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塞爾維亞選擇中國防空導彈實現歐洲市場突破?

2020-08-06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001.jpg

近日,塞爾維亞國防部決定向中國購買新型「紅旗-22」防空導彈系統的出口型。這種被稱為FK-3的防空導彈首次在2016年珠海航展上亮相,之後參加過多次國際防務展會。目前,中國「紅旗-22」防空導彈系統正在逐步取代已過時的「紅旗-2」防空導彈,並作為「紅旗-12」的技術改進型。FK-3防空導彈射程為100公里,射高為50米至27公里。塞爾維亞做出這個決定着實讓俄羅斯感到非常詫異,塞爾維亞此前曾向俄羅斯採購「鎧甲-S」防空導彈,並「非常希望購買S-400防空系統」。2019年,在塞爾維亞境內舉行的「斯拉夫盾牌-2019」俄塞軍隊聯合防空演習中,塞爾維亞軍人還專門考察了S-400防空系統的運作情況。相比FK-3防空導彈,S-400導彈更為先進,打擊目標距離最遠可達400公里,射高可達60公里,並具備很強的反導能力。此外,塞爾維亞軍隊如果擁有S-400導彈,則可以與塞軍裝備的「鎧甲-S」防空系統一起創建立梯次式防空體系。

對此,西方國家也非常關注塞爾維亞採購中國防空導彈的決定,畢竟塞爾維亞是首個購買中國防空系統的歐洲國家,這一舉措甚至被認為是北京與塞爾維亞之間深化合作關係的最新跡象。塞爾維亞當地媒體稱,中國對塞爾維亞的防空系統出口將為中國武器打開全新的市場。塞爾維亞國防部還於2020年7月從中國接收首批CH-92A「彩虹」察打一體無人機。這款無人機主要性能為監視和偵察,也具有對地打擊能力。「這也是中國軍用無人機首次出口歐洲國家」。

這裡面需要回答兩個問題。

一是塞爾維亞為什麼放棄俄羅斯S-400導彈而選擇中國的FK-3防空導彈。塞爾維亞軍隊的主要考量是性價比高就行,夠用就行,對反導需求不高,主要打擊空氣動力目標。相對而言,塞爾維亞周邊環境早就不同於科索沃戰爭時期,加之塞爾維亞從2010年開始就積極謀求加入歐盟,進一步緩和與周邊國家的緊張關係,其主要敵人就是執意獨立出去的科索沃。儘管塞爾維亞不承認科索沃獨立,但也不至於對科索沃動武。此外,塞爾維亞國土面積不大,塞爾維亞軍隊沒有使用遠程防空導彈的實際需求,中近程防空導彈就足夠應對本土防空需求。此外,還有一個十分重要原因就是,塞爾維亞的國防預算十分有限,2019年軍費只有11.4億美元,想購買S-400導彈只是一種奢望。因此,實用主義更加符合塞爾維亞軍隊的實際需求。

二是通過塞爾維亞軍火交易,中國就能打開歐洲軍火市場?這種想法很不現實。塞爾維亞是位於巴爾幹半島上的南歐國家,但塞爾維亞只能代表自己,代表不了歐洲。儘管塞爾維亞政府將融入歐洲-大西洋一體化進程作為外交的首要戰略目標,十分重視同美國、西歐以及俄羅斯的關係,堅持睦鄰修邊,積極參與區域合作,尤其是重視開展經濟外交。但是2010年以來,塞爾維亞一直積極申請加入歐盟,但歐盟方面對塞爾維亞加入設定了多個前提條件,其中最為關鍵的一點就是塞爾維亞必須先承認科索沃的獨立地位,或實現與科索沃關係正常化。而塞爾維亞並不願對此做出妥協,這就使得其加入歐盟的前景變得十分渺茫。可見,塞爾維亞既非歐盟國家,也不是北約國家,因此其影響力還不如北約國家的土耳其。尤其是一旦加入到了歐盟,必然要按照歐盟統一軍控制度安排來執行,也就無法再從中國購買武器了,目前只是空窗期。因此,如今的塞爾維亞購買中國武器只能是個案,不是歐洲國家存在的普遍現象。比如,作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就曾購買了俄羅斯的S-400導彈,其結果就是與美國矛盾不斷升級,因為土耳其動了美國和北約的奶酪。如今,美國已經把中國列為頭號戰略對手,絕對禁止歐洲國家購買中國武器裝備,如果塞爾維亞進一步與中國做軍火生意,必然遭到美國的抵制,甚至會以抵制其進入歐盟作為條件相威脅。故而,只能把中國軍火走進塞爾維亞作為個案和特例來處理,完全不是打開歐洲市場的一扇窗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期,官媒披露了陸軍華陰武器試驗中心進行多型反坦克導彈試驗發射的畫面。多款主戰反坦克導彈亮相。

    甘若水  2021-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