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再談何世禮將軍

2020-07-20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55777.jpg

2014年作者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巧遇阮文賓醫生

上一篇我寫的是《回憶何世禮將軍》,沒想到回響頗多,有讀者囑我再多寫一些有關何將軍軼事,有朋友竟說,要謝謝我!說是時代久遠還有人寫何世禮云云,甚至有人說,該篇專欄可以列入教科書教材!因這是愛國教育;尊貴如何世禮不屑於去做英國人,要做中國人!這種愛國精神應該讓時下的年輕人看看云云。

而與何將軍忘年之交的阮文賓醫生說,當年何世禮到英國學軍事,需要宣誓效忠英女王,他拒絕!「我是中國人,只能效忠一個國家-中國,我不是英軍,為什麽要效忠英女王?」他離開了英國軍事學校後到法國軍事學校,也曾在美國軍事學校學習。他通諳英語、法語、粵語、普通話,這樣一位不可多得,具有國際軍事學習經驗的人才回到香港,選擇遠赴東北做張學良的副官,開啓他一生忠君愛國的道路,將所學報效國家的軍旅生涯。

何將軍一生對國效忠,對妻專一,他與妻子伉儷情深;阮醫生見過何夫人洪奇芬女士,她美麗賢惠,雖然也是一位混血兒,但具有中國傳統婦女賢良淑德的美德,是一位好妻子,好母親。何世禮在抗日戰爭中染到了斑疹傷寒病(Typhus);據阮醫生說,此病源頭來自廣西,當時何世禮發高燒不退,不省人事,連自己的夫人來看他,都認不出。最後在何夫人悉心照料,以及軍醫搶救下,終於康復。據阮醫生描述,抗日戰爭醫療物資十分缺乏,用竹管靜脈注射(IV)輸送鹽水。

筆者請阮醫生談談何世禮的飲食口味,阮醫生說,何將軍不吃燒乳豬,因為何將軍曾聽過一陣悽慘尖叫聲,他走出來看,原來是有人正在殺小豬,因此當他看到燒乳豬,就想到那一次的親眼所見,直呼太殘忍了!將軍見到多少的戰死官兵以及被日軍燒村殘殺的農民?但見一頭小豬被殺,從此不再吃乳豬,也是一件趣聞。還有一點,就是何將軍不能飲某一種中國茶,一飲就肚痾,究竟哪一類茶?普洱茶?龍井茶?阮醫生記不清了。

阮醫生曾見過張學良,事緣何世禮請阮醫生到台灣遊玩,宴客時見過張學良夫婦。緣分真是奇妙的,不需邏輯的;往往自己親生子女,未必與自己緣分深厚,反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繫的年輕人,可成為忘年之交。例如,蔣中正與張學良,張學良與何世禮,何世禮與阮文賓,都可說情同父子。

收筆之前,筆者提出據資料顯示,1995年何世禮捐資東北大學50萬美金興建「何世禮教學樓」,但阮醫生卻認為應該是「張學良樓」,因1998年阮醫生有份陪同何世禮一起前往東北大學觀落成禮。筆者查閱資料,與張作霖、張學良兩父子關係深遠的東北大學,並沒有張學良樓,有一座張學良雕像。究竟是什麽原因?或阮醫生記憶有誤?筆者不得而知。

最後阮文賓義憤填膺的說「日本屠殺中國人近千萬人,抗戰勝利後,日本投降,何世禮接蔣中正命令負責撤走日軍官兵平民近100萬人,蔣中正放生了日本人!我們中國人可以寬恕,但不能忘記!千萬不能忘記日本侵華!」

阮文賓診症時是一位冷靜的醫生,講到日本侵華,他是一位熱血的中國人!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今天香港有多少人知道這位出生超級富豪的公子,主動放棄英國籍,堅定做中國人的抗日將軍?何世禮一生對國忠貞,對妻專一,所為仰俯不愧天地,真正做到了「生是中國人,死是中國魂」的一代名將。

    廖書蘭  2020-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