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好事》曾被踢出校今變老闆 男人四十勉考生勿放棄

2020-07-20
 
AAA

photo 4.JPG

Simon(右)聘請了數名IVE師弟,2018年畢業於IVE機械工程學高級文憑的Tony便是其中之一。

考試成績欠理想,也不代表世界末日。踏入不惑之年的黎旋周(Simon),曾因讀書差被勒令退學,無緣中五、公開試,轉走另一條升學路,又積極兼顧打工與進修,終一圓創業夢開設自動化工程公司。近月為口罩生產商提供安裝及維修服務,業務「疫市」增長。他勉勵成績不好的文憑試考生,要從興趣發展,「跌落谷底,都要繼續做人。唔開心都係自己,冇人害你,要正面面對事情。」

「中四畀人踢出校,坐巴士返屋企,覺得天空係熱,但身體上好灰暗、好寒冷。」Simon直言自己在傳統學校「讀唔成書」,但從小對電子有興趣,故報讀VTC課程,由技工證書,升讀至IVE電機工程高級文憑課程。與中學時代不同,他在院校內每年都名列前茅,拿了不少獎學金,畢業後輾轉做過升降機學徒、電燈公司、污水處理公司等,中間曾回到校園讀書,再由打工仔變老闆,如今都有一定成績交代,「(創業)六年喇,我目前養活咗十個家庭,我對我自己覺得好感恩。」

photo 3.JPG

維修技師除需要了解機械運作,亦需要具備電腦程式的知識,才能為口罩機提供全面的自動化工程服務。

與30間口罩生產商合作

本港多間口罩廠近月馬不停蹄生產,機器的維修及保養工序亦是重要一環。Simon公司在年初疫情爆發時,生意一度停頓,他萌生生產口罩的想法,卻因租金及物料成本太高告吹,轉而與本地口罩生產商合作,提供機器的安裝、設計及維修服務,現時約有30間口罩生產商是其客戶。他解釋,口罩機的自動化牽涉傳感器、控制器及電機方面的技術,一定要找專業人員處理,「如果冇我哋做調試,係完全生產唔到口罩。例如要鉸剪去剪耳繩,如果唔識調教,唔識較返啱位置,口罩帶都剪唔到出嚟。」

Simon說,本地提供口罩機維修保養的公司只有數間,而找大公司難免因報價等程序拖慢過程,「對口罩廠而言,時間好重要,好重視應變快捷。」相反他的公司只有約10名員工,規模雖細,但靈活性大,客戶有需求都可以迅速提供協助。

photo 1.JPG

Simon指出香港的人工貴、地方細,自動化對於產能、質量及成本控制非常好。

自動化行業在港大有前景

公司主要為本地工廠現代化,提升機械自動化的生產線。Simon看好行業在港發展,只不過市場上較少人認識,「本身香港嘅工廠比較係維持八十年代生產線,唔係唔想更新,係香港搵唔到(自動化工程公司),外國嘅又好貴,裝完之後無人識保養維修,所以一直唔願意搞。」他指出香港的人工貴、地方細,自動化對於產能、質量及成本控制非常好。

他又補充,提起「自動化」大家可能會總想起牽涉工廠或者生產,其實在商業或服務業都好有潛力,現時公司跟酒店洽談,以無人車取代人手處理送餐等房間服務。

photo 6.JPG

楊紹軒指,新學科針對公司需求設計,配合人工智能發展大趨勢。

老師:工程學科就業非常易

IVE於2020/21學年開辦「人工智能及機械人學高級文憑」課程,涵蓋機械人感應與視覺、智能製造及特殊機械人應用、人工智能應用和自動化系統建立等知識。IVE工程學系高級講師楊紹軒指,在工程學科之內,某些科目傳統上有「壟斷性」,不少學生都因就業出路較好而選電機工程、機械工程,飛機維修等科,故以往發展新課程的需求不是太大。但近年業界出現更多初創、中小企,以其公司規模更渴望一名僱員「有幾個技能在身」,新學科針對公司需求設計,配合人工智能發展大趨勢。

楊紹軒又指工程學科向來未必是學生的升學首選,但是行內工作職位比畢業生人數多,就業可謂非常容易,亦有九成以上畢業生可投身自己喜歡的行業。

 

延伸閱讀
  • 衞生防護中心將兩名檢測新型冠狀病毒人士的結果調轉,導致一名檢測結果陰性的人士被當作陽性,一度入住隔離病房七個小時。至於被誤當陰性的人士,實為檢測陽性,她在發現有問題時已入院。

    202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