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沛健:福克蘭的原住民-福克蘭群島(三)

2020-02-17
梁沛健
香港中文大學博士後研究員
 
AAA

第一個發現福克蘭群島的歐洲人是一個十六世紀英國探險家,之後分別被西班牙,法國,英國和阿根廷佔領。歷史證明每當歐洲人侵略過的地方,當地的原居民都會受到不平等的對待,但是在福克蘭這裡的原居民就差不多受到滅絕的威脅。 我說的原居民就是企鵝, 福克蘭群島有五種企鵝, 最大的是國王企鵝 King Penguin,成年的國王企鵝跟一個十歲小孩的高度差不多,最小的企鵝是是 Rockhopper penguin ,成年的只有大概六寸高 。當年歐洲大國都視福克蘭群島為捕鯨的基地,因為很多鯨魚都會在附近出沒。 鯨魚油是達成工業革命的一個很重要的材料,它可以用來點燈, 做潤滑劑, 汽車的液壓油,甚至人造牛油等等。 當鯨魚的數量開始下降後,當地的捕鯨業就向企鵝下手 ,企鵝身上有豐富的脂肪, 比鯨魚更容易捕捉。 在1920年代福克蘭島上的企鵝差不多完全滅絕 。直到商業捕鯨在1986年全面禁止, 福克蘭的企鵝數量才慢慢地恢復。

我在首都Stanley的一個旅行社報了一個觀賞企鵝的旅行團,價錢不便宜,75英鎊,但是一生人可能只有這一次機會 。

image002.jpg

因為要保護生態,旅行團的數量很少。我們四個人就組成一團,由當地的導遊Tony駕著越野四驅車帶我們到一個著名的企鵝棲息地 Volunteer Point。車程大概兩個小時,離開了Stanley 的油柏路就進入了荒蕪的郊區。福克蘭大部份的土地都是私人牧場所擁有的。到達Volunteer Point 就要穿過這些牧場, Tony先把圍著牧場的鐵絲網打開,把車駛入,再把鐵絲網放回來,每次也要花上很多時間。我們沿途都看到不少小羊的屍體,Tony說前幾天下大雨,這些小羊剛出世就感染了肺炎就很容易死。因為牧場方圓廣大,牧場的主人也很難管理所有羊群。中途越野車試過泥足深陷,但是富有經驗的Tony 把車駛後再轉彎令我們離開困境,再穿過崎嶇的泥濘路和溪流,我們終於到達 Volunteer Point。 這個著名的企鵝棲息地位於福克蘭東島的東北面, 因為有艘名為 the Volunteer 的商船在18世紀在這裡登陸所以就明名為 Volunteer Point。 

image003.jpg

原本乾淨的越野車穿過泥濘和溪流後泥漬處處

image004.jpg

我們一下車就感受到大西洋的強風撲面而來。我們稍為回個神來就看到前面有一隊國王企鵝從岸上走來,他們一個跟著一個有秩序的漫步。我們跟著這隊企鵝走到山頭,就看到一大群的國王企鵝,數目應該超過二百隻。 十一月是南半球的夏天,春天出生的小企鵝已經長大了可以離開父母到處走,但是他們還擁有一層很厚的棕色絨毛用來保暖。這些絨毛會慢慢脫落露出黑色的背毛和最突出的金黃色胸前的頸羽毛,這樣意味著他們已經成熟,可以游泳捕魚。 

image006.jpg

這幾隻好奇的小企鵝跟著我走

image007.jpg

棕色的小皇帝企鵝遠看像一個個奇異果

image008.jpg

雖然這裡是企鵝的保護區但是企鵝們也會受到危險,在棲息區附件都不難發現小企鵝的屍體。這些企鵝不時都會受到賊鷗 (skua)的襲擊 ,賊鷗通常只會偷襲企鵝的蛋但是有時也會捕獵小企鵝。

image008.jpg

被襲擊的小企鵝

image009.jpg

企鵝們與羊群都是和平共處。企鵝的糞便令到這片土地非常肥沃,青草都生長得特別好,令到羊群有源源不絕的糧食 image010.jpg

可憐的小企鵝看到同伴的屍體激動大叫

image011.jpg

image012.jpg

巴布亞企鵝的棲息地,他們十分嘈吵,還會常常打架

image013.jpg

一隊成年的國王企鵝浩浩蕩蕩的走到水中捕魚

全球暖化和氣候變遷令到很多物種面臨滅絕的危機。因為海水的溫度上升導致海洋水流變化,海洋的魚量因此大大減少。加上人類過份捕魚導致一些生態重要物種如南極磷蝦的減少會影響企鵝和很多海洋生物的生存。動物學家從化石發現原來皇帝企鵝曾經在紐西蘭存在過,但是因為氣候變化他們已經絕種了。難道企鵝們要像電影 Happy Feet 中以歌星和舞蹈才能喚醒人類對大自然的關注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