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飛:對台工作新思路 貴在精準落實

2019-01-07
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AAA

CN1.jpg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元旦翌日對台灣問題的談話,引起海內外廣泛的關注和討論。圖:中新社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元旦翌日對台灣問題的談話,一石激起千重浪,引起海內外廣泛的關注和討論。一如本欄目上一篇文章所提到的,談話中最引入注目的,一是強調在「九二共識」之下以符合台灣實際情況的「一國兩制」模式解決兩岸統一問題,二是並沒有像以往那樣提及台灣當局,而是把團結工作和進行制度性安排的協商工作之對象,直接放到了台灣各個政黨、團體和社會各界人士上,只要不違反「一個中國」的底線便可。另外,雖然談話內容本身沒有提到,但可以作出一個合理的推論,就是台灣「九合一選舉」之後,支持加大兩岸經濟民生交流的民情是各個市縣勝選的決定性因素。因此,如何把這種民情與上述第二點結合其來,應該是未來對台工作設計和落實的重要思路。簡單來說,就是如何「以經促政、以政領經」 ------以經濟民生的深度交流來促進政治統一之達成,以政治底線之劃定與制度性安排之參與協商來引領經濟民生之深度交流。

凡事預則立,不妨從元旦談話前後的國際環境和台灣尤其獨派的反應,研究一下未來對台工作可能面臨什麼難點和博弈,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是美國方面。中美關係急速改變,這一點無庸贅述了,這裡只提一件事:去年年底最後一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國會剛剛通過的《亞洲再保證倡議法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簡稱ARIA),雖然這部法律不是僅僅指向台灣,而是指向那個美國新興戰略用語所謂的「印度太平洋地區」,但無疑對於台灣問題來說有著直接的作用力。ARIA的第209條款明確提及所謂「支持美國與台灣間政治、經濟及安全的合作;依台灣關係法、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及六項保證實現美國對台灣的承諾;反對改變台海現狀,支持兩岸都能接受的和平解決方案;亦要求美國總統應定期對台軍售,並依台灣旅行法派遣高階官員訪問台灣。」

雖然從內容上看,所謂支持台灣、向台灣軍售、鼓勵美國官員訪問台灣這三點並無新意,事實上美國一直在做,尤其特朗普上台以後,好象沒有什麼特別。但是要注意的是,同樣的內容現在變成了以國會立法的方式來呈現,那麼意義就完全不同了,這意味著總統所領導的行政部門是有法律的責任去完成這些內容的。在沒有ARIA之時,總統或行政部門做不做這些行動,並沒有法定約束力,可以純粹依照政治需要來做。即使之前的《國防授權法案》,也只是每年提出的法案,但現在變成了恆常具法律約束力的法律。

雖然這部ARIA以及之前通過的《台灣旅行法》之類法律,對於台灣的經濟民生之重振毫無作用可言,甚至可能假軍售之名,美國狠狠賺上台灣一筆,徒然浪費台灣公共財政,但這種軍事和政治上對台灣的公然支持法律行動,畢竟使得拒絕統一、堅持獨立的政客們在心理上獲得了相當的底氣,即使不敢公然推動「法理台獨」、「修憲台獨」,但在立法和執行阻撓兩岸深度交流融合的行政手段上,肯定產生比之以往更強硬、更肆無忌憚的取態。

第二是台灣執政民進黨方面。主要看兩個反應,一是蔡英文幾乎第一時間對習主席的談話作出強硬回應,內容無須細析,反正就是拒絕統一。但更值得注意的反而是同一天出現的所謂「民進黨四大元老」對蔡英文的公開信,信中內容雖然不是回應習主席的談話,而是倒蔡的台。不過,有一段內容卻非常值得重視:

「善用行政立法權:阻卻中國統戰遏制裏通敵國(公開信原文的小標題)

當務之急,唯有把中央執政的力量發揮到最大。為了阻卻中國統戰、遏制裡通敵國的惡苗孳長,有而且只有強化在握的行政與立法權之一途。執政黨在立法院依然多數,該立什麼法就立什麼法;徒法不能自行,還得靠中央政府把關,該嚴格執行就嚴格執行,絕不寬貸。」

這段文字的重要性在於,堅持分裂、抗拒統一的精英大老們,已經充份意識到「九合一」所反映出來了「台獨」在戰略上的缺口,這就是台灣民間對兩岸深度交流的強烈願望,很有可能成為大陸推動統一的突破口,甚至各個新當選的市縣長為了滿足這種民意需求而自動乃至充份配合大陸的團結工作、統戰工作。因此,這封公開信對兩岸統獨博弈的真正戰略指導價值,並不在於拆蔡的台或捧誰的台,而在於提出了一種阻止兩岸因深入交流而邁向統一協商的「政策預防針」式建議:充份利用民進黨目前仍在「立法院」的大多數優勢,制定阻止兩岸交流走向統一,阻止大陸對台灣各界進行的團結工作。甚至明確提到了對新當選的四個都市長承認「九二共識」的強烈憂慮。一言以蔽之,就是獨派長老們明確建言:必須通過立法和行政手段,阻止包括新當選市縣長的台灣各界人士參加大陸提出的兩岸制度性安排的協商活動,從而阻斷大陸為邁向統一而進行的團結工作。

第三是新當選的市縣長們。在「九合一」之後,的確有不少為了借助兩岸融合而重振自己所屬市縣的新當選長官們明確提及支持「九二共識」之類話語。在習主席發表元旦談話之後,以經促政、以政領經的良好勢頭已經出現。本來以這些新當選市縣長為牽手的、繞開台北獨派把持之「中央」的兩岸直接協商交流可以迅速展開,但如今在蔡的死硬回應和四大元老們的語帶威嚇之下,市縣長們可能有所顧忌,其他社會各界人士也可能有所顧忌。以韓國瑜的回應最具典型:

「韓國瑜市長一貫主張在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架構下,兩岸交流應該秉持九二共識原則。」

如此回應,反映了即使承認「九二共識」,但也不得不顧忌台灣當下現有的「憲法及法律」約束,而且後者尚在前者之上。從台灣當前政治現實的角度看,這樣的回應固然可以理解。但從把大陸對台工作新思路與台灣渴望兩岸深入交流的民情相互對接的角度來看,至少市縣長們是有所顧慮的,不敢步伐邁得太快,唯恐掉進「違憲違法」的政治指控乃至法律打擊陷阱之中。

好,結合上述三點,作一個總結:繞開頑固堅持分離的台北當局,把團結工作直接做到台灣社會各界人士中去,直接邀請台灣各界人士參與制度性安排的協商工作,這是一項極具創新性的對台工作新思路和重大戰略。而堅持分離和「台獨」的政黨政客們,其實已經因此而深感焦慮。因此,在未來兩岸統獨博弈之中,分離主義者們必然會在美國的支持下,以各種所謂的立法和行政手段,為兩岸交流增加各種名目的阻力,威嚇阻遏台灣社會各界人士直接參與大陸舉辦的各種促進兩岸交流和統一事業的協商平台與活動,最終是要阻止大陸直接對台灣社會作團結工作,從而抵消這項新思路、新戰略所能產生的效果。因此,未來對台工作要落實這項新思路、新戰略,就要更加精準地研判分離主義者到底會使出什麼立法行政手段,對症下藥地予以破解,協助台灣社會願意參與進來的各界人士得以突破重圍,為最終落實統一而共同攜手修制度之橋、搭協商之路!

 

文章原刊於《橙新聞》,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