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正察:全球「父幹」概況研究

2019-02-14
政策‧正察
團結香港基金政策研究院
 
AAA

2afd10cf-f1da-49c4-8299-08e9a2ec970f.jpg

「贏在起跑線」「成功需父幹」都是近十年興起的用語,意即靠父蔭得到成功,而「父幹」一詞更成為了常用詞彙,常見於新樓盤開售,某某人靠「父幹」交付首期,成功上車。其實「父幹」這個概念源遠流長,稍為年長的會用「點解我老豆唔係李嘉誠?」,意思相同。

但「父幹」是否香港獨有的問題呢?其他地區又有沒有相近的情況呢?那便需要做一個深入的比較。可問題來了,你應該搜尋什麼關鍵字去尋找相關的資訊呢?決不能在Google Scholar內搜尋「全球父幹概況研究」吧! 

其實「父幹」有一個非常專業的學術用語,叫作inter-generational earnings elasticity  (為方便起見,本文往後會以IGE作為簡稱 ),正式中文譯作代際收入彈性。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在2017就為其成員國計算他們的IGE。

OECD.JPG

OECD 的平均IGE為38%。38%這個數字的解讀如下:

如果一個富爸爸比一個窮爸爸富有100%,那富爸爸的兒子便會比窮爸爸的兒子富有約38%。數字愈高,代表下一代的財富多寡會更取決於上一代,亦即是整個社會的上流力會較差。OECD當中,情況最好的是丹麥的12%,最差的是哥倫比亞的76%。在哥倫比亞,窮家子弟可能拼盡一生,都不會有上流的機會,可以說是一個「父幹」型社會。較為令人意外的是德國及盧森堡,德國在OECD成員國之中屬於較差的一群,盧森堡更高達67%,只比南非及哥倫比亞好。

至於香港,在2010年就有一份香港大學的研究報告顯示,香港的IGE大約在42%的水平,略高於OECD的平均數,表現中規中矩,不過不失。當然,2010年距今已有九年之遙,香港現時的IGE是高或低,不得而知,但有一點卻可以肯定:「父幹」這種情況並不是香港獨有,其他先進經濟體系同樣面對相同問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