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影評】李美:奇案精彩絕倫!可惜幾點犯駁...

2019-12-09
 
AAA

cfb2f0fc-acda-4061-8e2b-6344cffb9f7b.jpg

毫無疑問,《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是齣上乘奇案片。裡面案件固然極盡曲折離奇,暗藏層層神秘面紗,電影節奏也拿捏得宜,既很緊張刺激,亦很扣人心弦--以奇案片來看,本作實在難以言差,即使想深一點發現些許犯駁,整體還是瑕不掩瑜,高值4星評價。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作為一齣奇案片,不劇透的話恐難評論,故筆者乾脆早點剖析劇情。再次強調,大家入場觀影前,即使一般電影也不宜預知劇情,何況奇案片!所以,以下主要為已看畢電影的觀眾而寫,尚未看過電影者請稍後再閱。

嚴格地說,《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不是一齣本格式推理電影。所謂本格派推理,許多時邀請大家一起「估兇手」,最佳例子莫如動漫金田一和柯南;因此,在偵探揭穿真兇前,所有提示均會毫無保留100%呈現,不然又怎叫人解謎呢?雖然,本片鋪排上亦希望觀眾參與緝兇,就連電影劇照也安排疑犯「排排企」;不過,案中最主要的線索--死者驗血報告,則遲至真兇被揭後才由偵探讀出。究竟死者Harlan Thrombey(Christopher Plummer 飾)血中嗎啡濃度若何?以為自己錯手殺死恩人的Marta(Ana de Armas 飾)能否脫罪?驗血報告無疑關係重大。神探Blanc(Daniel Craig 飾)正是由此看出事有蹺蹊,繼而揪出背後始作俑者是死者孫兒Hugh(Chris Evans 飾)。換言之,觀眾一路看來,事前概沒可能成功推理事件真相,故幾乎只能順著劇情看偵探「表演」,尤其揭發Hugh時Blanc本身亦無確切證據(這一點後面再詳談)。而且,更重要是,電影早就直言死者死於自殺--這種處理,顯非本格式推理,而是奇案劇情片。

相對來說,本片更似社會派推理,即藉著兇案帶出社會議題。事實上,劇照裡「排排企」的一干人等,角色功能並非扮演本格式「疑犯」,而是作為政治寓言的喻體:美國新一代不能敗家,否則勢遭新移民或外來人取代!那個首尾呼應的「MY HOUSE,MY RULES,MY COFFEE」杯子,正是電影的言志點題。眾所周知,美國人一直歧視外來人--尤其拉丁裔(Hispanic)新移民,否則總統特朗普也不會嚷著興建墨西哥圍牆了。戲裡,那班富家後代既公然歧視來自烏拉圭的Marta,Hugh甚而弄錯她是來自巴西;即使口裡盡說視她為親人者,亦毫不理會她如何難堪,強逼她在眾人面前為己說項;當大家知道她一人獨取所有遺產,他們既想「輸打贏要」懇求Blanc徹查死因是否自殺,就連Marta最親厚的也為套取情報把她出賣......「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戲中無德無能的富二代(即美國新一代),即使最後巧取豪奪先輩遺產(即美國幾代人所遺老本),又會否如Marta般問心無愧?本片命名「Knives Out」,其實亦是點題:真假刀子的設定,固然充滿玩味,但當中還另存訊息,奉勸別用刀子傷人--只懂刺人而不懂反省自強,始終於事無補!台灣把電影譯作「『鋒』迴路轉」,算是捉對言志用神,強調了刀鋒不宜對外;反觀香港,則僅僅強調了奇案元素......

話說回來,本片確然勝在夠「奇」,玩了幾個少見的奇案元素。

首先,是很快交代死因及真兇(死者自殺),這已跟一般推理片大不相同。至於神探「開估」一刻揪出的,則僅是一名「謀殺失敗者」--Harlan Thrombey非直接因Hugh而死。直到知悉真相的Fran死訊傳出,Hugh才於這宗「案中案」犯上殺人滅口罪名。此兩宗兇案處理,無疑別出心裁。

更加不同的,乃把第一主角設定為「疑犯」Marta,繼而將神探Blanc推到主角及觀眾的對立面。於此鋪排下,觀眾反而不想神探看到證物,甚至對泥上足印被毀、閉路電視影帶被磁化等隱隱喝采。主角原以為神探是來害她,卻沒想到神探最後幫她,這種反差固然一扭傳統。

第三個不同,是為角色引入「異能」。一般來說,偵探片必須寫實--總不能說兇手用異能殺人吧!然而,本片處理卻甚聰明,Marta一說謊便嘔吐的「異能」,非但有害無益往往「幫倒忙」,還為她跟神探的對抗帶來張力,且亦在刻劃她的善良性格時發揮妙用。當然,最妙的是,在Marta跟Hugh交鋒時,這個異能先是「幫倒忙」令她在餐廳無奈供出真相,最後卻竟然「幫大忙」變相助她「一吐烏氣」!本片的成功經驗,說明異能與偵探故事原來可以兼容,故不排除往後的偵探片會效法及開發更多異能。但有一點還須詬病,因為Marta異能的發動時機總是「恰到好處」,視乎劇情發展似乎「要被識破就被識破」、「要可瞞騙總可瞞騙」,相關「用法」便嫌過於戲劇化。

的確,偵探故事到底不應太超現實、太戲劇化,當中尚有一大天條萬萬不能觸犯--犯駁!一路看來,本片劇情都很順理成章、引人入勝,惟當從頭回溯整宗案件,卻其實有些地方值得斟酌。

其一,任何偵探要揭開真相時,都必須手握決定性證據,否則真兇總能辯駁繼而開脫--倘如是,偵探就會「敗北」。Blanc在推敲Hugh的換藥操作時,便坦認自己並無證據,因而理所當然地惹來Hugh反詰;這時候,若非醫院的天降來電和Marta的神來之筆,藉此騙倒Hugh(她沒即時嘔吐)供認毒殺Fran,他就定能逍遙法外......換言之,Blanc那個無憑無據的指證,既不切合他應有的神探定位,而Marta竟可忽然使計,亦不符合她本來的單純人設,也莫講那個「要可瞞騙總可瞞騙」的說謊「異能」配合--相關安排,誠未符合偵探片的基本要求。

其二,解謎式推理懸案一般牽涉三大謎題:密室殺人、不在場證據、一人分飾兩角。Harlan Thrombey身為偵探小說家,知道自己死期將至馬上佈下疑陣,好使官方確定自己死於自殺,從而令Marta的遺產繼承權不被挑戰,他的舉措固然沒跟他的角色牴觸。可是,他要求Marta一方面製造不在場證據,高調地駕車離去再暗地折返,另方面還一人分飾兩角,以瞞騙家人自己是死於Marta離開之後--於此基礎上,Harlan Thrombey何不將最簡單、最關鍵的密室殺人同時派上用場?他在趕跑Marta之後,只消在內部把門反鎖、或用大型物件堵塞門口,然後再於此「密室」內自殺,那麼他的自殺死因便毫無懸念了。精於奇案的他,為何忘卻最常見的「密室」?

此外,儘管Marta身負「異能」,但她在餐廳面對Hugh逼供,真有必要對他如實相告,不可抽身離去嗎?難道區區一程義載,就令她徹底信任一向玩世不恭、以至存心餵飽她來逼供的人?更弔詭是,被Hugh成功逼供的,尚包括不受「異能」所困、早就鐵心隱瞞大家更改遺囑的Harlan Thrombey,他居然會向家裡最危險的Hugh和盤托出一切,並自食其果令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即使Hugh的換藥詭計失敗,他也間接導致祖父無奈自殺)。Hugh的「一帆風順」,還在於Fran明知他嫌疑極大,卻也膽敢私下邀約Hugh出來質問,因而順利「領便當」...... Hugh倘沒有此「強運」,就不會導致二人死亡!

所謂犯駁,實可分為兩個層次,一是百分百有違常理、有違邏輯,二是某某理應更聰明才是。上述幾點,誠然份屬後者而非前者,惟基於人設定位考慮,相關角色多大可能犯上上述錯誤?且是連環地一個接一個犯上?有曰「無巧不成戲」,但偵探故事的「巧」卻不應不合情理地太多。

饒是如此,若不太過吹毛求疵,《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謀殺案》還是深值一看;單是箇中緊張氣氛、曲折劇情,以及所涉的特別元素,肯定已令一眾觀眾及推理迷大大滿足。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入戲院,日常改為留家尋找娛樂。睇劇還好,與一向睇電視的習慣分別不大。但在家多睇兩齣新戲,你就發現入戲院的體驗無可代替。

    余樂文  2020-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