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黃偉康:歐盟病毒

2020-03-12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shutterstock_1623865153.jpg

在七國集團(G7)上星期召開緊急會議後,聯儲局率先作出行動,減息半厘,然後是加拿大央行響應,再而是日本央行宣布加大量化寬鬆規模,最後是英倫銀行在昨日宣布緊急減息半厘。但在G7中有三個席位的歐盟呢?歐洲央行至今仍然按兵不動,因為仍然等待央行的常規會議作出決定,難怪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剛剛發表的的全國電視講話中,砲轟歐盟抗疫不力,並宣布對歐洲(除英國)以外進行封關30日。

事實上,歐盟抗疫不力的最大受害者其實不是美國,而是意大利。因為首先禁止最先爆發疫情的中國公民入境就是意大利,可是現在最受疫情影響的亦是意大利,全因意大利乃是歐盟成員國,所以根本沒有能力阻止潛在的病患者由歐盟其他國家,進入意大利,因為如果要封關,意大利必須得到歐盟同意。不過,由於歐盟反應過慢,因此惡性循環亦隨之而出現 – 意大利北部爆發疫情,到底是患病的人士由接壤的法國、瑞士、奧地利,還是由斯洛文尼亞進入意大利,令意大利出現大爆發,還是意大利對中國封關前已經有患者入境,不得而知。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意大利疫情大爆發後,患者同樣因為歐盟不封關而可以自由出入歐盟國家,最後便令歐盟不少國家出現疫情的大爆發。

歐盟的反應緩慢,不單令歐盟受害,特朗普指美國亦受影響,亦非無的放矢。至少有不少美國的病例的確由歐洲傳入,但最令特朗普氣憤的是現在不單純是要抗疫,同時要做的乃是如何穩定經濟,所以G7才需要在上周二召開緊急會議,而聯儲局亦以身作則,不等常規會議先行減息半厘,而加拿大央行亦十分識趣在之後一日減息50點子,至於日本央行亦宣布會加大ETF的購買額度,最後是英倫銀行不等會議召開,亦緊急宣布減息半厘,可是歐洲央行就是否推出寬鬆貨幣政策,繼續猶豫不決,這才是觸怒特朗普的地方,因為當全球各國包括中國、俄羅斯早已大規模「放水」下,G7大部分國家亦已行動,歐盟在疫情已在他們的國家大爆發下,仍然舉棋不定,這是特朗普所不能接受。

當然,不能接受的可能不只是特朗普,上文提及的意大利面對的財政壓力亦是最大,可是到底是否可以得到歐盟支持解決問題,仍然要得德國、法國這些歐盟主要國家首肯才獲得援助,如果計算自己最早防疫但卻陷入最大危機,全因歐盟的無能,相信意大利必定會氣上心頭,現在不計較全因要解決眼前問題,可是如果日後問題解決,又或者美國從中作梗,意大利定必在日後考慮退出歐盟,尤其是看到英國的疫情受控程度較其他歐盟國理想,又可以自行宣布何時減息,意大利現在怎可能不有點羨慕英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