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我在羅馬看見西安

2020-03-13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
 
AAA

thumbnail_IMG_4328.png

近日意大利大爆發新冠肺炎,不由得想起去年夏天我在意大利逾半月,天天遊覧古物古蹟,諸如斐冷翠、威尼斯、羅馬等,尤其在羅馬,感覺像我們的西安;為什麼像呢?這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座東西城市,因為都是古都,曾經都有不可一世的風華。

記得去年夏天的羅馬,我看見全世界的人都來到這座古都,我心中竟然想着西安,想邀請世界上各色人種不妨也來看看五千年的中國帝王之都。

thumbnail_IMG_4497.jpg

有句順口溜「十年中國看深圳,百年中國看上海,千年中國看北京,五千年中國看西安」這是多麽波瀾壯闊的中華民族啊!我一直拋不開有人說我投共之說,我是嗎?有人甚至說,妳的父親是國軍,當年就是打共産黨的,妳為什麼在大公文匯商報寫專欄?所以多年來,我下筆總有跨不出的心結;但是我問自己,那一頁國共內戰的歲月不是早已翻了過去嗎?站在中華民族大歷史之下,我們不都是中國人嗎?我們是不是寫中文操普通話?我們是不是一起過春節、元霄、清明、端午、中元、中秋、重陽?中國強大,我們是不是也感覺良好?尤其是到了國外,這種感受特別深刻;我在前文曾經提過,當我一想到蔣中正的「廬山宣言」,愛國護土之心澎湃而至,我愛的國是大中國,我護的土是9,597,000 平方公里加上36,193 平方公里的土地。

我們無法改變的就是自己的血統,特別是今天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之際,外國人的眼中哪管你是台灣人、香港人或新加坡人?即使你說你是華人也沒用!在英語的字典裡只有一個Chinese!

thumbnail_IMG_4593.jpg

thumbnail_IMG_4608.jpg

我愛台灣,也愛大陸,同屬中國!我在台灣出生,我的父母在大陸出生,如果因為我是台灣人而仇視大陸人,那我豈不是不要祖宗了?一個沒有祖宗的人,性格是不健康的,就如同一個人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性格會是曲扭的。

我愛的中國是5000年的中華民族,包括了今天的大陸,臺灣,香港,澳門,那是我心中永恆的秋海棠;我的拳拳中國心,是自黃帝軒轅,堯舜禹湯周而至今天的中國。這就是我的一顆中國心,希望國家富強,洗恤過去近200年的國恥家難。

如果不認為自己是中華民族一份子,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甚至仇視中國,那麽究竟是什麼原因?是家庭教育出問題?學校教育出問題?還是社會教育出了紕漏?頗值深思。

thumbnail_IMG_4738.jpg

據聞蔣家第三代,蔣中正的嫡孫回到浙江奉化老家,說了一句話讓當場的人都為之動容的話「我們回來了!」我與蔣先生何嘗不是一樣的心境,一樣的情懷?每回當我踏足大陸,心中總是想着「爸爸媽媽,我替你們回大陸了,回來看看老家的山河」。

去夏我在人潮湧湧的羅馬,心裏想着西安,想着我的中國。而今天我在電視上看到有位區議員寫着「藍絲與狗不得內進」,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涼意,打了個寒顫,除了啼笑皆非,還為香港的前景感到心痛至極!誠然「不知史,絕其智;不讀史,無以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李稻葵提出的「保經濟就是保生命」,其實也代表了經濟學界的主流想法,即抗疫再成功,若經濟被拖垮,民生都無從談起,甚至可能影響大局穩定。

    楊丹旭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