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婷:如何挽救海洋公園?

2020-05-12
趙婷
本地智庫政策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0-05-12 at 12.50.28.jpeg

聽到海洋公園又再需要政府注資,心裡面是有點難受和傷痛,情緒也不知從哪裡來,這是一個載滿了記憶的景點。那些年,我們帶著孩子去熊貓館,去水族館,坐坐纜車,誰會想到一個疫情把海洋公園打成這個樣子。

在可見的將來,大概重開關口的時間最快也要在六月,屆時即使有內地和外地遊客來港,也只能為海洋公園帶來非常零聲的人流。而假設不幸地出現第三波疫情,或是遊園人士出現感染個案,到時又會面對封場的結果。在防疫,社會重啟和公園發展幾個因素下,似乎前兩者還是大家關注的議題,我們實在看不到海洋公園可以在今年回復到年前的收入。筆者認為,趁著目前的疫情,政府不單止需要注資,而是需要從多方面思考海洋公園的未來。

第一、提升公園設施吸引本地遊客。不單止是海洋公園,幾乎全球所有主題樂園都面對遊客不足,新環境下不停虧錢去保護設施和支付工資等。疫情終會過去,而這些景點也是支持旅遊業的關鍵,政府確實有責任去注資保護著這些有特色的設施。疫情過後,相信本地遊客,特別是家庭,年輕父母和小朋友都想找親子地方遊玩,自由自在地玩上一天。所以下半年海洋公園有必要大幅度調整策略,先以本地客為核心市場推廣重點。海洋公園應該與園區酒店推出聯營優惠,例如以二千五百元可以享用一晚酒店,包四張門票,以及早餐及午餐,作為第一波宣傳,這樣絕對能吸引一家大小參加。而且也不妨與學校合作,推出暑期優惠,並且大規模與社區組織、工會、商會合作推銷,刺激夏季遊園人數。當然,公園也需要對外做好宣傳,說明如何做足公園裡的防疫和監察,讓大家玩得開心和盡興。

第二、思考公園是否轉為公營機構或引入私人公司營運。目前海洋公園面對的困境,我們可以見於海洋公園在一月希望政府撥款106億改造及提升園區的設施。來到今天卻發現海洋公園需要撥款來應對債務,而且也向政府借下貸款。而且,我們回顧過去兩年,收入大概只有27.5億和22.5億。根據園方的數據,過去幾個月停運,令公園少收近十億,加上員工開支,這證明公園根本無法應付債務。如此一來,政府要想清楚,是否願意獨力承擔近百億的債務。而且客觀看看,救得了海洋公園,商經局又是否要注資迪士尼公園和挪亞方舟呢?否則就顯得不公平。這樣,倒不如認真想想,是否應該考慮把公園轉為私人企業,把部分地皮拍賣出去,然後轉為應付債務和提升設施,以吸引遊客。同時,有了商業運作和管理,就能避免現時董事局的不專業性。

第三,引入外部審核和監管制度。目前已知的一些項目如大樹灣水上樂園,早應在去年落成。但何以園方沒有監察好,致使要到到2021年才能落成。這方面的疏忽,不但是花費了納稅人的錢,也是讓公園少了收入。筆者偶爾也到海洋公園約官員和朋友吃飯,我們總是發現有點冷清,到底萬豪酒店的營運情況又是如何,每年分給公園的盈利又是多少,這些公眾都應有知情權。

如果政府不掌握形勢,就會被形勢掌握。政府和商經局需要交出一個完美的答案和新的計劃,才能讓香港人的海洋公園走下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的政治絕症不解決,香港就無法生存,海洋公園作為香港的一個組成部分,自然不可能單獨生存,所以無論投入多少資源也等同倒錢落海,絕不可能避免倒閉的命運。

    會稽山  2020-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