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告別。影評】李美:不知哭了多少遍......高技巧催淚片!

2019-07-08
 
AAA

cry1.jpg

電影宣傳照

《漫長的告別》是齣極之感動、極之催淚的電影,筆者所看場次便不知聽到全院多少次「開紙巾聲」;相對「高潮迭起」,本片堪稱「淚潮迭起」,淚痕一而地乾了又濕......

必須強調,本片乃是感動第一,催淚第二。近年催淚片不少,但好些都「皮哭肉不哭」;戲裡展現的催淚技巧,不單勝過韓國催淚大片《與神同行》,亦勝過同樣來自日本的淚崩經典《東京鐵塔》。畢竟,生離死別最容易催淚,而本片的感動催淚便不僅如此,沒有集中在某一關鍵時刻,否則也無法「淚潮迭起」。其中,通常到了一幕尾聲,才夠積累氣氛使人落淚;不過,電影就有一幕,居然開始不久已引來大量「開紙巾聲」,當時角色還未正式開口......本片感染力之高超,不言而喻。

當然,筆者從來強調:電影好壞,非以眼淚多寡衡量。本片的真正厲害,乃在高技巧地感動人心,使人打從心底哭出淚來。電影宣傳縱以前年影后蒼井優主打,但更值摘帽致敬的,乃年逾80的國寶級影帝山崎努--相信他大有機會再下一城。此外,這個由中島京子所撰的原著故事,在《幸福澡堂》導演中野量太的執鏡下,亦可望在文學獎項外多添電影獎項。

 

【漫長的告別】劇照-導演也大力稱讚蒼井優左儼然是戲劇魔人,一場失意女兒與失智父親坐在緣廊敞開心防對話的戲,讓導演直呼簡直超乎想像-1024x683.jpg

電影宣傳照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漫長的告別》由真人真事改編,基於中島京子的父親--文學家兼名譽教授中島昭和--的失智症經歷。無怪乎,戲中許多情節均極之寫實、極之真摯,感動位的鋪排與爆發也拿捏得非常精準,單單一兩句對白、一兩個動作,已將觀眾情緒及淚腺刺激至瀉。畢竟,誰又不知失智症患者會迷路、會認不了人,甚至偶然脾氣改變?電影卻很好將個別段落抽出,從而精煉帶出箇中感動催淚成份。

所謂「漫長的告別」,乃指失智症患者的「漸亡」而非「頓亡」(此語筆者取自佛語的「漸悟」與「頓悟」)。正如主角東昇平(山崎努 飾)說:「最近啊,很多事都離我好遠。」一來,這泛指家人物理上和心理上離他而去,畢竟女兒長大後各有各的生活與忙碌;二來,對家人而言,患病後的他又何嘗不是愈離愈遠?所謂「漸亡」,乃指失智症患者在別人眼裡,靈魂慢慢地一點一滴流逝;即使肉體還在,不過心入面的,卻愈來愈不似原先熟悉的人、若即若離感覺愈來愈重......這個「漸亡」過程,誠比突然的「頓亡」折騰得多。電影就以太太、兩女、孫兒等視角,很好呈現患者身邊人面對「漸亡」的心路歷程--事實上,患者本身,或對一切茫然不知。

次女芙美(蒼井優 飾)在事業、愛情兩失意,她選擇跟「九唔搭八」的父親傾訴;理由是啥?或因他口密吧,但更重要是,如她目睹愛郎跟前妻共聚天倫時覺悟,原來親生血緣的羈絆如斯重要!的確,芙美不會期望父親有何「至理名言」,她不過想跟這位最信賴、最親厚的對象盡訴心中情罷(父親所答「隨遇而安」算是意外收穫)。

同樣地,生活並不如意的長女麻里(竹內結子 飾),包括常被丈夫質問「回甚麼家,新居就是家!」她也選擇摒退左右兩位「正常人」,獨自對臥病在床、呆若木雞的父親坦白一切......這一幕,正正未對話已力足惹人哭!此前淚痕還未乾透的觀眾,心裡難免吐糟「噢!又要哭了!」惟同一時間,大家又確打從心底想哭,因為這幕所象徵的,乃可將鬱結赤裸裸地向父親傾訴!

太太曜子(松原智惠子 飾)算是樂觀之人。至少,她一直積極地照顧丈夫,包括用心得不惜「冒險」到病房探他,此外也由於她無法用力,因眼疾而將家務交棒女兒,才導致丈夫不適入院兼一去不返......

曜子與東昇平重返故居的一幕,他的「重新示愛」無疑亦是一大催淚位。不時嚷著「回去」的東昇平,到底真箇要「回去」哪裡?電影並無具體答案。其實,他本人亦無答案,或沒有單一答案;更準確言,目的地未必是物理的地方,而是尋回一種內心的感覺、埋在心坎裡的情懷。將一家四口扣在一起的遊樂場回憶,肯定是東昇平想「回去」的其中一站,而這則為體現親情的催淚位。「回家」之謂,實也跟兩女面對愛郎與丈夫的際遇一脈相連。

此前觀眾可能猜測,他會不會想「回去」昔日當校長的校園?本片一大高明之處,乃對此毫不著墨。的確,哪有東西比所愛的人重要?叛逆孫兒阿祟最後跟他校長的對話,既隱喻了他跟外公的對話,亦盡顯了家庭的重要性。他在戲裡,算是最後一人跟東昇平「有反應地」道別;電影交代東昇平死亡時反而輕描淡寫,沒有訴諸生離死別式催淚,固然亦見本片的不落俗套。

日本電影近年多以長者入題,但以失智症為題的卻不算多。無論如何,《漫長的告別》肯定是相關題材的經典作。

 

補記:以下一段不是影評,而是筆者個人分享。某程度言,如果觀眾也有類似經歷,感受必然更深——筆者正正有位患過失智症、已經過身的長輩。

這齣電影無疑是寫實的,因為片中所見情節,許多都跟筆者經歷類同。有時候,面對失智症真箇哭笑不得,當然無奈、沮喪、消極的時候佔多。譬如患者無法跟人正常溝通,既失去寫字能力,筆劃都是東歪西倒、長短失控,又經常「九唔搭八」,包括連自己失禁也不知道。其中,戲裡長者曉行曉走已算萬幸,一旦癱瘓了,要令卧床者轉身亦毫不容易、非常費力,所以清潔、換褲、換片等等均極有難度;沒有助護之類協助,單靠患者伴侶一人根本無能為力。事實上,芙美幫東昇平戴上生日帽一幕,亦反映要移動癱瘓病人有多困難。另外,當患者失去吞嚥能力——甚至連水都無法嚥下,如片中說亦很易患上肺炎,筆者長輩正正因此併發症病逝,情況跟東昇平一模一樣,這乃人生最後階段的慣常死因。至於是否插喉,電影交代則嫌有點含糊,因為,裡面還潛藏一個重大訊息,就是一旦插喉就無法回家,必須在醫院裡渡過餘生……而事實上,病人亦只有等待油盡燈枯一刻來臨……

總的而言,《漫長的告別》乃失智症經典片,既寫實又感人,說明性與電影感兼備,氣氛態度且是積極樂觀的,好適合大家預先認識失智症種種。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法國名導洛比桑(Luc Besson)再執「打女片」,狀態亦再次回勇。令人始料不及,最新作《ANNA》最突出的,居然並非猛烈動作,而是女人心計文戲,加上諜戰處理竟沒遵從荷李活的「政治正確」觀,均為同類題材電影注入新風。

    李美  2019-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