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中國為何強調美俄必須優先核裁軍?

2019-05-10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m1.jpg

特朗普對中國十分關心,之前在退出《中導條約》時就強調中國必須加入。近日,在與俄羅斯針對戰略武器核裁軍談判時強調中國必須加入。按照特朗普的條約設定,必須簽署中國加入的三邊《中導條約》和《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一旦中國拒絕加入三邊機制,美國就會把無法簽約的「鍋」甩給中國。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指出,中國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中國的國防投入合理適度,核力量始終維持在國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與美俄相比不在一個數量級,情況完全不同。中國反對任何國家在軍控問題上拿中國說事,也不會參加任何三邊核裁軍協議的談判。

中國一貫主張全面禁止和徹底銷毀核武器。中方認為,當務之急是擁有最大核武庫的國家按照國際社會共識,切實履行核裁軍特殊、優先責任,繼續以可核查、不可逆方式進一步大幅削減核武器,為其他國家參與核裁軍創造條件。

目前,全球核武器擁有國擁有約14500枚核彈,其中美俄加起來就擁有其中的92%。從這個數字可以看出,美俄兩個核武器超級大國才是削減核武器的絕對主體。

從耿爽的講話中,我們不難看到幾個關鍵詞。

第一個關鍵詞是國際社會共識,美俄優先核裁軍是國際社會共識。無論是在「冷戰」期間,還是在當今社會,美俄擁有巨大的核武庫都是對這個世界的巨大威脅。尤其是「冷戰」期間,美蘇兩國都具備毀滅地球很多次的能力,讓各自的盟國,無論是發展中國家還是發達國家都惶惶不可終日,擔心核大戰的爆發。因此,國際社會從核武器誕生那一天開始,就一致要求美蘇、美俄要優先削減手中的核武器,因為這個國家手裡的核武器依舊能毀滅這個星球和人類文明。

第二個關鍵詞是特殊、優先責任。特殊責任是指美俄兩個核大國的歷史定位特殊、核地位特殊、核實力特殊,因此必須承擔特殊的核裁軍義務。同樣,優先責任是指美俄兩個核大國核武器的數量和質量遠超其他國家,因此必須優先削減核武器。特殊核武器地位的國家必須要優先削減核武器。

m2.jpg

第三個關鍵詞是可核查、不可逆方式。美蘇/美俄在簽署《中導條約》時做到了可核查、不可逆,確保美蘇兩國完整的履行了中導條約。但繼承蘇聯衣缽的俄羅斯與美國簽署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後在可核查和不可逆的問題上做的遠遠不夠,這就導致原定在2015年兩國的核彈頭數量削減到1550枚的目標一直沒有達標,至今依舊各自擁有超過6000枚的核彈頭。

第四個關鍵詞是三邊核裁軍。中國不會參加任何中美俄三邊核裁軍協議的談判,因為中國的核武器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都與美俄存在巨大的差距,中國沒有資格參加核裁軍談判,這是問題的本質所在。

之所以特朗普要拉着中國參與核裁軍談判完全是用心險惡,就是要給中國挖一個陷阱,讓中國深陷其中。特朗普讓中國削減中程導彈就是要以核裁軍之名削減中國的常規軍事能力,因為中國擁有的大量中程導彈、中短程導彈都是常規軍備而非核軍備,尤其是美軍十分忌憚中國這部分常規軍事力量,包括在亞太地區的美軍基地,還是在南海、西太平洋所謂「自由橫行」的美軍航母戰鬥群,都在解放軍常規導彈打擊範圍之內,一旦美軍干預台灣問題、南海問題等中國的核心利益問題,必然招致中國這些殺手鐧武器的無情打擊。於是想方設法逼着中國銷毀這些眼中釘的中國殺手鐧武器裝備就是美軍核裁軍談判的當務之急。

同時,中國很清醒地認識到,解放軍現役的彈道導彈與美軍和俄羅斯都存在代差。美軍的「民兵三型」陸基核導彈技術能力依舊很強,「三叉戟IID5」潛射導彈更是全球最牛。俄羅斯的「白楊M」、「亞爾斯」、「薩爾瑪特」、「布拉瓦」等核導彈也都是實力超群。因此,中國強化新一代戰略核武器建設只是謀求突破美國打造的全球反導體系,而並非要在數量上與美俄開展核軍備競賽。

中國堅定支持核裁軍進程,但必須是美俄兩個核大國帶好頭,並把核武器質量和數量降低到與其他核武器國家具有可比性。如果做到這一點,中國會主動加入全球的核裁軍談判,但目前不是時候,中國不會參與,也不會進行核裁軍,對此,中國的立場很明確,也很堅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