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紀行】鮑渤:新疆是中國最安全的地方

2019-05-03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afb8ce2d-d868-41eb-ab52-d576910f5dbf (1).jpg

看到這個標題,也許很多人認為這是開玩笑,或者是黑色幽默。但筆者日前實地走訪,可以給出一個負責任的答案。

在香港接到赴新疆採訪和參觀的邀請,心情既興奮又有點緊張。新疆是古絲綢之路的核心地帶。這片神奇的土地,當然令人神往。但忐忑不安的是,前些年發生太多的暴力恐怖襲擊,血腥的記憶尚未遠去。

因為香港沒有直航,轉從深圳飛烏魯木齊。航班座無虛席,大多是廣東的遊客,有點出乎意料。現在不是旅遊旺季,卻一派「淡季不淡」的景象。登機時緊張的心情,馬上得以舒緩。

ChMkJ1vmudOITmTQAANhagjwXDoAAtE7wKo5TEAA2GC340_副本.jpg

有句俗語叫做「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國之大」。一個新疆佔了中國版圖的六分之一,比法國大三倍,相當於1660個香港。驅車二三百公里,在新疆人眼中是短途。關於新疆還有一個「冷知識」:新疆是全國機場最多的省(自治區),同時又是擁有航線最長的省份。

僅一個新疆就與八個國家接壤,包括蒙古、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新疆的陸地邊境線達5600多公里,佔中國邊界總長度四分之一。從國家安全的角度審視,新疆為中國提供了巨大的戰略緩衝地帶,自古皆然。你很難想像一個沒有新疆的中國。

除了戰略緩衝,新疆的地大物博亦為中國提供了天量的戰略儲備:中國油氣資源最豐富的省區之一,儲量占陸地總儲量近三分之一,克拉瑪依油田是中國西部最大的油田,南疆是中國最大的優質棉花生產基地。僅憑以上數據,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央政府視新疆的安全穩定為壓倒性的政治任務。

毋庸置疑,「暴恐」是新疆最熱的高頻詞之一。筆者飛抵烏魯木齊時間,適逢斯里蘭卡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事件導致超過300人死亡,約500人受傷。遇難者至少來自八個國家,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聲稱對事件負責。

反觀新疆,已經29個月沒有發生暴恐事件了。安全穩定的紅利顯而易見。2018年,新疆全年旅遊人數首次突破1.5億人次,增長率高達百分之四十。2019年春節假期,到訪新疆的遊客超過300萬人,創歷史新高。新疆擁有巨大的旅遊資源,可以想像的空間無限:若羌的紅棗、庫爾勤的香梨、和田的石榴、哈密的哈密瓜,還有天馬的故鄉昭蘇、如水墨畫般寫意的禾木、集「三千年凝重和滄桑」於一身的塔里木盆地的胡楊 ……

CqgNOlT9Xa6AfxLYAAAAAAAAAAA368.1024x686_副本.jpg

到新疆的人都會感受到,不僅在機場、火車站等人流密集的場所,就連入住酒店、在餐館用餐,甚至上公廁,行李都要「照肺」。如果筆者沒有說錯,新疆的安檢是全國最森嚴的,但不是沒有緣由。2008年,也就是北京奧運那年,發生一宗爆炸飛機未遂事件,讓中國政府震動很大。一位19歲、來自南疆庫車縣的女孩,登上一架從烏魯木齊飛往北京的航班。她為了實施這個爆炸,來回踩點多次。 她帶了幾瓶礦泉水,在易拉罐里灌了汽油。安檢的時候她把礦泉水喝了,而且安檢人員對她都很熟悉了,覺得她還只是個小女孩,讓進去了。飛行途中她到衛生間準備點火引爆,易拉罐都已經打開了,突然覺得還早一點,還沒到蘭州,造成的影響不夠震撼。猶豫之間,汽油味已經散開了,這次爆炸事件被制止,也許是天意,但從此之後新疆的安檢也就「如臨大敵」了。

筆者參觀廣汽設在新疆的工廠時,因為講粵語「同聲同氣」,與一位廣州總部派來的高管聊得很投機。他說新疆比粵港澳大灣區還安全,「連小偷都沒有」,「安檢是嚴了點,但不是壞事。你要的不就是安全嗎?全世界有誰會煩機場安檢過於嚴格了?」。

000_Hkg2553004_副本.jpg
資料圖片

出行之前,有號稱「老新疆」的朋友提醒,天黑了不要出去閑逛,看見少數民族聚集不要湊過去,因為你聽不懂他們的語言,還不懂他們的習俗,不要沒事找事。吃飯的時候,說話也要注意,別張口閉口提漢人的主要肉食豬肉。筆者在烏魯木齊入住著名歌手刀郎在歌詞中提到的「八樓」,不想躲在酒店房間做「驚弓之鳥」,晚飯後也在附近街區散步,見到的卻是車水馬龍、歌舞升平的和諧,完全沒有外界想象中「劍拔弩張」。
多年來,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新西蘭、澳洲也屢遭暴恐分子襲擊。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國家能自信地說已找到杜絕暴恐事件的靈丹妙藥。如果要做比較,以筆者的觀察,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比中國做得更好。中國在反恐暴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幾乎是「不計成本」。北京打擊恐怖主義的決心和意志、力度和廣度,相信都是全球第一。

「亂世用重典」是中國歷朝屢試不爽的手段。春秋戰國時期,商鞅變法令秦國富強,催生中國首個大一統王朝;明太祖明言「吾治亂世,非猛不可」。清廷如法炮製,同樣打出長期穩定局面。所謂重典,套用時下的說法,就是嚴打(英語:deterrence;德語:Abschreckung)嚴打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大姑娘繡花,而是雷霆萬鈞的震懾。

舉一例,新疆推行「網格化」治安模式。所謂網格化,就是在空間上,把中心城市、縣城、鄉鎮、村分解為大、中、小、微四級,形成網格,劃片管理。大約每三百米設一個「警察便民服務中心」,24小時值守,可在一分鐘內出警。

中國的監控設施以及「人臉識別」等高科技的運用,顯然走在世界前列。人口分類管理在大數據聚合平台上生成,並用於比對、處理、分析、提示。用「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來形容,頗為貼切。

除了「黑科技」在社會治理方面的運用,中共還使用在革命戰爭年代行之有效的傳統「法寶」:廣泛發動群眾。一支大約七萬人「訪惠聚」工作隊進駐鄉村,此外還有一支是數以百萬計、機動性非常強的「認親戚大軍」。黨政機關幹部輪流在鄉下蹲點,全覆蓋,無死角。城市的公務員、企事業單位人員,全部都要按規定在南疆四地州認一二門親戚,每年至少六次走訪親戚,同吃同住同作息,真心實意為群眾辦實事好事,把歷史、文化、民族、國家認同帶到農家炕頭。可以說,群眾工作重在「哄」。據悉,目前已有168萬戶結成「民族團結一家親」。

WeChat Image_20190503131959_副本.jpg

前些年,南北疆恐怖襲擊事件不斷,當地人的手機里經常存有暴恐視頻。這是群眾性的,一度失控。公安在大街上隨便檢查人的手機,確實是有這種情況。這也是當地政府採取集中教育培訓方式的肇始。這一招,雖因「違反人權」備受爭議,並被西方媒體炒作。但從客觀效果來說,的確有效防範了「三股勢力」(暴力恐怖、極端宗教、民族分裂勢力)的滲透。受到極端思想「感染」的人得以迷途知返,走上健康幸福生活之路。

新疆恐怖主義活動存在廣泛的民眾基礎。事實上,之前新疆的好幾次恐怖襲擊事件,例如2014年莎車「7·28」暴恐案件清查中發現,有些官員是「兩面人」。明白這一點,就不難理解西方媒體感到困惑的中共重典治疆的深層邏輯。

中共治疆的策略,也有自我認識和提升的過程,以前想通過「民族團結」來解決,後來又認為動亂是因為新疆經濟太滯後,老百姓生活太差、只要過上好日子,天下就太平了。這大概是張春賢擔任新疆一把手時實施「柔性治疆」的邏輯,但事實上,日子好過了不等於不折騰。後來換了陳全國主政,展現得更多的是「鐵腕治疆」。他提出的目標是「一年穩定,二年鞏固,三年成為常態」,現在看來效果明顯。

從世界範圍來看,主張分裂的往往是經濟發達地區。例如波羅的海三國,當時是前蘇聯經濟發展最好的地方,也是最早分裂出去的。 所以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中,原來的「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變成「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用詞和順序的變化,反映了北京的策略調整。顯然,軟硬兼施「兩條腿走路」才能走上良治的正軌,使新疆成為治安最好的地方。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