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運20加油機首飛是真實消息嗎?

2018-12-10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d6cfa51c-d0f2-48a4-9504-8d30e24e2776.jpg

據報道,運-20空中加油機型號在12月5日實現了首飛。但報道又稱「空中加油機的部件,以及把重型運輸機改裝成空中加油機的主要技術解決方案都是中國專家們從購於烏克蘭的前蘇聯伊爾-78加油機上複製而來的」,而伊爾-78加油機是在伊爾-76型重型運輸機的基礎上建造的。

這條消息儘管沒有得到中國官方證實,但從實際情況分析來看應該屬實。

一是中國空軍和海軍對加油機的需求十分迫切。

轟-6有兩種加油機型。一種是針對空軍的改型相對比較好些,一種是針對海軍的改型,多是以加油吊艙方式快速改裝。但無論哪種改型都由於油箱小,導致它在為蘇-30MKK、殲-11系列重型戰鬥機加油時效率不高,其主要服務的基本機型就是殲-8IID和殲-10等戰鬥機。因此,空海軍都迫切需要一種大型加油機來提升其遠海遠空作戰能力。運-20改裝的加油機自然就是首選。

至於有說用C919改裝實際效果會更好,這完全是就是不切實際的考慮。不要因為美國用客機改裝,我們就必須跟隨美軍的步調。要知道波音可以實現美國的全國產化,技術完全可控,中國的C919能做到嗎?從目前來看還差的很遠。另外,客機的油箱容量也不如大型運輸機,儘管客機的經濟性好些,但野戰機場的適應能力太差。一旦中國周邊事態急劇惡化,中國戰機的機場條件也會隨之惡化,這對於對機場要求很高的客機來講明顯就不合適,選擇運-20作為載機平台正是出於「天下不太平」的綜合分析評判結果。同樣的道理適用於大型預警機。

356141234.jpg

如果觀念還停留在大型預警機和加油機都是戰略保障裝備,在後方部署應用而不是在前線使用,這就是大錯特錯了。因為與小國、弱國相比,確實還存在前線和後方之說,但大國、強國之間早就沒有這個概念了,哪裡都是戰場。另外,用客機改裝,如果是自己用也倒罷了,畢竟違約就違約,但要想出口加油機和預警機就不要想了,別人也不會買,因為無法提供技術保障,第三國制裁就會導致這些裝備徹底癱瘓。
二是中國航空工業技術保障成熟度的使然。

目前,3架伊爾-78加油機是解放軍空軍僅有的重型空中加油機。中國雖然有能力在轟-6遠程轟炸機的基礎上獨立製造轟-6空中加油機。但轟-6空中加油機的載重量和油箱容積不足,難以為遠程轟炸機、海上巡邏機、遠程警戒機和無線電偵察機等大型飛機加油。只有大型加油機才能滿足大型作戰飛機的實際需求,比如,美軍加油機還要給B-2A等戰略轟炸機提供加油服務,確保其全球使用,不間斷飛行實現全球戰略巡航和超遠程作戰,同樣的道理,中國的轟-20也呼之欲出,大型加油機也就需要給轟-20提供加油服務,再靠轟-6加油機和數量有限的伊爾-78就顯然不合適了。

運-20的研製算是比較快了,從首飛到定型也就三年時間,之所以快馬加鞭,關鍵就在於這款特殊飛機研製太重要了,加油機在等這個平台,預警機在等這個平台,大型電子偵察作戰飛機也在等這個平台,更不要說戰略空軍的打造要完全依賴這個核心平台。因此,從西飛的角度來講,在研製運-20的同時就已經着手研製了多個改型的型號,比如加油、預警等新的型號,有些要提前做好吹風試驗,這就是我們常說的裝備一代,還要改進一代、研製一代,尤其是同一型號作戰飛機不能只滿足單一用途,這完全不符合實際生產和研製流程。換句話講,就在2016年運-20正式服役後,以運-20為平台的加油機就已經開始了各類試驗性工作,兩年後實現首飛也不算快,時間恰當,同時以運-20為載機的空警-3000也會在研製中。

e80866c6bee044e5a36314b9f7b5a5ec.jpeg

至於提到的是否是複製了伊爾-78技術,這純粹是無稽之談,任何技術之間都會相互參考借鑒。中國一直在摸索先進的空中加油技術,包括軟管和硬管加油都在做,複製是照搬的概念,但從技術上來講,伊爾-78的技術已經老舊,自動化程度低,複製只能讓自己更落後,這不符合中國科技創新的客觀要求,要做就做最好的。

但問題在哪裡,不在於我們的技術能否研製出來加油機和預警機,而在於是否能大批量生產出來,這才是關鍵。儘管運-20也在採用先進的脈動生產線加班加點生產,但中國大飛機的需求量太大了,缺口太大了,至少需要150-200架運-20才能滿足基本需要,但這需要較長的時間。

此外,針對運-20的國產大涵道比發動機,究竟何時能定型這也是技術掣肘的地方,把這些問題都搞好了,批量生產的能力才能真正落實。但不管怎麼說,運-20加油機實現首飛就已經是很不錯的成績了,可喜可賀。

鯤鵬展翅欲加油,海空部隊齊歡騰;戰略空軍唯有它,大國長劍鑄軍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