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禁止與恢復午飯堂食前後的個人體驗

2020-08-03
周顯
時事評論員
 
AAA

78654.jpg

全日禁堂食只實施了2天,便急速煞停,恢復從凌晨5時至黃昏6時可以堂食,不過,由於限聚令仍在,僅限2人同坐一枱。

記得「最後午餐」當日上午,我致電十多間常去的餐廳,都滿座了。改訂外賣,壽司辰居然說客人太多,來不及做了。由此可以見得,人們對這一餐的重視程度,去到哪一地步。

我在絕望的情緒下,只有到「翠華控股」(1314)旗下餐廳買外賣了,去的是銅鑼灣店。誰知,偌大的一間翠華,竟然只坐了幾枱客人,看來在這「最後的歡喜日」,人們寧願花錢去吃最好的,慶祝「節日」。

不過,眼見所及,翠華的外賣生意還是不俗,也許人們是寧願吃翠華外賣,也不願在此堂食吧。畢竟,茶餐廳的危險程度,始終遠高於高級餐廳。

2日後,堂吃恢復,我去了天后的阿翁小館。此店曾有侍應確診,後來全店做了消毒,所有人均去檢驗病毒。幸運的是,居然沒人感染,由此可知,此店的清潔工作還是做得不錯,方能做到沒有互相感染。

我故意去阿翁小館,皆因相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也只有它,因為有人確診了,方才會全店消毒,反而沒有員工確診過的餐廳,戒備沒那麼森嚴。

這好比有人發圖給我,顯示出慈雲山街市進出的消毒程序,相比起日前我去過的灣仔街市,慈雲山的戒備可好得太多了。這叫做「吃一次虧,學一次乖」。

表面上,只禁堂食2天,好像對餐廳的影響不大,但這往往是駱駝背上的一根草,關掉了之後,就是恢復,也索性不重開了。畢竟,只有2人堂食,有甚麼用?豈也不是虧本嗎?

不過,我常去的幾間餐廳,例如英皇駿景酒店的駿景軒、阿一鮑魚富臨飯店等,也都恢復了午間營業,只因老闆有錢,不忍心員工失業,因此死頂下去,重開午市,只限2人,縱然也蝕,也是蝕少了。

最厲害的是觀塘龍皇酒家,據說,它本來已經準備順便裝修了,整間店沙塵滾滾,一聽到消息,馬上通宵清潔,明天即時恢復營業。周六我去到,整間餐廳整整齊齊的擺滿了2位枱,真想不到它怎可找到偌多的小桌子,至於生意,居然很多人在等位!熾哥好嘢!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