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防治鼠患 食環署需要新思維

2020-01-23
高達
學研社成員
 
AAA

mouse1.jpg

2018年9月至2019年11月期間,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錄得共8宗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病毒個案。令人關注到,香港的鼠患是否有失控的跡象。

這種擔心並非杞人憂天,而是在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人類歷史上三大鼠疫之中,其中一次就是1894年香港鼠疫。當年香港有2,000人死於鼠疫,三份之一的香港人逃離家園。最終死亡人數超過2萬,而疫症則傳播到全世界,相當驚心動魄。

自2000年以來,食物環境衞生署一直採用鼠患參考指數,反映各區整體的鼠患情況,並據此制訂滅鼠措施。鼠患參考指數是根據該區的鼠餌被老鼠咬囓的比率而計算得出。不過,很多社區工作者均指出,某些區域即使鼠患參考指數甚低,但他們仍接獲很多鼠患投訴。而政府當局亦表示,食環署前線人員只會透過留意鼠蹤、投訴數字及地區和市民的意見等,評估個別地區的鼠患情況。說得坦白一點,即是「斷估冇辛苦」。監測鼠患和撲滅鼠患,都是食環署的工作。鼠患越嚴重,食環署的工作量就更大。這樣,鼠患的評估又怎會客觀呢?

從簡單的管理學常識出發,鼠患的評估,應該交由獨立機構進行,例如大專院校相關的科學家。在外國,很多地區在鼠患嚴重的地點安裝夜視攝錄機和熱能影像攝錄機,利用人工智能分析鼠患問題的範圍及嚴重程度。這樣得出來的結果,才會可信。政府應該引入這項技術,在香港廣泛使用。

消滅鼠患,就像行軍作戰,不知道敵人在哪裡的話,消滅敵人就無從說起。早前,食環署曾經試用新式氣壓滅鼠器,結果一無所獲。為何在外國試驗成功的方法,在香港就行不通呢?我們認為,是因為食環署根本不知道老鼠在哪裡,所以守株待兔,而徒勞無功。

此外,食肆在後巷、水渠和污水渠非法傾倒廚餘/垃圾的問題嚴重,特別是食肆林立的地區。食環署曾在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在各區後巷黑點採取特別行動。可惜這個特別行動,首兩個星期竟然是教育及宣傳工作,「加強食肆對保持街道清潔的意識」。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食肆不應胡亂棄置垃圾、廚餘是基本要求,根本不需要甚麼宣傳教育。其實「棄置廢物條例」的刑罰相當嚴厲,初犯者最高可被處罰款二十萬元及監禁六個月;第二次或其後再被定罪,最高可被處罰款五十萬元及監禁六個月。政府當局只需嚴厲執法,以實際的檢控,取代一般的口頭警告、勸戒信等,雷厲風行一段時期,便可以阻嚇不法商人。

從多方面收到的意見,均指出香港近年在公共屋邨和街市,鼠患較十年前嚴重得多。食環署和房屋署都未有特別措施應對問題,只是蕭規曹隨,以老舊方法應付——也就是大家在電視廣告上看到,消除老鼠在「食」、「住」、「行」三方面的基本生存條件。這是不夠的,食環署必須換上突破性的思維,才能戰勝鼠患,保護香港市民健康。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整體吸煙人數持續下降,去年吸煙人數百份比是10.5%。持續11年的室內禁煙以及控煙辦執法隊伍都是控煙運動的重要原因,可惜近日申訴專員公署的調查報告卻顯示控煙辦已問題叢生,為政府的控煙工作敲響了警號。

    華德財  2018-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