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綱承認用萬億美元外儲托價 中美共識不競爭性貶值

2019-03-11
 
AAA

WeChat Image_20190311082849_副本1.jpg

中美貿易談判涉及多項棘手議題,人民幣滙率為焦點之一。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北京出席兩會記者會上證實,中美在剛結束的第七輪貿易磋商中,就滙率問題進行討論,並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共識,包括:「應該遵守歷次G20峰會的承諾,比如說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滙率用於競爭性目的。」

承認用萬億美元外儲托價

20151201-075342_U720_M107411_d8e6_meitu_3.jpg

易綱同時表明,中國持續開放市場,「在滙率形成機制的討論中、和對中國未來市場方向和市場建設過程中,我們的共識會愈來愈多,信心會愈來愈足。」

有記者問到美國多次指摘中國操控滙率,易綱反駁時透露曾動用外滙儲備穩定滙率,他稱,人民幣受到內外因素影響,過去4年確有貶值壓力,但人行「千方百計保持滙率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過程中更令外滙儲備減少近1萬億美元。他續說:「美國財政部的滙率評估報告,一年有兩次,這麼多次滙率評估報告,關於操縱滙率的標準和資料的討論,我覺得可以回答你的問題(沒有操控滙率)。」過去美國財政部的報告,從未把中國列為滙率操縱國。

在與美國談判觸及的滙率問題上,易綱透露,雙方討論了如何尊重對方貨幣當局的自主權,認同應該堅持市場決定的滙率制度原則,未來雙方就外滙市場保持密切溝通,並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資料透明度標準,承諾披露等重要問題,強調雙方在許多關鍵和重要問題上達成共識。

滙率非貨幣政策優先考慮

對於內地為刺激經濟而採取偏向寬鬆的貨幣政策,副作用或令滙率受壓,兩者可能出現矛盾,易綱坦言,過去考慮貨幣政策要以國內為主,滙率的考慮不佔重要地位,貨幣政策如存款準備金率、利率應多高,都是以國內經濟和發展趨勢為主要考慮。他補充,人行要堅持市場供求為基礎的滙率形成機制,已經基本退出對滙市的日常干預,並再次強調,「決不會把滙率用於競爭目的,也不會用來提高中國出口,或者進行貿易摩擦工具的考慮,這是我們承諾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展望今年,內地繼續經濟改革及轉型,加上中美貿易紛爭,均左右未來經濟,易綱對前景判斷仍然審慎,並稱,「中美經貿談判取得了階段性進展,美國聯儲局加息預期明顯弱化,明確金融監管和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的政策穩定了市場預期。」不過,他亦承認,全球經濟形勢依然錯綜複雜,有一定的下行壓力,中國經濟及金融風險挑戰仍多。

早前已有傳中美很快會達成貿易協議,只待兩國元首本月底會晤時拍板。不過,上周五外電引述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表示,雖然中美立場較之前更接近,但雙方均不預期可在短期內達成協議,至今亦未定出兩國領導人會面日期;有外電引述白宮消息稱,如果中方未能交出具建設性的方案,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隨時離開談判桌。

香港銀行界認為,人民幣滙價短期內最受中美貿易談判進展和美滙走勢影響,東亞高級外滙市場策略師葉澤恒認為,如果兩國元首願意再會面,化解貿易紛爭機會較大,人民幣可望企穩,但因為年內累積升幅已有約2%,未來再大升機會不高。

ING銀行大中華經濟師彭藹嬈指出,中方口徑表明不會以貶值刺激出口,但如果美元偏強,人民幣相對地會貶值,故不預期人行會刻意推高滙價。她續說,人民幣現價已經反映不少利好因素,一旦兩國有壞消息出現,更可能會掉頭貶值,至約6.8水平會見支持。

信報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