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母親‧影評】李美:沒有李英愛 只是一齣平庸作

2019-12-27
 
AAA

li1.jpg

《復仇母親》的宣傳一流,既用大頭照突出主角李英愛,又用「復仇」二字沾光朴贊郁的「復仇三部曲」與韓國一向拿手的劇情片;較諸韓版原稱《나를 찾아줘》或英文直譯的《Bring Me Home》,香港宣傳人員確值一讚,極盡吸客入場之能事。然而,本片除了李英愛一人有超水準演出之外,所謂「復仇」及一切設定均非常平庸、非常落伍,倘若直譯戲片恐怕乏人問津。即使有李英愛壓陣,本片也僅值3星;如果無她的話,則可能2星不如。

事實上,不懂「復仇三部曲」,誠不能說懂得韓國電影;其中,由李英愛主演的《親切的金子》,便為一齣5星經典。《復仇母親》之命名,無疑希望攀附大導朴贊郁;可惜,這齣金承右自編自導的處女之作,實跟朴氏出品有著天壤之別。電影在韓國本地,甚至預料虧蝕收場。若非本片言志訊息深深打動李英愛,相信這位闊別影壇14年的巨星也不會重出江湖。

跟近年大量冒起的韓國政治片一樣,本片言志部分嚴厲痛陳社會不公,全片貫徹的黑暗、無助、悲劇性質,也實在令觀眾眉頭深鎖--如果一切屬實的話。的確,片裡許多設定與發展,均予人一種很離地、很失真的感覺,彷彿皆為追求及強化戲劇效果度身訂造,不似反映韓國社會實際面貌。這跟《上流寄生族》不同,這齣大作縱也十分誇張、十分戲劇化,但步調是明刀明槍的比喻,故此易於接受;同一道理,本片類型亦非一眾「逆權」冠名作品,因為不是真人真事或史實改編而成。(電影宣傳說是「根據韓國真實社會事件改編」,但編導坦言是駕車時看到車尾海報而受啟發,所以本片具體內容純屬虛構。)

《復仇母親》最大毛病,乃在人設和劇情不合常理;在接下來的「完全劇透」部分,將有詳述。最後來個溫馨提示:大家入場觀看本片,大概著眼欣賞李英愛的精湛演技好了,尤其細嚼她如何「收」與「放」......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1573117575-1793db687eb0b66339eef36414c85fae.jpg

成也片名,敗也片名,《復仇母親》雖稱不上「欺騙」觀眾入場,畢竟電影真箇涉及復仇,不過,除了因為攀附舊作,也片名也病在太過「劇透」,令後續劇情不難猜想;再加上,片中人設沿用落伍的臉譜化處理,由登場一刻幾已定形角色走向,後續發展既無大變亦無驚喜;即使劇終前來個「扭橋」,但卻只令觀眾「喔」一聲而非「嘩」一聲,對劇力昇華可謂毫無作用,不過是稍稍強化電影言志訊息罷了。

所謂「復仇」,究竟「復甚麼仇」?毫無疑問,這片名預言了母親正研(李英愛 飾)的尋子結局,肯定是個悲劇收場,否則又何來「仇」呢?哪來「有仇要復」?故此目睹小孩危站海邊一幕,便不難令人聯想他遲早被浪捲走。而當孩子真箇墜海,亦不難令人聯想正研會展開大撕殺,對窩藏兒童、勞役童工的一干人等大報復。再者,在本片如斯正邪分明的佈局下,結局安排亦料離不開「邪不能勝正」,正研必能取得最後勝利......換言之,「復仇母親」四個字,基本已將劇情「完全劇透」、和盤托出!其中,小孩墜海後是否身死?這個點誠具發揮空間,而電影則選擇將此懸念,「扭橋」為這位「民秀」原來不是正研親子「允秀」--這算是一個意料之外吧。不過,這除了「逼使」正研繼續尋子,寓意韓國母親尋子之旅仍然長路漫漫,就沒太大額外驚喜。惟弔詭的是,結尾時電影又反過來將「扭橋」「毀掉」,以簡單一幕匆匆交代正研終於尋獲親子,以最正路、最老土的大團圓收筆,將原先的長路漫漫意涵「扭轉」過來......

本片既病在劇情老土,人設更是老土至極。李英愛那個處於崩潰邊緣、卻未完全崩潰的「收放」設定,在歇斯底里與沉鬱寡言的平衡上絕對拿捏精確,她固然展現了超高水準的影后級演技——事實上,全片亮點正在一名母親走失孩子後的心境若何。可是,戲裡其他角色的處理,則是毫不可取。首先,綜觀全片,除正研夫婦、小孩子及一名警員外,其餘所有人物皆為奸角,均是唯利是圖、見利忘義,又或對不公義情況不聞不問;而且,所有奸角的定位,還只會「愈描愈黑」,隨劇情推進皆持續不斷向「黑」的方向發展。那名低智「大舊衰」(鄭亨錫 飾),一開始已是明顯不過的危險因子,其危險程度後來且靠強姦、殺人的前科來進一步「抹黑」;他究竟幾時再度犯案、以及幾時被正妍幹掉,眾所周知份屬時間問題。至於「黑警」洪警長(劉宰明 飾),同樣地愈到後面形象愈壞,起初僅嗜好打獵,後來則竟收受賄賂,最後原來他更是整條「犯罪村落」的老大......雖然,電影旨在營造一個黑暗、無助、悲劇氛圍,但相關人物處理的「一路向黑」,也太不立體、太沒轉折了吧?

更要命是,正妍居然有「主角神威」,僅憑一己之力就「搗破」整條「犯罪村落」。特別與洪警長周旋之時,她就三番四次由下風扭為上風,包括能在混亂中拾起鐮刀刺他、拾起槍械射他,到逃難時又能順利避過子彈,在海中又可解開手銬,繼而反過來把洪警長鎖住,潮水且會頃刻間暴漲到將他淹死......凡此種種的「荷李活式」英雄處理,居然套到正妍身上。本片原本描述的,是一個孤身一人的母親,如何備受周遭所有壞人欺壓,也要不惜一切地尋找兒子;可是,片末的那場大復仇,會否又一次將原來設定「自毀」了?心理上正研儘可由「收」變「放」,不過武力上卻總說不過去吧。如果電影安排她是得力於好警察金警長(徐賢宇 飾)幫助才大仇得報,譬如由他對賊首帶來重大而不致命的打擊,然後正研才因此簡單親手「補刀」,豈不更加符合人設、劇情初衷?補書一筆,導演要求洪警長死前表現得歇斯底里,包括不斷地自言自語、呼天搶地,亦恐是浮誇過度,跟李英愛的「收放得宜」演繹大相逕庭......

不少韓片近年均以揭露韓國社會陰暗面為題,顯示這個先進、發達的民主國家仍有不少不公義窘況,警員貪污、人民歛財等問題依然猖獗。正研最後將允秀帶回家(Bring Me Home),但何處方為樂土?韓國就是樂土嗎?樂土的憑藉與元素包搬甚麼?相關問題也值大家深思。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入戲院,日常改為留家尋找娛樂。睇劇還好,與一向睇電視的習慣分別不大。但在家多睇兩齣新戲,你就發現入戲院的體驗無可代替。

    余樂文  2020-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