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蜘蛛俠的世代差異

2019-07-11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SPIDER1.jpg

電影宣傳照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仍然困擾香港,但隨著局勢稍見緩和,暑假亦正式來到,走入戲院的觀眾明顯回升,票房領先的是《Spider-Man: Far From Home 蜘蛛俠:決戰千里》,上映兩週,已錄得逾六千萬元票房收入。

挾著《Avengers: Endgame 復仇者聯盟4: 終局之戰》的餘威,同時是後Iron Man時期的第一部Marvel超級英雄電影,這部電影備受矚目是預期之內。向隅入場的,包括一直是Marvel粉絲的余樂文。《終局之戰》上映前,曾與朋友重溫所有Marvel電影,這集《Spider-Man》標榜是Marvel phase 3的最終章,三個階段的所有電影,片長加起來合共三千分鐘,又怎能錯過Love You 3000的最後一哩路?

在戲院的大銀幕,再次見到非常有活力的Tom Holland版本Spider-Man,以及性格及型格兼備的Zendaya版本MJ。兩位主角的亮眼表演,由上集開始已經為電影大加分。中段及尾段的幾場主要打鬥場面,雖然未及得上今年贏取了奧斯卡最佳動畫的《Spider-Man: Into The Spider-Verse》,但也拍出與Marvel其他舊作不同的氣氛,可是離場之時,與朋友再討論此劇的劇本,我們卻不約而同認為未能代入。

蜘蛛俠現時的設定是中學生,我們此等廢中,年紀足足是他的一倍。故事圍繞他溝女及學校生活與拯救世界之間的掙扎,目標觀眾應是九十後及00後。Iron Man在家庭、兄弟、生死,以及自尊的掙扎,才是八十後面對的問題。他的世界相對純真而直接,一心只想打低壞人,維持原有世界的美好,不求成名,也不求實利。我們這一代人,又或是年紀更大的一輩,如其說是似蜘蛛俠,其實更像劇中的反派角色,在此不作劇透,那個角色以復仇及奪權為重心,善於弄虛作假,著重私利多於社會利益,看著電影,不期然想起周遭,又如何能夠投入。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法國名導洛比桑(Luc Besson)再執「打女片」,狀態亦再次回勇。令人始料不及,最新作《ANNA》最突出的,居然並非猛烈動作,而是女人心計文戲,加上諜戰處理竟沒遵從荷李活的「政治正確」觀,均為同類題材電影注入新風。

    李美  2019-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