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李文亮事件能查出什麼問題?

2020-02-10
 
AAA

2111.jpg

武漢醫生李文亮因感染2019新型冠狀病毒(簡稱新冠病毒)去世引發的輿情風暴仍在延續。一個人的去世如此攪動公眾情緒,可說是1997年鄧小平逝世後極為罕見的現象。

中國官方這次對輿情的反應可謂迅速。就在2月7日李文亮去世當天,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佈消息:經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從中央層面對一名沒有官職的逝者進行全面調查,意在向外界亮明高層對李文亮事件的態度。面對沸反盈天的輿情,這一態度可讓高層在道義上避開風暴的中心。加上官媒和武漢市政府齊聲對李文亮表示哀悼和惋惜,李文亮的父母和妻子也公開否認某些不實傳言,李文亮去世激發的義憤暫時還沒有構成對社會穩定的威脅。

李文亮生前只是一名普通的醫生,喜歡美食,喜歡旅遊,喜歡追劇。他之所以受到這麼高的關注,是因為2019年12月30日他在同學微信群里發了一段「華南海鮮水果市場確診七例SARS(沙斯)」的文字,並提醒大家不要外傳,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

李文亮當時可能也沒有想到,不久後他所預警的新冠病毒疫情會席捲武漢、湖北以及全中國,並且讓全世界高度緊張。

其實,李文亮並不是最先發現新冠病毒疫情的人,也不是第一個上報和要求官方警惕的人。去年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張繼先主任接診到特殊病例,最早判斷並堅持上報了新型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正是根據她的報告,2020年1月1日,武漢市官方關閉了華南海鮮市場。

而李文亮等八名醫師出於職業敏感,12月30日前後在微信群里傳播了有關新疫情的消息但遺憾的是,武漢官方沒有在防控疫情轉播上進一步採取措施。1月2日,武漢市衛健委對外通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1月3日,當地公安機關以「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為由,傳喚李文亮等人到派出所進行「批評教育」。

顯然,當時的武漢官方對疫情抱有忽視或僥倖心理。與防控疫情相比,他們更在意所謂的穩定,為即將召開的地方人大、政協會議創造良好氣氛,而來自中國疾控中心的專家隨後又錯判了疫情的嚴重性。結果,湖北省和全體中國民眾很快就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這些天來,飽受疫情困擾的人們難免會想:這場災難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李文亮等警示疫情的「吹哨人」要遭受壓制和訓誡?

李文亮的去世終於引爆了公眾積聚多日的憤懣。很多人通過哀悼和讚揚李文亮,發泄對有關方面的怨氣,也有人將李文亮事件上升到制度層面,藉此表達政治訴求。而官方警惕的是,公眾的怨氣會不會被中國境內外「敵對勢力」所利用,變成威脅中國政治安全的工具。

要防止怨氣政治化,官方必須就李文亮事件給公眾一個交代——這也是高層啟動全面調查涉及李文亮有關問題的目的。

在這一背景下,調查李文亮事件顯然不會僅限於公安機關為什麼要傳喚李文亮,還要弄清楚傳喚李文亮的背後是否有公安機關以外的權力介入。

平心而論,李文亮發出警示的動機並不複雜。他從其他渠道得知疫情信息後,發到微信同學群提醒大家當心,結果又被別人轉發到網上,導致他被認定造謠並遭訓誡。李文亮發出的警示信息儘管不完全準確,但絕不是造謠。尤其是後來的事實證明,李文亮等人發出預警的時間,正是防控疫情擴散的黃金時機。如果那個時候官方採取果斷措施,武漢未必需要封城,整個中國也不用「陪綁」。

可以預計,這次調查將給李文亮遭訓誡一事平反,下令訓誡李文亮的責任人將受到追究,對李文亮事件負有領導責任的有關人員也可能受到處分。李文亮事件有可能成為武漢疫情擴散追責的開端。

需要指出的是,面對如此巨大的災難,無論李文亮事件的調查結果如何,武漢市、湖北省以及中國國家衛健委有關負責人的責任都不能免除,中國行政治理、疾病防控以及輿論管控體制的弊端也必須深究並加以改進。否則,公眾的怨氣難以平復,官方的公信力也難以止損。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紅樓夢》中針對巧姐這個疾病,認真地進行心理調適,做好隔離防護,調節飲食,用中藥細心調製,最終巧姐終於轉危為安,而且沒有留下麻子等後遺症,最後長大成人。

    2020-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