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伊朗擊落烏克蘭客機問題多多

2020-01-13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mili1.jpg

國際民意翻轉忒快了,之前不少同情被美國搞暗殺行動的伊朗、佩服伊朗的報復魄力的那些民意開始轉向了對伊朗政府和軍隊的不信任,就是因為伊朗在反擊美軍當天,一架烏克蘭的客機被伊朗「意外」擊落。

沉默了幾天,面對國際社會的普遍指責,伊朗政府終於承認是伊朗軍隊誤擊了烏克蘭客機,因為隱瞞不住了。相信在第一時間,伊朗軍隊就已經把擊落客機的消息上報伊朗高層,伊朗高層考慮到即將與美軍開戰,這一起所謂誤擊事件可以理解為戰爭行為中的偶發因素,無關緊要,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只要以機械故障敷衍就可以瞞天過海。但遺憾的是美國沒有還手,讓伊朗十分詫異,於是乎客機被擊落事件就成了頭等大事,伊朗政府必須要說清了。

這次擊落烏克蘭客機的導彈是「道爾」野戰防空導彈。

mili1.jpg

「道爾」是世界上第一種將攔截中低空巡航導彈納入設計思想中的防空導彈,可對中低空固定翼飛機、直升機、無人機、巡航導彈甚至短程彈道導彈進行全天候攔截。並外銷希臘、中國、埃及、伊朗等國,除俄羅斯外世界上共有9個國家使用,中國在此基礎上的國產化的「紅旗-17」防空導彈。

 「道爾」出口型號的導彈系統採用無線電制導模式,自用型多採用主動雷達主導方式。在作戰中,目標搜索雷達將目標信息指示給制導雷達,在制導雷達穩定跟蹤目標後即發出發射準備的信息,藉助戰車上的自動發射裝置在5~6秒內完成戰車和導彈的功能檢測,車上電源向彈上設備輸電,並向彈上自動駕駛儀輸入導彈轉彎指令。根據「發射」指令,彈上電源啟動,起爆彈射器將導彈垂直彈射到15至20米時,根據轉彎自主指令在燃氣舵作用下彈體轉彎,發動機稍超前已開始工作,使導彈即刻加速飛行。

制導雷達自動截獲導彈並轉入自動跟蹤狀態,並向導彈發送控制指令將其引向目標,制導站輻射一束探測脈衝並根據發射信號來實現目標跟蹤;在瞄準目標時刻,制導站發送控制指令和詢問脈衝給導彈,彈上應答機發出應答信號後,制導站就根據該應答信號形成導彈的跟蹤誤差信號,按此信號,戰車專用計算機計算出控制指令並通過指令發送設備將此指令發送到彈上自動駕駛儀,以確保對導彈的精確制導。當導彈接近目標達到戰鬥部有效殺傷距離時,無線電引信便適時引爆戰鬥部將目標摧毀。

可見,這套武器系統不屬於單兵系統,以連為單位,要想操控需要多台車輛、多人員配合。整個武器系統集中於1部裝甲車上,與戰車配套使用的裝備有:團用指揮車、團用目標指示雷達、連用指揮車、導彈模塊2個(導彈和發射箱)、運輸裝填車、運彈車、連級技術維護車、團級技術維護車、機械維修車、全套備件車、模擬訓練車、綜合測試車等。就算是最小的火力單元也需要一定規模的車輛和人數協同才能把導彈打出去。

但我們來看看伊朗軍方和政府多次的表態,他們一直在說是前方作戰部隊的誤判導致誤擊,不存在其他動機,並且把詳細的情況作了說明,但這些說明確實難以服眾。

比如:

為什麼伊朗防空導彈部隊連客機和巡航導彈都分不清?這是不可思議的說法,如果屬實,只能說明雷達操作人員的軍事素質堪憂,武器裝備使用能力十分欠缺。但伊朗擁有這款導彈已經十年了。

為什麼伊朗防空導彈部隊不截擊其他的途徑客機?伊朗解釋說是臨時部署,這個觀點也未必站得住腳,因為在霍梅尼機場西北部部署野戰防空導彈一定要有戰略指向,但這個指向瞄準來自於國內機場的客機很不可思議。

mili2.jpg

為什麼伊朗要攔截來自東部霍梅尼機場方向的巡航導彈?看看伊朗地圖可知,儘管美軍軍事基地已經包圍了伊朗,可如果美國要用巡航導彈攻擊伊朗軍事基地,更可信的是從波斯灣和伊拉克兩個方向打擊伊朗,而不會捨近求遠從阿富汗方向攻擊霍梅尼機場。

為什麼伊朗防空導彈部隊擊落客機前沒有徵求上級指示?伊朗軍方解釋說通訊系統故障,這個借口很難成立,因為軍事通訊保障系統可靠性高,美軍並沒有對伊朗實施系統干擾。

為什麼伊朗擊落的客機黑匣子已經損毀?就算是客機墜毀、爆炸,黑匣子也不應失去數據,這是對黑匣子的基本技術性能要求。

為什麼伊朗要沉寂幾天後才坦承真相?隱藏不住了,各個證據指向伊朗軍隊擊毀了客機,欲蓋只能彌彰,只能坦承事實,但未必是真相。

國際社會希望建立聯合調查組進駐德黑蘭,但伊朗未必會同意。伊朗希望儘快息事寧人,通過賠償和懲戒某些軍人或軍方某位高層,達到平息國際社會的指責。但究竟為什麼擊落客機,伊朗會三緘其口,始終如一認為是「誤擊」而不存在其他考慮。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目前,海軍陸戰隊是正軍級建制,未來隨着規模、編成、結構的優化擴充,也不排除海軍陸戰隊升格的可能,與三大艦隊對齊。

    甘若水  2020-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