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未來中央將有更多動作扭轉香港亂相

2020-04-15
文武
學研社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4-15 at 12.57.54 (1).jpeg

國務院港澳辦和中聯辦(「兩辦」)4月13日先後發稿,強烈譴責主持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會議的公民黨郭榮鏗和部分反對派議員濫權,涉違反立法會議員誓言、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這次也是中央少有地直接對立法會議員作出強烈譴責,是中央對港工作重大調整的開端,還是偶發的單一事件?中央這樣的轉變,到底對香港意味着甚麼呢?相信這些問題都值得香港市民去思考。

立法會內的瘋狂「拉布」現象,並非始於本年度會期的內務委員會的選主席、副主席程序,「拉布」令議會堆積大量的議案,阻礙特區政府施政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事實上,過去兩至三屆的立法會選舉和區議會選舉,許多建制派政黨和候選人,也以「反拉布」作為主打議題,市民大眾對於「拉布」的現象,已經沒有新鮮感,可能也已有很多市民習以為常,見慣不怪,有些人可能已處於「無感」的狀態。

這次內委會的「拉布」,令最少14條法案未能決定成立委員會審議,89條附屬法例未能在修訂期限前,經內會決定成立小組委員會跟進,政府推出的多項與防疫有關的附屬法例,也因未能經內會進一步處理,令立法會失去審議的機會。無可質疑,這次內會「拉布」,確實已令香港立法會的運作受到影響,對香港的整體運作也產生了影響。但是,這也不是首次出現這樣的情況,近十年來,立法會內的非理性「拉布」對香港立法會及香港整體發展造成的影響,並不比這次內會「拉布」更小。

若從主持會議的郭榮鏗的表現看,他與去年反修例之亂中,主持法案委員會選主席、副主席的涂謹申比較,如何呢?再與立法會內擲杯、擲蕉,撕毀政府官員文件,以至大鬧立法會的少數議員相比,又如何呢?過往「兩辦」從無點名批評哪位議員,這次罕有地點名批評,應該不會只因為郭榮鏗的個人表現吧?

由此可見,這次「兩辦」的發言表態,並不只是內會和郭榮鏗的問題,更大的原因,可能是中央對港工作已經發生了較大的變化,因而,這次表態也只是一個開始,未來中央很可能還會更多地參與香港的內部管治。

「兩辦」發言後,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表現十分活躍,有人提出應考慮取消郭榮鏗的議員資格,有人提出應修改《議事規則》,亦有人提出應認真考慮對郭榮鏗提出不信任動議,以及考慮對郭榮鏗提出褫奪議席的譴責議案。還有人認為應就郭榮鏗涉嫌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提出起訴等。

立法會出現亂相,反對派以及郭榮鏗固然有最主要的責任,但仍為立法會的組成部分,尤其是在立法會內佔有多數議席的建制派政黨和議員們,難道就完全沒有責任嗎?建制派既然有這麼多辦法,可以糾正郭榮鏗在內會「拉布」,為甚麼不早一點做,要等到「兩辦」發聲了,才顯得如此「智勇」?

從某種角度上說,中央「兩辦」高調發聲,點名批評郭榮鏗和反對派議員,主要的原因仍然是建制派議員的不濟。「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成功的關鍵在於愛國者治港,但香港回歸近23年,愛國者仍然未足以佔據主導位置,這是香港近年出現許多問題的根源,中央對此亦顯得無奈。本屆立法會,建制派在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均佔有過半數的優勢,但是對只有24席的反對派,卻無能為力,無法阻止反對派搗亂議會的行為,假如下屆立法會,變成由反對派佔多數議席的優勢,香港的管治會變成怎樣呢?這恐怕是中央不能忽視的重大問題。

中央「兩辦」這次高調發聲,強烈譴責郭榮鏗及反對派,既是譴責,更是警告,表明中央不會任由香港的立法會破壞「一國兩制」,反對派做得太出格,建制派不濟,中央會出手,將香港重新調整回到「一國兩制」的正軌。由此看來,未來一段時間,香港的政治將會有更大的變數,中央肯定會有更多動作,扭轉香港的亂相。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駱惠寧主任出任國安顧問的另一意義,就是完成了王志民主任「中環西環行埋一齊」的心願,令中聯辦以國安之名,將權力伸延入中環。

    李伯達  2020-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