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滴血:終極血戰‧影評】李美:老馬雖仍有火 亦宜見好就收

2019-09-24
 
AAA

ROCKY1.jpg

《第一滴血:終極血戰》電影劇照

史泰龍(Sylvester Stallone)近年憑再續《第一滴血》、《洛奇》兩大經典回勇,來到《第一滴血:終極血戰》既演且編的他縱然老馬有火,不過以戲論戲,其實上集才應作為真正「終極」的收筆之作。本片暴力、血腥動作場面確然更勝從前,設定上亦有玩味彩蛋元素,一眾忠粉及追求感官刺激以至嗜血的觀眾,不難盡興而歸;只可惜,所謂「第一滴血」持續滴血不止的添食味太濃,劇本說服力不足,卻是電影致命傷。

荷李活對於續集電影,堪稱樂此不疲。自《救參96小時》的「大叔型」動作片大收旺場,加上近年興起「集體回憶」,八九十年代動作片一大標誌的史泰龍自然「受惠」,即使事隔經年再拍續集,吸金能力依然不遜當年、甚至更加勇猛。

上集《Rambo熱血回歸》距今十年又一,戲中Rambo暴力地重現銀幕,被電檢列為三級,已叫不少觀眾咋舌。今次史泰龍再演這個越戰老兵,73歲的他今次沒有親自執導,不過仍執筆寫劇本,加上親自演出,暴力尺度更進一步,以至能用豁出去來形容,盡現角色的怒火大爆發。

近年荷李活的大型動作片,偶然會走「B級片化」路線,加重血暴成份。今年稍早上映的《殺神John Wick 3》已經如此,再早陣子的漫畫英雄片《盧根》、《死侍》亦如是。相關作品都不約而同被列三級,全因暴力、血漿大放送。當然,如果創作上豁出去是好事,但若果暴力只淪為噱頭,又成了賣弄「為暴而暴」。幸而本片尚未如斯墜落,超暴力場面總算「有必要」,且也符合角色性格。

本片質素誠非差劣,主角年紀老邁仍拼命演出,肯定值得觀眾欽佩。但其實,上集結尾是Rambo這位老兵從緬甸的殘酷戰場回家,如此收筆已極完美。本片將戰場拉回主角老家,設定上甚有向「呼應」首作意味;不過,Rambo為何而戰?這本應是鋪墊主角「重出江湖」的關鍵位,惟電影處理卻正正欠缺說服力,即使後段重頭戲頗痛快,但還是難掩情節牽強、為拍而拍的弊病。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STER.PNG

《第一滴血:終極血戰》電影劇照

Rambo乃在電影史上經典的戰爭英雄。他從越戰歸來,身心俱疲,戰爭的陰影一直伴隨他,在戰場上他見盡醜惡,看透人性。《第一滴血:終極血戰》與系列首集相似,都是將戰場拉回主角家園,當時Rambo剛返美國,受盡時人對越戰非議之聲,縱然有人把老兵捧為英雄,但更多人卻以過街老鼠視之,例如有警員便對Rambo諸多刁難,終令後者反擊。

系列之後幾集,Rambo分別再被送到越南、阿富汗、緬甸等戰場大展身手;尤其在第四集,他更有遲暮英雄的味道。今次「大結局」的時空,是第四集主角從戰場回家後大約10年。於此10年間,他扶養了鄰居的外孫女,與對方情同父女。至於Rambo為何再出手?正因「女兒」被朋友出賣,流落到墨西哥黑幫手上,不單淪為妓女,後來還慘死了。

為「女兒」復仇成了「殺神」再次出手的導火線。Rambo先在墨西哥手刃一員黑幫,黑幫於是到他的家園報仇圍剿。電影的壓軸大戰成了「暴力放題」,各種陷阱摧殘肉身、大口徑子彈「爆頭」、斬斷肢體、挖出內臟,凡此種種,觀眾或懷疑自己是否在看「重口味」cult片,好此道者很可能覺得爽快。

不過,本片亦犯上B級片通病,就是劇本薄弱。《第一滴血》本非B級片或cult片,而作為這個經典系列的大結局,亦理該更有氣魄、層次更高才對。賣弄血腥或許事小,最大問題是主角與鄰家女孩的「父女情」說服力不足。前三集Rambo上司Trautman(Richard Crenna飾)與他份屬摯友,當前者在現實中離世,該角色不得不消失便形同令電影失去支柱;Rambo「女兒」Gabrielle(Yvette Monreal飾)應運而生,功能上是補充相關空缺,惟全片對此「親情」的描述卻篇幅不足,且也欠缺細膩。這位「女兒」發揮不了潤色故事的作用,角色很大程度僅起到冷酷的功能--她一定要受害,甚至一定要死去,進而成為Rambo出手大廝殺的誘因。

縱然今集與首集一樣以家園作戰為主線,但核心其實頗有距離。Rambo最初被針對以至後來的反擊,誠可引伸為美國民間對越戰的看法分歧,社會撕裂令這些老兵成了悲劇;如果電影在此著墨更多,述說戰爭對人性及社會的深遠影響,設定上肯定更有深度。惟今次「大結局」只是一次純粹的復仇戲,劇本隨便安插一個足夠「狗血」的理由,便將Rambo推上超暴力、超血腥的「終極一戰」。

荷李活從經典系列中不斷榨取,往往不懂見好就收,務求用盡系列的每一分「養分」,直至一滴不剩。《第一滴血》上集作結其實是完美收筆,今次再添食無疑貼近崩壞邊緣。但願這真是Rambo「終極」一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創意產業日新月異,電影應該嘗試以新的模式運行,從而尋找新的商機,傳統電影界無須視OTT市場為敵,相反,與其合作更具創新性,這樣藝術與科技才能在新時代下共榮。

    政策‧正察  2020-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