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永偉:反腐風又吹向文藝界

2019-12-09
 
AAA

shutterstock_586468616.jpg

中國文藝界近來的反腐動作不少,單是過去一個多月就有至少兩人落馬。

第一位是中國文化和旅遊部藝術發展中心副主任蔣存雄,他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文化和旅遊部紀檢監察組以及河北省監委發布這則簡短消息時,沒有透露蔣存雄落馬的原因。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56歲的蔣存雄是國家一級美術師,也是全國美術書法考級委員會副主任,並且曾在2016年被評為文化部優秀專家。他的繪畫作品曾多次參加中國畫學術展,一些作品也被拍賣,價格介於8萬元人民幣(1萬5500新元)至69萬元人民幣之間。

在蔣存雄落馬之前的大約五個星期,中國書法家協會原副主席趙長青被查,由此成為中國書協首個落馬的副主席。

今年66歲的趙長青多年來在黑龍江工作,在當地曾任團省委副書記、省委宣傳部副部長、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兼省文聯黨組書記等職。他2002年赴京,歷任中國文聯國內聯絡部主任,並在書協任職長達13年,當中有幾年同時出任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秘書長。業內將之稱為“三位一體”,並指他大權在握。

官方同樣沒有通報趙長青為何被查。不過,他曾在五年前被實名舉報,被指通過“10條斂財渠道”漁利,包括將自己包裝成一流書法家賣字、辦書法展覽、販賣書協官位等等。

不僅如此,趙長青在任職期間還發生了賄選風波。有書協會員約10年前爆料稱,安徽煤炭國企老闆李士傑為了當上書協理事,送了與他關係密切的趙長青總值500萬元人民幣的名車和別墅,後來就被增補為書協理事並連任幾屆,還當上安徽書協主席。

據報導,李士傑今年10月中也已經被帶走。67歲的他履歷豐富,他青年從軍,壯年從政,晚年從商又涉足文藝界。他因此被稱為書法界的“能人”,退休後在短短六年內成為註冊資本4億多元人民幣的民營企業單一股東。

李士傑也在合肥興建用於傳播書法文化的中國書法大廈,但後來被質疑充作星級酒店用途。他還發起史上最高獎金50萬元人民幣史的書法比賽,卻被圈內批評破壞書法生態、異化書法文化,備受爭議。

除了這三人涉嫌文藝腐敗被查,中國美術家協會上個月底處罰了部分失德失範會員,其中有五人被取消會籍,兩人被暫停會籍五年,當中有人行賄,另有人為他人參展、入會提供幫助。該協會原副秘書長杜軍今年3月也因行賄和受賄罪被判有期徒刑六年,並處罰金80萬元人民幣。

文藝界的反腐力度近來不斷加大,表明了官方近年的高壓反腐態勢仍在繼續,並已從黨政軍機關、國企、事業單位擴展到文藝領域,展示了高層強力反腐的決心不動搖,同時預示未來可能還會有“文老虎”落馬。

像趙長青、李士傑的官員投入文藝創作,並積極加入這個那個文藝團體,甚至爭相出任領導職務,目的顯然不是單純的附庸風雅,而是憑藉這些團體或官職間接讓自己的作品增值斂財,甚至直接撈取經濟利益。正因藝術造詣通常不高,他們一旦“出事”,其作品也會隨之貶值甚至變得一文不值。當文藝和金錢利益如此捆綁在一起時,必然戕害文藝的創造性。

事實上,這並非反腐風首次吹向文藝界,好些年前,官方也曾將“打虎”目標對準書法家、音樂家等文藝人員。而今,又有一批文藝從業者落馬,在在說明文藝腐敗存量仍然有待清除。而如果不是有人掌握反腐線索並實名舉報,這些“文老虎”可能到現在還是安然無恙。

因此,文藝腐敗亂象由來已久,恐怕不是靠一股又一股的反腐風就能遏制。要讓更多“文老虎”現出原形,終究得彌補當前制度反腐存在的缺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聯合早報》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港人在疫情、心情的陰霾仍然揮之不去的時刻,要對未來有信心。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香港在中國經濟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思考香港》編輯部  2021-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