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美國從非洲「撤軍」了嗎?

2019-01-11
王磊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AAA

15de690b-9d8c-42cc-9a7e-3c5b83d883cd.jpg

近期,美國國防部宣布,將調整在非洲打擊極端組織的美軍部署,以支持2018年1月公佈的《國防戰略》報告中提及的其他優先任務。五角大樓稱,目前非洲司令部下轄美軍約7200人,軍方計劃在未來幾年內將其至多減少10%。美國新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戰略報告》等系列重大文件,已經明確宣布當前及今後一段時期美國的戰略重點是應對“大國競爭”,反恐事項退居其次。12月13日,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宣布了美國對非新戰略,其中提出美國在非洲的“三大優先事項”,與其全球戰略重點相一致:第一,應對在非洲的大國競爭,保護非洲國家的“經濟獨立”和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所謂大國競爭,博爾頓明確指出即是與中俄之間的競爭,其中中國是美國在非洲的頭號競爭對手。第二,應對非洲各地激進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和其他形式暴力衝突的擴散。第三,確保向非洲提供的所有美國援助資金得到有效利用。

從美國政府公佈的一系列重大戰略文件來看,安全議題和反恐仍是特朗普政府對非洲的優先關切之一,但具有“避免直接捲入、更多依賴夥伴”的鮮明特點。“911”事件以來,非洲逐漸成為美國的新興戰場,美軍通過各種方式持續滲透。美國對非外交政策甚至呈現出“輕經貿、重安全”的軍事化趨勢,這一趨勢在中短期內恐怕不會發生根本改變。在此大趨勢下,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國優先”,將對非戰略重新定位在更注重現實利益的政治坐標上。面對非洲猖獗的暴恐勢力,當下美國的應對思路主要是“支持夥伴關係”,避免再度發生類似於2017年10月“四名美軍士兵尼日爾遇襲身亡”的惡性事件。所謂“夥伴關係”,按照特朗普政府《國防戰略報告》描述,即“聚焦依靠非洲當地夥伴國和歐盟,與其合作並通過他們來削弱恐怖分子”;“支持非洲國家發展抵抗暴力極端主義、販賣人口、跨國犯罪及非法武器交易所需能力”。這在12月博爾頓宣布的美國對非新戰略中亦有體現,其以毛里塔尼亞、尼日爾、乍得、布基納法索和馬里組成的“薩赫勒五國安全部隊”為例,表示美國將重點支持非洲國家自身的安全能力建設,而不是聯合國維和行動。

美國自非洲“撤軍”,主要是針對反恐優先性下降及其具體策略的調整,並不意味著美國抽身非洲,相反,為應對非洲的大國競爭,美國仍在“靜悄悄”強化非洲軍事存在。美國已清醒認識到,在非洲來自中俄的競爭同樣激烈。近年俄羅斯通過軍售、派遣軍事顧問團隊,深度插足中非共和國等非洲國家,大有重返非洲之勢。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迅速擴大,更是成為美國政要口中的“狼來了”,特朗普政府強調大國競爭,平衡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已成為其對非政策重要目標。

一段時間以來,國際戰略界有聲音認為,非洲是美國治下全球秩序的最薄弱環節,中國有可能率先從非洲取得對美戰略優勢。從經貿影響力來看,中國對美已有可觀優勢,但從軍事安全影響力來看,美國及其西方盟友從未放鬆對非洲管控,依然擁有比中國強大得多的影響力。近期,與“撤軍”伴隨的是美國通過其他方式加強了在非洲的軍事存在,如在吉布提等多個戰略支點國強化軍事基礎設施建設,為未來更大的軍事參與預留空間。

總之,在美國提出從非洲撤軍的同時,其出於應對大國競爭而採取各種強化在非軍事存在的行動仍在繼續。一減一增,實則是美國軍事資源的再分配與優化。可以說,軍事安全這隻手越來越成為美國對非發揮影響力的關鍵,美國軍事力量不會真正從非洲“撤離”。隨著時間推移,非洲也將出現類似東南亞“經濟發展更多靠中國,軍事安全更多靠美國”的現象。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90109/35182.html)

延伸閱讀
  • 中國慶祝海軍成立70周年而在本月23日舉行閱艦式,其中備受外界關注的一個看點是,美國究竟會不會派遣高級軍官出席,又會不會派出艦艇參加國際艦隊檢閱。

    蔡永偉  2019-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