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陽光燦爛的泰北

2020-01-20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T1.jpg

久聞泰北的美斯樂,是亞細亞的孤兒,充滿悲情!聽說在美斯樂生活的中華兒女,日子過得比凄風還凄,比苦雨還苦。我想走訪美斯樂,是多年心願;感謝泰國僑領陳鴻彰理事長的熱心安排,我終於訪問了泰北清萊的美斯樂,一償多年宿願。

由於有朋友的安排,我順利見到美斯樂鄉長尙泰明以及鄉長的弟弟尚泰强和同學雷佳偉及興華學校校長楊成孝,更幸運的是訪談了張鵬高將軍的長公子張國强先生。於是,我有聽不完的故事,流不完的淚!幾次我嚎啕大哭不能自已。

T2.jpg

張國強已60多歲,是唯一的兩代軍人,四歲開始躲空襲警報,十四歲開始拿槍上戰場,親身經歴了無數次生與死;在逃亡路上,親眼看見山路上躺着走不動的人。他說,那種絕望的眼神,至今難忘!而部隊還得繼續向前行。事隔30年後,重回舊地,他竟看到當年逃亡的山路上有幾架完完整整的白骨。他更見到,兩架白骨(一個揹著一個)緊緊地靠在樹幹上,那被揹的白骨缺了一條腿骨,另一個揹著白骨的白骨仍見雙手緊緊握著後面被揹的白骨,想必是後面被揹的人,腿受了傷無法行走,他們兩人最後靠著樹幹雙雙而亡。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雙白骨30年後依然還緊靠一起,倚在樹幹,沒有被30年的風吹雨打,日曬雨淋拆散,這是一股什麼神祕力量?!

T3.jpg

還有另一個賺人熱淚的故事,張國強親眼見到,有個小伙子,挑著一根扁擔,前面籮筐,坐著媽媽,後面籮筐,放著雜物,一路走到美斯樂,小伙子的肩膀不是皮破肉裂,而是淌下泊泊鮮血;在崎嶇顛簸的山路上,媽媽曾對他說「放下我吧,要不然我們兩個都會死!」但小伙子堅持把媽媽揹到了美斯樂。張國強的媽媽把盤尼西林(戰爭年代,這是很珍貴的藥品)交給小伙子,囑他每天將粉末撒在傷口上;小伙子與他的母親都活了下來,最後在美斯樂終老。

這塊異域有講不完慟人肺腑的故事,也有寫不完可歌可泣的篇章。不是作家柏陽,世人根本不知在中南半島的荒山野嶺中有個美斯樂,兩岸歷史皆忽略了這群中華兒女;然而歷史的意義也要我們向前望!誠如段希文將軍說:「反攻無望,返臺不能,好好學泰文吧!」

T4.jpg

面對惡劣環境,窮困生活,所發出的爆炸力是無窮無盡的,他們自力更生,發展為今天的一塊淨土,只要生命不息,就是勝利者。今天的美斯樂已經是國軍的第三代和第四代了,能說流利的泰文和中文(國語、雲南話),他們大都種茶葉,經營民宿為生。今天他們已走出悲情,面向國際;你看!山上有依山傍水而建的小木屋,木屋裡有五星級的咖啡館,來這裡享受下午茶的悠閑,這不就是台灣小確幸嗎?

T5.jpg

「興華學校」楊成孝校長說,「學校堅持用繁體字,用注音符號,升中華民國國旗,唱國歌。」校長清楚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不一樣了,但他仍然堅守信念,這一點讓我十分尊敬。

泰九世皇在召見段希文將軍的時候說:「你到了這裏就是我的國民」,而我從另一個意義來看,這未嘗不是中國國土的延伸,他們的子子孫孫仍就是中華國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