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書健:物種大滅絕後的生態

2019-12-19
 
AAA

 10120031_965206_副本.jpg

十月中曾寫過〈派系經濟變成新常態〉,當時就指出社會運動持續下去,香港經濟或會分為兩個陣營。那時候看到社運走向,又想起了日韓台三個東亞經濟體系,就形成了類似於科學界的 conjecture(猜想)。不過近一兩個星期,「黃色經濟圈」突然變了全民語言,一方討論如何深化,另一方則大肆攻擊,都證明黃色經濟圈已非純理論。

畢菲特副手芒格曾說,投資者宜熟讀進化論。現代進化論指出物種演化速度並不平均。穩定時期,每個生態位都已經有物種佔據,缺乏空間之下演化率自然較慢。但是每次物種大滅絕之後,倖存物種就可以迅速演化從而佔據空出來的生態位。恐龍大滅絕之後,代之而起的哺乳類動物就由之前的小型動物,演化成現今的多個物種,佔據了大部份生態位。

物種大滅絕是罕有事件,在地球四十六億年的歷史裏只發生過五六次。更常見的是生態環境劇變。例如非洲在數十萬年前是大型樹林,但是地殼變動,海洋移位,氣候改變,部份樹林變成了草原地帶。樹林隱蔽之處甚多,大型肉食動物可以偷襲獵物。獵物反抗,則靠體型取勝,所以肉食動物體型愈大愈成功。但是草原空曠,獵食的重點變成了跑。不少巨型哺乳類動物都跑輸了貓科動物而被淘汰,才演變成今天獅子稱王草原的情況。

二十年前的亞洲金融風暴,也許可以算是物種大滅絕。到了2003年沙士之後,各行各業都損兵折將,就算公司生存下來,原來的「三個五」管理層(五十歲、中五學歷、五萬月薪)都離開了。加上樓價處於谷底,故此當時能把握時機的人和企業,今天成績都應該不錯。十年前的金融海嘯,歐美企業集中發展歐美,就形成了近十年的經濟格局。

與當年相比,今天的情況其實未算太慘。但是由黃色經濟圈開始,到中美貿易糾紛改變了貨物和資金流,香港接下來的生態環境又再一次改變。常說資訊科技降低了經營成本,有利多元發展。之前經濟格局有異,巿場發展空間有限。社運半年之後,也許令巿場更開放,迎來下一波的創業潮。

楊書健
安泓投資總監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