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起:台灣站在命運的十字路口

2020-03-05
蘇起
台北論壇董事長、前國安會秘書長
 
AAA

2322.jpg

你可以不喜歡,但台灣島的命運自古以來就由不得島內民意,而是被大國輪流決定,先中國,後日本,最近是美國。這二、三十年台灣因美中和解得到自主,是唯一美麗例外。現在中國大陸站起來,要走出去;美國突然驚醒,想頂回去。於是殘酷地緣政治又回來了。

這個新格局好像給追求「兩國論」的蔡總統更大信心,給綠營支持者安全感。但台灣真的更安全嗎?「亡國感」不再提,就消失了?

歷史一再證明,兩強爭霸最危險的是初始階段。兩強死勁往外推,卻都不知對方紅線,只能透過摸索與衝突,才會達到某種平衡。美蘇經過韓戰、台海、柏林、蘇伊士運河等試煉,直到一九六二年古巴危機才確定超強間沒有熱戰,只有冷戰,剩下的只是打打代理戰爭或各自懲罰倒楣小國。

美中試煉已開始。先進行的是貿易戰及科技戰,將來還可能有金融戰,南海、釣魚台與朝鮮半島。但危險度、敏感度、困難度最高的非台灣莫屬。所以兩強一直小心翼翼,譬如北京在蔡就任後沒有立即關上大門;美國雖想打「台灣牌」,仍只講好聽的話,通過幾個癢到卻沒痛到的法案,不敢採取大動作。

蔡連任改變這一切,因為它代表的不只是一個點,彷彿過了這點仍可「馬照跑、舞照跳」。對大陸,它更是一條線,是「趨勢」,因此緊迫感必然增強。它還是一個面,牽涉「內外一盤棋」,因此價值上漲,敢付的軍經代價也高。

美中既開始爭奪「線」與「面」,台灣命運就脫出自己可控的範圍,進入兩強角力場域。其中北京角色最為關鍵,因為台灣一直是它全國全民的核心利益,對美國卻不如日韓重要。

筆者在選前提出「五個如果」,正基於此慮。如今五個裡面的四個已成立:香港及台灣選舉結果出爐;民進黨正開啟「新朝代」,不日將滑向「新國家」;而美國正是主要推手。所以只剩一個「習的內部壓力」待確認。

目前美中策士一定在盤點各自籌碼、工具、與願付的代價。雖然美國整體國力仍大於中共,但情勢對台灣並不樂觀。因篇幅有限,僅略歸納為兩個重點。一是美國「心有餘而力不足」。這又分內外兩面。相較於北京思想集中、權力集中、及意志集中,美國川普總統不斷沿著政黨、族群、階級軸線割裂美國社會,加劇國內惡鬥。對中敵意雖是政壇共識,卻沒能形成全盤策略,以致個別舉措常常忽行忽止,前後反覆。

在國際上,川普「美國優先」得罪了幾乎所有盟邦。德國總理梅克爾公開說,歐洲不能再依賴美國保護,必須掌握自己命運。南韓也與美國漸行漸遠。菲律賓甚至打算終止美軍到訪。

另一重點是「個子高但手不夠長」。這主要指軍事面。美國軍力雖是全球第一,但因備多力分,而台灣又遠在天邊,關鍵時刻能派上用場的軍力就不一定是中共的對手。美國航母固然身經百戰,但只有「世界警察」而沒有「高手對決」經驗;只打過人,沒挨過打。中共飛彈現能快速、精準、並穿透防衛,涵蓋關島以西全部海域後,美軍在五角大廈十八次兵棋推演中就次次敗北。

近年中共戰機多次挑戰台海中線,甚至越過中線八十公里並停留十二分鐘之久。美國機艦最快隔天才亮相,為什麼?因為在攻台戰機不必空中加油的八百公里作戰半徑內,中共有近四十座機場,美國只有一個。航母又不可能長期幫台灣日夜站崗。電光石火間,數量少又遠的美機如何來救?

剩下就看習的決心,這又回到他的內部壓力。相對於俄國普亭,習近平對外作為一直相對克制。北約想東擴到烏克蘭,普亭立刻一口吃下克里米亞,甚至入侵東烏克蘭。他還深深介入敘利亞內戰,爭奪中東影響力。但美中競爭序幕揭開後,美國拳腳齊出,貿易戰、科技戰、香港、台灣等,由點成線,由線成面,北京卻僅見招拆招,未曾反擊。如今火燒到敏感的台灣,再加上新冠肺炎及激化的兩岸敵意。習的耐力想必正面臨空前考驗。

沒人希望台海出事。只盼台灣主政者謹言慎行,切莫放上最後一根稻草。

(作者為台北論壇董事長、前國安會秘書長)

 

文章原刊於《聯合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