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羽:美俄關係近期難以真正改善

2019-06-06
鄭羽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AAA

111.jpg

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對未能改善美俄關係一直耿耿於懷。4月18日,美國司法部公佈了關於“通俄門”長達數年調查的最終報告,報告有利於特朗普的結論為他進一步貫徹其對俄政策原則拓展了新的國內政治空間,使他敢於在5月3日的美俄元首對話中再次對俄羅斯伸出緩和與合作的橄欖枝。隨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14日在俄羅斯黑海東北岸的索契先後與俄羅斯外長和普京總統本人進行了長時間會談,美俄關係全面緩和似乎呼之欲出。然而,就兩國關係的主客觀形勢看,儘管確實存在著若干領域的利益共同點,但雙邊關係的全面改善仍然具有難以克服的障礙。

其一,美俄經貿合作​​問題。特朗普提出的美國方面將大力開展對俄貿易只是一種主觀設想,或者是為了緩和雙方關係氣氛而開出的空頭支票,根本不具有實施的可能性。

2017年7月下旬美國國會兩院在以壓倒多數通過的新對俄製裁法案中明確規定,永遠不承認俄羅斯以武力改變領土現狀的行為,總統在做出解除制裁的決定前需要向國會提交報告,國會有權否決總統的決定。在此條件下,美俄貿易的產品種類和信貸手段都受到嚴格的限制,不具備快速擴大的條件,而且特朗普本人沒有權力解除這些制裁。

其二,烏克蘭問題。應該說,2014年以來美俄關係的新一輪惡化,最主要根源是烏克蘭危機中俄羅斯對克里米亞半島的佔領和在烏克蘭東部支持俄羅斯族的武裝分離主義行為。反俄,在美國已經成為一種兩黨具有共識的“政治正確”。因此,特朗普在2018年6月G7峰會期間關於克里米亞屬於俄羅斯,因為那裡的居民講俄語,以及在2018 年7月芬蘭G20峰會期間與普京會談時表示,俄羅斯沒有乾預美國大選,都受到美國朝野一致的猛烈批評。不僅如此,為了防止特朗普在烏克蘭問題上放棄原則,背棄北約歐洲盟友的孤立主義傾向演變為現實政策,2019年1月2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357票支持,22票反對的壓倒性多數通過禁止特朗普總統讓美國退出北約的法案。

就當前形勢看,在俄羅斯拒絕在烏克蘭問題上做出實質性讓步的背景下,特朗普無法撼動美國建制派在烏克蘭問題上的既定政策,美俄在此問題上的立場對立構成了美俄關係改善的最大障礙。

其三,敘利亞和委內瑞拉問題。2018年底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去職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內部在敘利亞政策上的分歧,政府和國會內部的建制派擔憂“孤立主義是傷害美國及其盟友的軟弱戰略”。如果特朗普繼續堅持其孤立主義政策,而只是在敘利亞謀求遏制恐怖主義勢力和伊朗的影響,美俄兩國也是矛盾重重,充其量只是有限合作。特朗普本人曾經強硬表態,3月末進入委內瑞拉的俄羅斯軍事力量必須撤出。但目前為止美方並沒有進一步動作。有分析認為,特朗普政府對於在多大程度上捲入委內瑞拉問題還沒有最終下定決心。俄美在此問題上的政策和利益矛盾現在處於凍結狀態。

其四,朝核問題,俄羅斯與美國對於半島必須無核化的立場是一致的,但俄羅斯在朝核問題上無實質影響力,美國方面對俄並未有多大的依賴,雙方在此領域的有限合作對雙邊關係改善不具有實質性影響。

其五,核裁軍和《中導條約》。進一步裁減戰略核力量,確保美俄之間的戰略穩定,避免出現新的核軍備競賽是雙方目前共同利益最多的領域。但此類談判一貫費時長久,對改善關係難有直接助益。

總之,特朗普從反建制主義、孤立主義以及集中精力對付中國這個美國最主要戰略挑戰者的原則出發,力圖穩定美俄關係,減少雙方的矛盾與衝突對美國國力和關注力的消耗。但由於美俄矛盾很深和美國已有的立法限制,特朗普的對俄政策充其量也只能達到凍結美俄矛盾的結果,美俄關係全面緩和進而聯手對付中國是不可能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90604/40056.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