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韓流進軍荷李活

2020-02-11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2-11 at 11.00.09.jpeg

今年的美國奧斯卡頒獎禮,頭兩個幾鐘戰況平淡,大熱提名一如所料勝出,直到進入最後直路,忽然有驚喜。描寫第一次世界大戰救人經過的《1917:逆戰救兵》連續在金球獎、導演工會及英國電影學院獎勝出,被捧為最佳導演及最佳電影的大熱門,最後卻意外失落兩個大獎,不敵韓國黑馬《上流寄生族》。

論牌面,《1917》的確高一線。由美國大型電影公司發行,頒獎禮爭獎遊戲早已玩慣玩熟。電影亦屬技術型,猶如一take過的拍法,帶領觀眾置身現場,提升了電影的張力。奧斯卡頒獎禮向來保守,李安的《臥虎藏龍》及去年的墨西哥電影《Roma》,縱屬當年的熱門,也未能以外語片身份贏得最佳電影。韓國代表這次首登奧斯卡頒獎台,便成為首部奪得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外語片。改寫歷史之餘,也改變了奧斯卡的整個玩法。

《上流寄生族》固然是好電影,尤其以劇本最精采,幾個轉折點讓人拍案叫絕,但這次創造歷史,也靠一點外力。 今年奧斯卡提名名單公布後,外界猛烈批評頒獎禮漠視有色人種演員及女性導演的努力。#OscarsSoWhite的hashtag再次興起,業內人士亦持續為女性發聲,這環境有利《上流寄生族》以亞洲電影身份競賽。投它一票,仿似能夠掃走荷李活的種族主義及性別歧視,加上電影本身有質素,有幾多人以大衛對歌利亞的心態投票也未可知。

不論原因為何,奧斯卡的結果已定。繼BTS踏上格林美舞台後,韓流在電影界亦成功進軍荷李活。走過極權,迎接思想及言論自由,加上有充足的資金配合,讓韓國的軟實力在全球觀眾眼前呈現,這才真正能為國家建立良好形象,這個經驗值得參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入戲院,日常改為留家尋找娛樂。睇劇還好,與一向睇電視的習慣分別不大。但在家多睇兩齣新戲,你就發現入戲院的體驗無可代替。

    余樂文  2020-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