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美墨邊境高牆下吟唱着白人世界的最後輓歌

2019-06-10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trr1.jpg

6月7日,特朗普尚未去除歐洲之旅的勞頓,就忙着給市場注射一針興奮劑。他在推特上稱美國已與墨西哥就貿易和移民問題達成協議,原計劃對墨開徵的關稅因此無限期暫停。一場由特朗普自導自演的墨西哥版「黑天鵝事件」就這樣戛然而止。

墨西哥承諾,派遣6000名國民警衛隊到南部邊境駐守,攔截中美洲非法移民;在北部加大對美墨邊境的執法力度,對美國遣返的非法移民不得拒收,並給予必要的人道主義安置。

至於特朗普說墨已承諾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的說法,墨回答:「我沒說」,這種既給面子也駁特朗普面子的做法,特朗普肯定不高興,他會不會拿「暫停」兩字做文章,又成了一大懸念。

關稅與移民本沒有多大聯繫,但有「關稅男」之稱的特朗普硬生生靠這把錘子,把墨西哥這顆釘子砸得「暈頭轉向」。這種近乎敲詐的做法,讓特朗普頻頻得手,顯示出特朗普不按常規出牌的意外效果。今後特朗普是否會變本加厲敲詐全世界,許多國家只有禱告的份了。

 「流氓超級大國」是美國著名學者卡根給「特朗普治下美國」所取的綽號,他對特朗普「恣意妄為」消耗美國軟實力的做法恨之入骨,自己一氣之下退出了共和黨。

但美國畢竟是唯一超級大國,由着性子來,世界真還奈何不了,更多國家只能忍氣吞聲,與美國利益深度交融的國家甚至用最高的禮遇接待這位不受人待見的總統,如最近的日本和英國,也算是國際社會的一大奇觀。

世界對特朗普多變、善變、易變帶着一絲的鄙視和不安,但美國白人藍領並不這麼看,當下特朗普在美國的支持率並不低,基本盤沒有根本動搖,民主黨已有23人出來參與初選,但共和黨內願意出來挑戰特朗普的寥若晨星。

把關稅與打擊非法移民掛鉤,美國財長和貿易代表並不贊成,但特朗普執意而為之,可見,特朗普與他的幕僚對此問題的認知不在一個頻道上。

姆努欽和萊特希澤希望見好就收,不想給美加墨新協議在三國議會的批准程序節外生枝,而特朗普的心思早已放到了6月18日佛羅里達競選連任正式開鑼的演說。而打擊非法移民問題恰恰是他需要向美國人民交出的一份期末考卷。 

4月8日,特朗普總統炒掉了國土安全部長尼爾森,理由是未能阻止非法移民數量的激增。據統計,今年以來,墨美邊境形勢十分嚴峻,中美洲十萬難民大舉壓進,在美墨邊境伺機沖關。

另一方面,美墨邊境構築「新長城」的計劃無法按期推進。儘管特朗普繞過國會,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算是為建牆找了80億美元的銀子,但是民主黨領袖不依不饒,上訴至聯邦法院,起訴特朗普此舉違憲。

圍繞打擊非法移民問題,美國兩黨的鬥爭陷入白熱化。一部分人認為,接收移民事關美國的核心價值,不論其非法還是合法。且不論過去一百多年的大規模移民浪潮向美國集中,單是最近2 0年,每年約有100萬人湧入美國,既帶來了豐富的勞動力資源,也吸引了世界最優秀的人才,許多發展中國家花了16年辛苦培養的大學生,到頭來卻被美國割了韭菜。

但以特朗普為代表的右翼保守勢力則認為,美國只歡迎高素質人才來美,但不歡迎那些素質低下、甚至是盜竊犯、恐怖主義分子來到這裡。

特朗普上任之初,就擺出對移民的強硬姿態,他以防止恐怖分子乘機混水摸魚為借口,頒佈「禁穆令」,禁止伊朗、伊拉克、也門等七國公民入境美國,引起政府與司法部門的嚴重對立。今年4月初,特朗普在視察美墨邊境時,公開喊話美國已「裝不下了」,呼籲這些難民打道回府。

這些年來,美國產業加速向印太轉移,但正宗白人骨子裡的優越感,對臟苦累的工種沒有興趣。相比之下,拉美或亞洲等地區的合法或非法移民在耐受力方面比這些白人強得多。

據統計,在過去的10年間,25至54歲的白人丟掉了650萬個就業崗位,而拉美裔美國人就業崗位凈增了300萬個,亞裔美國人的崗位增長了150萬,黑人增長了100萬。

所以,白人藍領把特朗普視為救星,希望其出台強硬的反移民政策,為他們的就業爭取更大的迴旋空間。

白人工作的大量流失只是問題的一面,更為嚴重的是美國白人身份危機。美國政治學家亨廷頓早在上個世紀末就發出了「我們是誰」的疑問,就美國的身份危機提出警告。

據專家預測,到2044年左右,除西班牙裔之外的美國白人將第一次佔總人口的50%以下,換句話說,美國盎格魯撒克遜的正宗白人將變成少數民族。

面對拉美及黑人等少數民族人口的激增,他們的心理天平開始傾斜。但受限於「政治正確」,這些白人也只能壓抑自己。特別是黑人總統奧巴馬住進了白宮,極大地衝擊了他們的心理承受極限。

政治素人特朗普的橫空出世,讓正宗白人燃起了新的希望,白人至上主義在美國有所升溫。最具影響力的事件莫過於2017年8月在弗吉尼亞州夏洛茨維爾鎮爆發的種族主義暴亂。一名32歲的示威者遭到汽車碾壓致死,特朗普對此表態相當曖昧。美國三K黨頭目甚至表達了對特朗普的感激之情。

一些人認為,特朗普與這幫傢伙一丘之貉,引發了美國商業巨頭的強烈不滿,七位首席執行官宣布退出特朗普成立的製造業及戰略政策顧問委員會,我行我素的特朗普乾脆下令解散這兩個委員會。

美國正宗白人對墨西哥大規模移民有着天然的恐懼,緣於美國的擴張史。1845年,美將墨西哥的得克薩斯並為美國的第28個州。在接下來的三年間,美國從墨西哥奪取了包括加州、亞利桑那、內華達、新墨西哥四個州及科羅拉多及懷俄明的一部分,共計120多萬平方公里。

失去家園的墨西哥人對這段記憶刻骨銘心。據美國社會學家觀察,世界其他地方的移民來美,有意皈依與融入,但墨西哥人的想法則不一樣。墨西哥人的許多親戚至今還生活在如今屬於美國的廣袤土地上,他們移居加州,是回到故鄉,尋找親人。西班牙語也是當地的官方語言,這些人完全沒有必要學一門英語就可以過上不錯的生活。

美國的戰略家們憂慮,這些人群的大規模湧入,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潛在威脅,將來這些人聯手美國西南部的這些州,成立一個獨立的「共和國」也未可知。

特朗普為了兌現競選承諾,對非法移民進行大規模清理,雖然造成了許多家庭的骨肉分離,並遭到許多詬病,但打擊非法移民在美國有廣泛的群眾基礎,過去礙於政治正確,白人民眾敢怒不怒言,但特朗普的出現,改變了白人社會的政治生態。

基辛格曾這樣評價道,「特朗普可能是歷史上偶爾出現的這類人物,他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結束,迫使這個時代撕掉舊有的偽裝」。沒有了「政治正確」的束縛,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成為白人世界吟唱的最後一曲輓歌,而美墨邊境築起的高牆則成為正宗白人反抗的最直接表達。

從無形的中美科技冷戰的新柏林牆到有形的美墨邊境牆,特朗普要為美國人民打造絕對安全之牆。今日美國需要建牆來增加安全感、緩和美國社會的焦慮,的確是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最大諷刺,也是美國自信心走弱的重要標誌。

美《大西洋月刊》主編戈德伯格寫道:The Trump Doctrine is 「we are America, Bitch」,話很糙,稍微文雅一點的翻譯是,「特朗普主義的要義是:老子是美國,怎麼著吧,你!」

近百年來,美國利益集團都是通過政治人物的白手套,來實現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多了一些斯文和道德的偽裝,但赤膊上陣的特朗普直接撕下了美國的面具,全世界還不習慣,更不適應。需要警惕的是,美國雖是一隻紙老虎,眼下更是一隻真老虎。如何不去激怒它傷及自身,的確需要制定有效的戰略與策略。

最穩妥的辦法是做好防衛、築好籬笆,讓老虎自我折騰。中國有句俗話,「欲其滅亡,先予其狂」。以靜制動,跟其周旋,看來還是次優的選擇。

 

文章轉載自《公評世界》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