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夢女神:茱地嘉蘭‧影評】李美:突破人物片定律

2020-01-24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1-24 at 10.22.55.jpeg

《星夢女神:茱地嘉蘭》劇照

近年荷李活盛產人物傳記片,理由無他,因為主角容易獲獎;《星夢女神:茱地嘉蘭》亦屬此列,扮演傳奇歌手Judy Garland的主角Renée Zellweger,繼贏得金球獎最佳女主角後,也被看好再奪奧斯卡影后。然而,本片亦有不落俗套之處,不似其他人物片往往隱惡揚善、歌功頌德,戲裡敢於揭示Judy Garland的陰暗面,令人更全面、更立體地了解到,這位被譽為上世紀十大最偉大女演員如何人前風光、背後辛酸。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假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人物傳記片的描寫對象,多為已故名人,故此較易蓋棺論定;不過,除非大奸大惡如希特勒,否則實也不好負評,畢竟「死者為大」,何況一旦過了火位,不排除惹來死者後人興訟追究。所以,過去人物傳記片每多褒揚而非貶抑,尤其近年不獨歷史人物專美,歌星影星的人物片也愈趨盛行,片商就難免更加顧忌,擔心會開罪相關粉絲。可是,相關定位不等於能免疫責難。譬如前年的《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便遭批評過份輕描淡寫Queen主音歌手Freddie Mercury的放蕩;至於去年的《搖滾太空人》,即使提及殿堂音樂人Elton John染上毒癮,但最終仍以康復、原諒等正面評價收筆。於此方面,《星夢女神:茱地嘉蘭》則明顯不同,綜觀全片都貫徹黑色格調,徹頭徹尾就是一齣Judy悲劇片;當然,電影也非全黑到底,亦有展示Judy美好一面,不過總的氛圍還是陰沉居多。無獨有偶,今屆最佳男主角的大熱「小丑」,跟本片女主角同屬黑化人物。

翻查過去幾屆奧斯卡和金球獎,最佳男女主角多由人物傳記片贏得,例如上文提過的《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以及《霍金:愛的方程式》、《林肯》、《鐵娘子》、《皇上無話兒》、《英女皇》......倘再算上《爭寵》和《黑暗對峙》,相關人物傳記片的「得勝率」高近一半之多!必須釐清,《星夢女神:茱地嘉蘭》固然也是一齣人物傳記片,Renée Zellweger亦大有機會囊括各大頒獎禮的最佳女主角獎,不過,她的演出之為人津津樂道,重點不在「形似」以至「神似」,亦即她扮演Judy時如何似模似樣,而是她真箇演活了這個角色,令觀眾留下異常深刻的印象--即使她不是扮演Judy Garland,甚至觀眾事前根本不知誰是Judy Garland,在沒有任何「真」與「偽」的比較之下,大家也會對Renée Zellweger的演技深深拜服。

人物傳記片向來不是熱門商業大片,一來觀眾未必對描繪對象有興趣,甚至毫無認識,二來亦可能擔心電影淪為盲目洗白抹黑的政治宣傳片(propaganda)——好像昂山素姬光環褪色之後,其同名電影難免陷入尷尬。可幸《星夢女神:茱地嘉蘭》全無以上毛病。即使根本不懂Judy,又或不想認識Judy,你還是可以當作虛構人物片來看;單是欣賞女主角的發揮,以及戲中的陰暗氛圍,已經值回票價有餘。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maxresdefault.jpg

《星夢女神:茱地嘉蘭》劇照

《星夢女神:茱地嘉蘭》開宗明義描述Judy如何台上風光、台下淒滄,就連歇腳地方都欠奉,並拖累一對子女同樣顛沛流離,最後還不得不求救前夫幫忙。之後劇情很快跳到她留下兒女獨自赴英賺錢,踏上她星途及人生的最後一站。到此彼岸,本可成為Judy人生轉捩點,由事業到愛情都仿如重獲新生、曙光初露;可惜,基於她的性格缺憾,既得罪歌迷、老闆,又得罪新結丈夫,最後連一直珍重的子女都離棄了她…...即使Judy把握最後一次台上表演機會,贏得全場觀眾掌聲,可惜一切已恨錯難返。電影在她最光輝的時刻拉上帷幕,並用字幕交代她以47歲之齡撒手人寰。

這就是Judy的悲劇人生。正如前述,電影並非全黑到底,一如許多其他電影如《小丑》般,在黑化人物之時,往往會歸咎外在因素導致--不幸的童年,過早進入娛樂圈這個大染缸,以及過早淪為成年人的搖錢樹,甚而過早透過藥物來提振精神等,正是Judy扭曲的性格和扭曲的人生的最大底因。所以,這不是Judy一個人的錯--飾演年輕Judy的Darci Shaw,由大啖漢堡包,到跳入水池等,都將那股誠惶誠恐、卻又渴望自由的心境表達得淋漓盡致,尤其是在大老闆Louis B. Mayer(Richard Cordery 飾)的淫威面前。相關插敘式回溯段落,篇幅雖然不多,但每一幕都非常有力,加上導演對節奏拿捏精確,均使人深深體會到她的童年陰影何其窒息、何其可怖。

Judy的英國之旅,遇上幾位本可將她拉回正軌的貴人:分別是劇院助手Rosalyn Wilder(Jessie Buckley 飾)、鋼琴手Burt(Royce Pierreson 飾)、劇院老闆Bernard Delfont(Michael Gambon 飾),以及千里前來為她打氣、後來還跟她譜出「母子戀」的Mickey Deans(Finn Wittrock 飾)。相關人等與Judy的關係其實很難處理,因為各人皆對Judy又愛又恨、充滿矛盾,不似大老闆Mayer可設定為不折不扣的奸角,亦不似那對gay couple死忠粉絲一味柔情。事實上,究竟年齡相差一大截的Mickey Deans,是否真箇對Judy有愛?抑或只是貪圖她的金錢、名氣?電影處理便恰到好處,沒有妄自滲入任何主觀評價,引導觀眾他是好是壞,反而交由看倌自行定奪。另外劇院立場亦然,電影在表達在商言商之餘--這誠是在所難免的,也合理交代了他們跟Judy的關係--公事交流肯定有,私下交心則建基於人之常情。當然,背後真相到底是啥,他們究竟抱持甚麼心態跟Judy相處?除非是他們心裡的蟲,否則無人知道答案。所以,於此表達方面,只要電影沒有過火便好、只要觀眾不覺突兀便夠。

以演藝人員為藍本的人物傳記電影,為荷李活開闢了一條全新道路。據報道,《波希米亞狂想曲:搖滾傳說》的監製Graham King,已計劃開拍有關流行樂之王米高積遜(Michael Jackson)的電影;究竟,電影將如何處理他懷疑漂白和孌童等負面新聞?MJ一角會由黑人還是白人飾演?說到底,要舔盡死去名人的所有「剩餘價值」,不是毫無風險的。《星夢女神:茱地嘉蘭》便為一個敢於揚善兼揚惡、突破人物片定律的上乘示範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創意產業日新月異,電影應該嘗試以新的模式運行,從而尋找新的商機,傳統電影界無須視OTT市場為敵,相反,與其合作更具創新性,這樣藝術與科技才能在新時代下共榮。

    政策‧正察  2020-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