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由《星星》到《迫降》

2020-03-13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3-13 at 10.39.02 (1).jpeg

《愛的迫降》劇照

疫情未過,但各個辦公室陸續復工。上班下班時間,人潮依舊,但繁忙時間一過,市面死寂。減少聚會、減少出街,晚上的街道人跡罕見。宅在家,電視台收視回勇,為積弱的無綫送上救命丹,但即使《法證先鋒IV》的收視創近年紀錄,網上的討論度也只屬一般,遠遠不及串流同步播放的高收視韓劇《愛的迫降》。

《愛的迫降》走愛情輕喜劇路線,加上跨越南北韓三八線的驚險情節,齊集基本的娛樂元素。更重要的賣點是男女主角玄彬及孫藝珍,二人走紅多年,亦屢傳緋聞,再次合作拍劇,火花依然。型男美女談情,加上有靚景加持,即使劇情在後段漸趨失控,還是吸引大批港女持續追看,瘋狂討論。

韓流在香港已成大勢,每兩、三年便有一套劇集在韓港兩地同時爆紅。早兩年有《鬼怪》,更早的是《太陽的後裔》及《來自星星的你》。宅在街的時間,稍為重看了幾集《來自星星的你》,與《愛的迫降》只是相距五年,但已經睇得出韓劇的製作進步不少。《星星》以外星人男主角與地球人女主角的愛情故事為基礎,情愛之餘,亦力sell女主角全智賢的靚衫,但細心留意他們的製作,會聽得出他們當時的配樂,仍停留在大媽劇式罐頭緊張音樂。他們的佈景設計,也只是港劇及台劇的層次。五年後的今日,《愛的迫降》的配樂、用色及打燈已經自然得多,劇中的豪宅設計,也較以往有格調,豪華得來不過份浮誇。這幾年的進步,在於電視台有更多資源製作電視劇,以及將視野放在國際,而不是停留在韓國本土。

與巨型串流平台合作、早早賣版權予海外電視台,固然為電視台提供更多製作資源,但韓國政府多方面的培訓與資助、對文化產業的重視,鼓勵業界向外走,也直接提升了當地的電視製作水平。這種思維模式,是韓國文化產業近年在亞洲領先的主因,本地業界想急起直追,除了靠自身努力,也需要政府的扶持。我們的政府有這種魄力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俗女養成記》由金馬影后謝盈萱主演,講述在台南出生的女主角,在傳統家庭中成長,再到台北工作的經歷。

    余樂文  2020-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