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乃萱:掛念乖孫(P牌婆婆之9)

2019-07-19
羅乃萱
家庭發展基金總幹事
 
AAA

BB1.jpg

六月底七月初,因為工作緣故,要離港兩個多星期。但這趟特別的是,要離開疼愛的乖孫二十多天。

其實,五月的時候,已經因為到澳洲公幹走了兩個星期,但那時乖孫還小,掛念也沒有這樣多。但這趟不一樣,他已四個多月,有很多反應。每趟見到外公外婆,都會高興得手舞足蹈。每趟對著他唱詩歌「我要向高山舉目」,他就會微笑與伸手伸腳回應,讓我更樂此不疲地唱下去。

但這趟一走近三個星期,內心的掛念油然而生。每到香港早晨時間,就會跟外子拿著手提,嘗試跟女兒一家Facetime。感謝現代科技,雖然相隔千里,但看到電話中的孫兒,我們就可以忘記疲勞,不亦樂乎!

像今天,我對著電話高歌,女兒居然說:「孩子可能以為手提電話就是婆婆,以為它有生命呢!」說時遲那時快,乖孫真的一手搶了電話放進口中。

「那回港見到他,他會否拉我過去親親,像他對電話一樣!」女兒說:「可能啊。」單是這句話,就讓我生了種歸心似箭的衝動。

本來以為,孩子大了,成家還當媽媽了,我的牽掛也少了。到外地公幹,可以盡情投入。從沒想過有一種牽掛叫「想念乖孫」。

孩子為了解我這個婆婆念孫之苦,每天都會傳來兩張乖孫近照。有時甚至有短片,向兩老報導乖孫的成長里程碑。如會翻身,第一次下水游泳等等,都讓我愛不釋手觀看。

曾聽人說,母親對孩子的思念是不會因孩子年齡而停止的。還該加上一句,還會一代接一代地牽掛下去。

寫稿的此刻,正坐在飛機上。還有不到八個小時就回到香港,可以跟乖孫見面,送他一大堆我在美國買的可愛童裝,想起也雀躍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