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語:蔡英文520講話的雙重面孔

2020-06-01
嚴語
台海問題時事評論員
 
AAA

4321.jpg

隨着中美戰略博弈持續加劇,近段時間以來,台海局勢波詭雲譎,險象環生。如此情勢下,外界高度關注蔡英文連任後兩岸關係是否會由「冷和平」走向「冷對抗」甚至是「熱對抗」,台海局勢是否會由風平浪靜走向風高浪急甚至發生第四次台海危機。

對於這些問題的回答,最大變量當然是蔡英文的兩岸政策。5月20日,蔡英文發表就職演講,聲稱「願意跟對岸展開對話」,未來會「遵循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兩岸事務」,「維持台海和平穩定現狀」。

在台海局勢如此嚴峻複雜背景下,特別是考慮到島內深綠勢力對蔡英文的步步緊逼,蔡英文能夠如此表態兩岸政策,釋放一定的善意,表明其至少短期內不願與大陸破局。但如果通讀全文,則會發現其中潛藏着濃郁的「兩國論」色彩,值得高度關注。

一是「對岸」與「China」,中英文處理方式暗藏玄機。蔡英文講話中指涉中國大陸時,中文版本用的措辭是「對岸」,而到了英文就成了「China」,而且有意將「Taiwan」與「China」並置,凸顯「Taiwan」是與「China」對等的「獨立主權實體」,背後顯然是「兩國論」意識作祟。

二是以「70年來中華民國台灣」切割「1911年以來中華民國」。眾所周知,「中華民國」的歷史要追溯到1911年,但蔡英文在講話中卻刻意凸顯「70年來的中華民國台灣」,這顯然是要切斷「中華民國」與中國大陸的歷史連接,更改「中華民國」的「國號」,進行新的「國家定位」。蔡英文口中的「中華民國台灣」,就其本質而言,只是穿着「中華民國」馬甲的「台灣國」。

三是以「作為共同體的台灣」來「內造台獨」。蔡英文通篇都講「作為共同體的台灣」,這一概念的提出頗有與大陸近年反覆強調的「兩岸命運共同體」進行對抗的意味。更重要的是,蔡英文所強調的「作為共同體的台灣」是要激發島內民眾作為想像共同體的「台灣人意識」,從身份認同上「內造台獨」,製造無需「宣布台獨」卻已「完成台獨」的「事實台獨」。

從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出,蔡英文雖然表面上打扮成「和平推動者」,其內心深處卻涌動着「台獨」理念的暗流。目前民進黨在島內全面執政,無論行政還是「立法」都處於蔡英文絕對掌控之下,國民黨又士氣不振,根本無力對蔡英文和民進黨構成有力制衡。如此背景下,蔡英文當然可以更好地鋪陳其「台獨布局」。

一是「修憲謀獨」。蔡英文整個「台獨工程」由三部曲構成,起手式是「柔性台獨」,過渡式是「法律台獨」,而終極式則是「修憲台獨」。其第一任內已在歷史、教育、文化等領域基本完成「柔性台獨」改造,並通過炮製「國安五法」、「反滲透法」等展開「法律台獨」,未來還圖謀通過刪改「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的「國家統一」字眼進一步加速完成拼圖,最後落腳點則是「修憲台獨」。目前蔡英文已經成立「修憲委員會」,完成了人員和機制上的前期準備,未來四年有可能會朝着「修憲台獨」或「制憲台獨」的方向突進。

二是「以武拒統」。蔡英文在講話中大力強調要發展「不對稱戰力」,聲稱要應對「網絡戰」、「認知戰」和「超限戰」,整篇講話中充滿對抗思維,而其假想敵自然是中國大陸。未來不排除在深綠勢力裹挾下,蔡英文當局再次製造類似「雄三導彈誤射」等事件,來刺探中國大陸底線。

三是「倚美抗陸」。蔡英文近年之所以敢於頻頻對大陸展現強硬姿態,原因並不在於島內有足夠實力來與大陸對抗,而是美國在背後的不斷加持。蔡英文就職當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副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波廷傑等人就紛紛發去「賀電」,並在當日為蔡送上一份「大禮」,批准1.8億美元的對台軍售案。蔡英文自視台灣是美國「印太戰略」中的「橋頭堡」,未來有可能甘願充當美國「馬前卒」,通過允許美國軍艦停靠高雄港或太平島等方式,挑釁台海和平紅線。

由此可見,未來四年蔡英文很難像她所宣稱的那樣「維持現狀」,反而會「破壞現狀」,而且破壞的力度、廣度和幅度都將遠超第一任期。蔡英文520就職當日,台灣《中時電子報》民調顯示,高達96.33%的受訪者對未來兩岸關係感到「不樂觀」。中國大陸自然更會嚴陣以待,嚴防「台獨」分子興風作浪。蔡英文就職當日,中國國台辦、外交部、國防部等三部門同時發表聲明,強力震懾「台獨」。近日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涉台章節中,大陸也罕見未提「和平」、「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等關鍵政策表述,轉而以「反獨遏獨」為主軸基調,這也充分彰顯了大陸對「台獨」危害的高度防範意識和絕對「零容忍」的堅決態度。

海峽兩岸,一個要「獨」,一個要「遏獨」,兩列火車是否會正面對撞,進而極限引爆,形勢不容樂觀。警報已經拉響,台海風險或將一觸即發。未來如何管控和化解危機,避免「灰犀牛」事件上演,應該成為大陸、台灣和美國三方共同思考的問題。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