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狂人領袖

2020-01-16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a7o7420290012493619_副本2.jpg

幾經艱辛,中美終於完成首階段貿易協議,內容是否令大家滿意,市場已有不少分析,同時中國與美國之想法,亦會不同,感覺亦會不同,所以亦導致美股創新高,A股卻有壓力。既然市場的反應,對中美貿易的首階段協議,誰賺誰蝕給了答案,那麼倒不如談一談美國總統特朗普到底為這個世界,改變了甚麼?

狂人應該是大多數人給予特朗普的稱號,除了因為他難以捉摸,同時亦因為他顛覆了西方社會的政治文化。試想想,過去歐美的西方領袖,有哪一個會如此口不擇言?而且又有哪一個美國總統會每日在社交媒體上,自行發放訊息,同時訊息會比官方的發布更快?就以貿易協議為例,特朗普的Twitter幾乎主導了一切,包括之前的翻臉、突然宣布加徵關稅、重啟談判、簽署協議的時間與地點,基本上都是特朗普的Twitter最先發布,這不單令白宮等官方代表大失預算,亦令中國的外交部及商務部發言人面對媒體之提問,很多時都難以回答。

不過,正因為特朗普不按章法出牌,亦令他在不少政治問題上,獲得不少甜頭,至於中美貿易戰發展至今,相信絕大多數的中立分析(即非親中亦非親美)都會認為,美國得到的更多,當然這不是由於特朗普好運,其實更大的原因是他的難以捉摸,其實有一定的計算,好像中美之間開展貿易戰至今,美股卻只是在2018年略為回調,但去年已重拾升勢甚至屢創新高;又或者在伊拉克用無人機擊殺伊朗二號人物蘇萊曼尼,但卻沒有引發美伊大戰,而且事件很快平息;又或者近日的烏克蘭事件,雖然特朗普被國會彈劾,但由於共和黨掌控參議院,特朗普最終因為被彈劾而下台的機會近乎零,所以烏克蘭事件只會有驚無險。

shutterstock_1460208077_副本.jpg

故此,特朗普的狂人處事方式,在過去3年絕對可以稱得上成功,而今年總統大選連任的機會亦甚高,故此國際間亦引來不少「抄襲」特朗普的政治人物陸續湧現,其中較為明顯的有兩個:一個是英國首相約翰遜,另一個是剛挑戰台灣總統失敗的韓國瑜。先談約翰遜,凌亂的髮型已令大家聯想到特朗普,而N次出軌,結婚、離婚、再婚不斷在約翰遜身上重複,加上口沒遮攔都令人覺得約翰遜是翻版特朗普,不過問題是不只是政壇、演藝界、足球界甚至金融界都有不少翻版,如翻版Michael Jackson、翻版Messi、翻版股神等,最終有多少個可以真的成功?因為很多時的翻版都只是「有形無神」。

那麼,為何約翰遜會成功?因為他不像他的上任、有翻版戴卓爾夫人之稱的文翠珊,做任何事都過於想所謂的政治道德,反而在脫歐的問題上,約翰遜先發制人,讓整個國會沒有退路,亦令歐盟不能得寸進尺,在勇於面對可能成為最「短命」的英國首相仍然在計算好所有利弊下勇往直前,這才是狂人領袖的真正特質,亦是為何約翰遜這一個「英國特朗普」可以取得成功之原因。

至於韓國瑜明顯就是有形無神的翻版,以為講「得民意得痔瘡」就是特朗普,這更反映出他的無能與無知,要知道如果特朗普是韓國瑜,相信他不會在是否參選總統上左閃右避,亦不會在台灣應否實行「一國兩制」上,比蔡英文遲表態,當然韓國瑜身為國民黨的代表,有一定的顧慮,但如果明知自己有如此多包袱,那為何要選擇特朗普這種狂人風格去面對群眾?因為兩年前這種風格贏了高雄市長的選舉?但「偷雞」一次便足夠,之後再試很多時都會事敗。

不過,隨著特朗普及約翰遜的成功,相信未來10年全球會不斷出現「形神俱備」的狂人領袖,但同時間各國社會及金融市場其實都未能適應這種領袖的風格,這將會為全球經濟及金融市場,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