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肺炎下的農曆年

2020-01-31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7641e82f-9dd5-40b3-ad1a-770025b54230.jpg

武漢肺炎襲港,今年的拜年活動減少,公眾假期那幾天,也沒有如往年般入場睇賀歲片。鼠年睇的第一齣戲在Netflix,第一次入戲院是年初五。不是公眾假期的那天,人流較少,心也較安,最後入座率也實在不足一半。電影業在這個傳統往季也未能取得佳績,在疫症的陰霾下,今年往後更不樂觀。

與其他檔期不同,農曆年從來都是華語片的天下,坊間普遍都有不計質素而入場睇賀歲片的習慣,只是今年的情況明顯不同。幾套賀歲片只有黃子華賣樓投資的《乜代宗師》成績較佳,幾日公眾假期過後,票房衝破二千萬元。三千萬票房肯定不是夢,但要挑戰黃子華自家主演《棟篤特工》的四千多萬票房兼收回成本則是疑問。更可悲的是,這個票房已經高過其他幾套華語賀歲片的票房總和。疫症肆虐減低市民的入場意慾當然是主因之一,但不容忽視的還有杯葛紅藍資本的浪潮。《家有囍事2020》由黃百鳴投資、《肥龍過江》由王晶寫劇本,《我的筍盤男友》是英皇作品,網民認定他們的金主支持內地政府施政,打壓港人爭取自由,揚言杯葛。結果,這幾套戲的票房失利程度更超聖誕檔期的《葉問4》,要突破千萬票房也困難重重。

港產賀歲片以往還可以靠廣東市場多賺一筆,但今年肯定不能如願。內地的疫情遠較香港嚴重,市民開始避免前往人群聚集之地,內地賀歲片全線撤檔,戲院人流稀疏。內地電影業遭殃,這幾套港產賀歲片也不能倖免,要收回成本幾乎不可能。電影大亨本身有雄厚財力,一套電影蝕本不會立即倒閉,問題是他們日後發行的電影如何取回民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你我既是天地一粟,別對前景灰心,別逃離香港,相信宇宙力量!好好的活著,靜觀歲月,像鳳凰花一樣每年都來一次斷捨離,然後重生!

    廖書蘭  202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