是兩黨爭議的話題,民主黨批評共和黨是“倒轉羅賓漢,劫貧濟富”。特朗普已經實行了力度很大的減稅,進一步推高了美國的預算赤字,他還表示要進行第二波減稅。但在民主黨掌控眾院的情況下,新的減稅就很難實行了。

民主黨可能施加影響的一個重要議題是預算。民主黨不贊成特朗普政府猛增國防開支,對這兩年的預算案頗為不滿,並認為白宮讓五角大樓自行其是。民主黨控制下的眾議院將加強對五角大樓的監督和審查,諸如軍隊部署、軍費開支、武器研發和購置等都將成為民主黨議員監控的對象,特朗普的國防開支計劃將面臨嚴峻挑戰。冷戰結束後曾發生過數次因為國會沒有及時通過政府提出的預算導致政府關門的事件,此類情況在今後兩年中恐難避免。

民主黨控制眾院也會對政府的外交政策產生影響。

美國的盟國體係是美國全球霸權的一個重要支柱,特朗普對此不珍惜,屢屢得罪盟國,甚至羞辱盟國。眾議院會在修復與盟國的關係,包括美歐關係、美日關係、美韓關係方面採取主動。

伊核問題一直是兩黨的一個尖銳分歧,2015年達成全面政治解決方案時共和黨就是激烈反對的。特朗普政府已經退出了伊核協議,並對伊朗實施了製裁。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有可能提出這一問題,兩黨在國會裡將先有一場鬥爭。

美國觀察家普遍認為,朝鮮擁核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一個威脅。民主黨批評特朗普對朝鮮的態度輕率、多變,眾議院顯然會加強在這一問題上對總統的監督。

這兩年來,華盛頓的建制派對“通俄門”一直揪住不放,一再挫敗特朗普希望與俄羅斯改善關係的嘗試。民主黨在眾議院得勢可能加強對“通俄門”的調查力度。不管調查結果如何,美俄關係的改善更是遙遙無期了。

 
由於兩黨在對華政策上已經取得基本一致,中期選舉對於美國對華政策似乎不會產生直接的影響。民主黨人常常更注重人權問題,以後眾議院中可能會在這一方面做更多的文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81127/34772.html)
 
延伸閱讀
  • 美國屢出軍事報告指出我國軍力增長正在威脅美國安全,2018年迄今又向我國大打貿易戰,此等為「伐謀」「伐交」之策也,在上位者請慎而應對之。

    2019-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