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遵義:香港的路在何方?

2019-07-29
劉遵義
中大藍饒富暨藍凱麗經濟學講座教授
 
AAA

HKK.jpg

香港正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嚴重危機。更可悲的是,這本不該發生。但覆水難收,現在真的不是相互指責的時候。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逃犯條例修訂案事件的前因後果進行全面調查,可能會有助於我們今後避免類似的危機,因此不妨一試。我們必須繼續前行,但它(獨立調查委員會)並不能給我們太多的指引。

有人稱這事全怪外國勢力,是他們在煽動和支持抗議運動。有人稱是「台獨」的支持者一直在縱容示威者。有人卻怪罪那些富人,尤其是來自大陸那些富豪,認為是他們堅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他們都是為了一己私利,對示威者提供了不同程度的支持,但如果把責任都推到他們頭上,顯然也於事無補。我們需要了解的是,他們何以能夠成功(鼓動這麼多示威者)。

為了尋找前行之路,我們必須承認騷亂的背後原因,即香港低收入群體尤其是年輕人中,那根深蒂固但又未曾顯現的憤怒和不滿。這種憤怒和不滿以及失望,為國內外那些煽動動亂者的成功提供了理想環境。

香港人憤怒和不滿的原因有二。其一,總體而言,經濟全球化給世界各國和地區帶來了實惠,這也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不可否認,經濟全球化在給各地帶來繁榮的同時,也在每個國家和地區內製造了贏家和輸家。雖然每個人都從全球化中受益了,但在自由經濟體制下,市場是不會給輸家補償的。各國各地區政府的責任就是對經濟全球化的成果進行再分配,確保每個人都能受益。但包括香港在內的很多國家和地區都尚未這麼做,導致低收入群體的生活水平不升反降,同時也導致了收入和財富差距的進一步擴大。

在美國和英國,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以及英國「退歐」的支持者正是經濟全球化的輸家。四十年來,他們的生活幾乎沒有改善,而他們的一些同胞卻富裕了起來。這就是他們拋棄傳統精英政治的原因。在香港,情況也大抵如此。窮人只能自謀生路,這一點從他們惡劣的居住條件即可略見一斑。而中國內地則不同。由於成功實施了扶貧脫貧工程,到2020年,將消滅貧困(根據2010年設定的貧困標準)。

其二,有相當一部分港人害怕共產主義。他們雖不一定反對共產黨人,但由於歷史、個人經歷、宣傳或假新聞等原因,他們害怕和不信任共產黨人。因此,當逃犯條例被描繪成允許把在港犯罪嫌疑人引渡或遣返回大陸時,他們就更加擔驚受怕了。但這一擔憂是多餘的。逃犯條例的要件之一是「雙重犯罪」,也就是說,來自大陸的法輪功分子就不會被遣返,因為在香港,練習法輪功並不違法。同時,任何引渡請求都必須由每個國家或地區的最高檢察機關提出。雖然這種恐懼並不完全理性或合理,但它實實在在地存在着,並對人們的行為產生影響。此外,香港回歸以來,中國歷史只是香港中學的一門選修課,多數年輕人並未形成民族認同感。這些都是遊行示威活動能吸引這麼多人參加的原因。

但緩解恐懼、建立互信需要時間,需要香港與內地居民間有更多的互動交流。而要想在年輕人中形成國家認同感,則需要更長的時間。但無論需要多長時間,我們都必須做。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當務之急,就是立即着手解決民生問題。

毫無疑問,最緊迫的是低收入群體的住房問題。香港是世界上居住成本最高的城市!在香港,大量人口仍居住在鴿子籠般環境裡或狹小、不安全的劏房裡,這是不合情理的。但這個問題完全是香港自找的。香港有約7%的土地用作住宅建設,而大約65%陸地面積是郊野公園。如果能把郊野公園的面積略微減小一點點兒,比如1%,就能為公共房屋建設提供足夠的用地。當然,香港還可以也應該實施填海造地。

香港政府首先要做的是增加低價住房的用地供應。一旦土地供應增加,人們的預期就會發生變化,土地價格以及房價都將趨於穩定。那樣的話,囤積大量土地的開發商就會行動,加快開發建房出售的步伐。但也有人散布恐慌消息,稱土地供應的增加將導致私人住房市場崩盤,影響有恆產的中產階級家庭。但只要新增土地主要用於公共住房建設,對私人公寓價格的影響就不會太大。

要解決的第二個緊迫問題是社會保障體系的不足。對任何人來說,強積金是不足以維持退休生活的。目前的騷亂可能會導致失業率上升,而香港又沒有公共失業保險。衛生保健服務也參差不齊,醫療服務中長時間等待已是常態。政府應該提出長期計劃,來解決這些問題。

香港政府必須正視並努力解決這些問題。但不幸的是,政府並無「長期規劃」這個意識。「積極不干涉主義」原則是港英政府為自己不作為編造的藉口,而這一原則早已深深紮根於一些官僚的腦海裡。香港再也玩不起什麼積極不干涉主義了。政府必須停止土地財政的做法,結束高地價政策。

暴力解決不了香港面臨的問題。香港必須堅持和維護法治這一核心價值和重要的比較優勢。北京也無法幫助香港解決問題。香港的問題只能靠香港人自己齊心協力,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來解決。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