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飛象.影評】李美:新不如舊?原因在於…

2019-04-08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4-08 at 10.58.57.jpg

必先聲明,《小飛象》這齣新真人版電影,主要是給兒童觀看。事實上,迪士尼近年好多作品,均屬老少咸宜,好像《美女與野獸》,以及跟彼思合作的《玩轉極樂園》、《玩轉腦朋友》等;不過,本片卻不在此列,這是入場前必須弄清楚的,不然觀眾只怕失望而回。

其他文章-
【炸雞特攻隊。影評】李美:看韓片,憶哥哥--港產片文藝復興?
【三夫。影評】李美:不是色情片,而是充斥隱喻的文藝片!

DUMBO-RGB-DMB-16629.jpg

《小飛象(Dumbo)》由鬼才大導添布頓(Tim Burton)操刀,此君代表作包括尊尼特普(Johnny Depp)主演的《怪誕黑家族》、《愛麗絲夢遊仙境》、《魔街理髮師》、《朱古力掌門人》、《幻海奇緣》等,另外又拍過《怪誕復活狗》、《怪誕屍新娘》、《怪誕城之夜》等純卡通片──可以看到,許多作品皆以「怪誕」黑色奇幻招徠,加上尊尼特普的獨特演繹手法,皆成功創造出一個個嶄新世界,使人大開眼界。《小飛象》固然亦有奇幻元素,畢竟小飛象懂得飛,又活在馬戲團裡,凡此種種都給添布頓頗大發揮空間,片中的馬戲部分便如「大觀園」般美輪美奐、色彩斑爛,其中且請來真正的馬戲團表演者參演,呈現出不少華麗、盛大、壯觀的畫面;然而,論及「怪誕」程度,本片則始終不及系列前作,儘管添布頓找來影帝級的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及在上一齣作品《柏鳥小姐的童幻世界》合作過的伊娃格蓮(Eva Green)等撐場,可惜他們「扮鬼扮馬」的程度還是遠較尊尼特普遜色,即使起用同一班幕後團隊負責化妝、服飾等都於事無補。所以,以為《小飛象》又是添布頓另一「怪誕」大作,恐怕又會失望而回。

DUMBO-RGB-071_cf_0420_v0259.1506.jpg

第三個必先釐清的,尚有戲裡的人物、故事、以至言志訊息,皆與1941年的卡通版本大不相同。誠然,新作不必百分百倒模舊作,否則只屬「炒冷飯」而已,故添加一定新意絕對未嘗不可;惟無論如何,於此仍有必要向《小飛象》粉絲溫馨提示方成。一來,原著版本既以小飛象為主角,牠還極盡「擬人化」,由語言到思考皆然;惟換成今個版本,上述一切設定都改寫了,雖保留了大量CG繪製動物角色,但主角則變為人類主導。二來,劇情發展縱使仍以馬戲團為核心,好些經典畫面亦很好重現了;可基於本片的「以人為本」,故事難免不再由大象及動物之間的互動牽引,而是更多圍繞著人與動物之間、以至人與人之間發展。三來,人與動物和人與人的相互關係,又延伸出新的言志訊息來,兼而滲入新的現代化意識形態;這雖與原著不符,不過某程度說,所帶出的道理卻是更為豐富、層次更高。

03_dumbo_dtlr2_4k_r709f_still_181105.088221_R_ONLINE.jpg

《小飛象》肯定是「新不同舊」的,可要說本作「新不如舊」嗎?卻又未必,只在乎觀點與角度罷。畢竟,只要明白今集的目標觀眾是小朋友,一切倒不難理順過來;說到底,《小飛象》本非主要給大朋友看──這也是大家普遍認識「小飛象」此角,卻又對故事具體詳情印象不深的主因吧。

DUMBO-RGB-17116_R.jpg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近年有個潮流,不時為人詬病,就是不斷出現「重拍(reboot)」,美其名是「致敬」,實質不外「食老土」;手握海量經典故事的迪士尼,固然熱衷此道。有些故事重拍取得空前成功,好像前文提過的《美女與野獸》,在愛瑪屈臣(Emma Watson)的主演下便叫好又叫座,以至重塑了故事中的真人Belle「公主」形象。《小飛象》呢?毫無疑問,新版不見得能夠取代舊版──CG版小飛象形象不能,另外故事元素亦然。此所以,本作惹來了新不如舊的批評。

《小飛象》原本是個言志故事,談及天生大耳的小飛象Dumbo,如何受盡旁人歧視,最終卻化缺點為優點,透過飛天表演來拾回自信。然而,本片決定以人類做主角,則意味花在小飛象的篇幅難免被犧牲,其角色塑造肯定不及前者完整;再加上,牠沒有被充份「擬人化」,很大程度僅屬「動物」,試問這在心理描寫的層次上,又怎焉能更勝從前呢?導演從一開始便決定,不讓小飛象「開口說話」,已可注定小飛象一角新不如舊。

當然,本片言志訊息不再限於自信,而在高舉現代化的保育及動物權益,是故人的立場才是電影批判對象。戲中就非議了馬戲團視動物為生財工具、甚至以動物為奴的操作,改以小飛象母女回歸大自然作為大團圓結局,就連馬戲團亦從「Medici Brothers' Circus」易名至「Medici Family's Circus」來進一步凸顯親情;至於唯利是圖的商人、肆意虐待動物的馴獸師?則全無好下場……凡此種種,均解釋了小飛象何以刻意「去人化」。電影藉此強調帶出的訊息,乃是動物命運其實握在人類手中:人類視動物為奴,牠們便一生為奴;人類倘能賦予動物自由,牠們方能夠真正享受自由,沒有所謂「動物能夠改變自己命運」的天真兼離地念頭。站在教育下一代的角度,以上道德觀和價值觀無疑絕對正確;不過,無可避免,這卻大大矮化了小飛象的角色,因為重點都轉至反省人類行為。

於訊息先行的基礎上,電影正邪觀也極盡簡單化、二元化。代表「好馬戲團」的主角一群,即協助小飛象逃出生天的,固然都善有善報。至於代表「壞馬戲團」的,包括鎖住動物供人參觀、並居然隨便想將小飛象媽媽殺掉的Vandevere(Michael Keaton飾),就堪稱是惡有惡報、甚而自取滅亡──過程中,便因他搞亂了電力供給,致使他自己的樂園毀諸一炬,多少帶出「因財失義」會遭「天譴」。相關「自作孽」安排,對成年觀眾來說肯定會嫌太過兒戲、太過戲劇化,但對兒童而言則最淺白易明,說教效果形同「麥兜故事」的「講大話會死」。上述設定,好大程度確立了電影以小朋友為目標的定位。遺憾的是,電影卻未有去盡,例如最後象徵「好馬戲團」的表演,便依然包含主角爸爸Holt(Colin Farrell飾)的馬術表演,彷彿小飛象能夠重獲自由,現代價值卻尚未容許解放馬匹之類……難道是怕電影「太前衛」,以至「教壞細路」?處理可謂「到喉不到肺」。隨著人們日益重視動物權益,這勢必淪為日後為人詬病的污點。

「小飛象」無疑是個家傳戶曉的經典角色,但基於本片存在諸多瑕疵,好大程度僅借用了「小飛象」一角,而沒賦予牠更深層次的靈魂;可以說,不管電影的言志多麼正確,它也難成為電影界的新經典。反過來,新版《小飛象》要成為新一代小朋友的馬戲電影經典,倒又不是不可能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法國名導洛比桑(Luc Besson)再執「打女片」,狀態亦再次回勇。令人始料不及,最新作《ANNA》最突出的,居然並非猛烈動作,而是女人心計文戲,加上諜戰處理竟沒遵從荷李活的「政治正確」觀,均為同類題材電影注入新風。

    李美  2019-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