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倩蕾:走出星際 遙望祖國 在眾星之處找回寧靜

2019-10-04
黎倩蕾
80後平凡OL
 
AAA

PITT1.jpg

《星際任務》劇照

街頭巷尾,逢周六日公眾假期,由日打到夜,地鐵拉閘、商場暫停營業,只好逃到戲院,在漆黑中在太空漫遊,暫時離開危險的地球,我選擇看了型佬畢彼特的《星際任務》,電影英文片名《AD ASTRA》,取自拉丁文「Per aspera ad astra」的意思,是「經過艱苦才能前往眾星之處」,在今日艱難的香港,感覺特別有意思。

電影的故事其實很俗套,離不開遇太空危機,依靠主角打救一類,但好在演員表現超班,導演的處理手法亦很文藝,絕非「同外星人打餐死」式太空激戰娛樂片王,反而集中太空旅程的細節和太空人的心理描寫,好多畢佬的獨白,加上遼濶又傾向沉靜的畫面和優美的配樂,感覺很治癒。

只是電影中的畢佬上天下地,單槍匹馬遊走太空尋找父親的情節,的確略嫌誇張,但好在導演手法平實,畢佬的演技亦內斂有實感,所以投入了還是很被觸動,尤其喜歡主角在孤獨旅程中找回自己,學懂聽自己內心的說話,尋回人生真正重要的情感,很細膩動人。如果你接受到《引力邊緣》,應該也會喜歡這一套。

完成《星際任務》,其實還看了國慶應節電影《我和我的祖國》,好一套「以小見大」的電影,由1949建國作起點,七個小人物七件歷史民生大事,串起七段故事,由毛澤東天安門廣場宣布建國、九七回歸到中國女排三連冠,高難度但神采飛揚,表達方式也有創意,令人驚喜。

七段故事各有風格,反而由名氣最大的陳凱歌執導的一段,相對比較失色,表達手法和視野傳統,可能真是期望愈大失望愈大。當然電影從來是各花入各眼,最好當然是親身入場,以行動支持創作人。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主角一直缺乏家庭關懷,導致人生出現偏差,最後在苦困中得到救贖,從而釋懷。現今世代,家庭疏離情況普遍,我們又有幾多人可以得到最後的救贖?

    余樂文  2019-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