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伊朗國內不斷爆炸到底怎麼回事?

2020-07-13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近段時間,伊朗國內重要設施頻頻發生大爆炸,究竟是誰幹的,又要意欲何為?

001 (1).jpg

6月26日,伊朗首都德黑蘭附近帕爾欽軍事基地的一個軍火庫發生爆炸;幾個小時後,伊朗第六大城市設拉子的一個小鎮停電;

6月30日,德黑蘭中部一家診所發生爆炸,造成19人死亡;

7月2日,納坦茲核設施發生事故;

7月3日,前幾天曾停電的設拉子小鎮發生大火;

7月4日,伊朗西南部胡齊斯坦省首府阿瓦士的一座發電站發生火災;

7月10日凌晨,德黑蘭西部發生爆炸。另據伊朗梅爾新聞社報道,加爾姆達雷赫和「聖城」也發生了爆炸。報道稱,此次爆炸是最近發生在伊朗工業設施、研究實驗室、彈藥庫甚至納坦茲核設施的一系列神秘事件中的最新一起。

儘管有人猜測,這些襲擊事件可能由以色列的破壞或網絡攻擊引起,但伊朗方面沒有公開指責,而以色列方面則發表措辭謹慎的聲明,既未確認也未否認有關。從表面上看,這些爆炸事故之間並無關聯,但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為,事故有幕後黑手,伊朗可能遭到了外國軍事攻擊。

比如,在帕爾欽軍事基地的爆炸事件中,伊朗國防部稱爆炸是因「天然氣儲存設施」泄漏引發,但伊朗媒體拍攝的照片顯示,在一個油箱上有一個小洞,與「大爆炸」的情況不符,爆炸發生的地點也不在軍事基地內,而在旁邊的一個導彈生產設施內。科威特一家媒體援引「高級安全消息人士」的話說,這次襲擊是由一架以色列F-35隱形戰鬥機實施的。

對於納坦茲核設施的爆炸事故,《紐約時報》援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東情報官員的話說,「爆炸是由安置在基地內的爆炸裝置引起的。」也有報道稱,爆炸可能是由網絡攻擊引起的。

以色列國防部長和外交部長7月5日首次公開談論了這一系列事件。以色列國防部長貝尼·甘茲對以色列媒體表示:「並不是伊朗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必然與我們有關。那些系統都很複雜,有很高的安全要求,我不確定伊朗人是否懂得維護它們。」

WhatsApp Image 2020-07-13 at 10.11.04 (1).jpeg

從這一系列爆炸或起火地點來看,主要包括三類,一是軍事基地、導彈工廠和核設施,二是發電廠等,三是民用設施。從目標用途來分析,如果要破壞的話,第一類是要在非戰時破壞的重要目標,第二類是戰時必須破壞的軍民兩用目標,第三類是禁止破壞的民用目標。以色列國防部長貝尼·甘茲的講話說的很清楚了,有些可以攻擊,有些不需要,就是這個意思。就算是以色列也不願意冒天下之大不韙在非戰時去攻擊民用目標。

這裡首先要搞清楚的是,境外國家是否有需求要攻擊伊朗境內目標。

當然有了。三個國家都有攻擊的需求,如果要排序的話,第一是以色列,第二是美國,第三是沙特。但沙特有心無膽無力,美國是有膽但沒必要,畢竟大選前不惹事是第一要務。除了以色列這個最大的嫌疑國之外,還有IS和基地組織也有嫌疑,畢竟伊朗對這些恐怖組織也頻頻下死手,讓他們對伊朗這個異教徒們仇恨不已。

其次要搞明白的是究竟怎麼能製造接二連三的大爆炸,手段為何?其實,三種手段都可以。

最優的選擇就是網絡攻擊,神不知鬼不覺就可以製造終端設備爆炸,這不是天方夜譚,美國和以色列完全可以做得到,而且這種方式容易抵賴、不承認,伊朗只能吃啞巴虧。

第二選項就是派遣特工死士安置爆炸物,摩薩德不是浪得虛名,尤其是培養收買伊朗內部特工製造爆炸事件。內塔尼亞胡早前就曝光已經獲取了眾多伊朗核計劃的資料,因此,伊朗的核設施布局一目了然,如果至今沒有絲毫動作才不可思議。再有,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重要將領蘇拉曼尼被暗殺足以說明美國和以色列成功策反了伊朗高級軍方人士作線人。

第三個選項就是派遣F-35A隱身戰機進入伊朗領空投擲精確制導彈藥,或在伊朗境外投擲防禦外精確制導彈藥攻擊伊朗境內目標。但這個選項存在較大風險,一是F-35A戰機隱身能力存疑,俄羅斯等國家或提供情報給伊朗,因為在伊朗試驗新型反隱身雷達也是最佳的場所。二是F-35A戰機隱身一旦被證實用於攻擊伊朗,伊朗毫無疑問會選擇報復,這種非隱秘的手段對以色列不利,除非有足夠的信心才能使用,畢竟在敘利亞使用F-35A戰機有地理優勢,不至於以身涉險。

伊朗的核計劃是美國和以色列共同面對的挑戰,因此,在美國默許之下,以色列親自動手去摘除伊朗核導能力比較符合這些國家的共同利益,但也會有所攻擊,有所不攻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