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美國前「國師」班農與郭文貴的生意

2020-08-31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6775.jpg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前競選團隊總裁、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上周四被捕。他的罪嫌是他發起的修建美墨圍牆眾籌活動涉嫌欺詐,將美國民眾「捐磚」建牆的資金挪做他用,他尚未受審,但是這個嫌疑還是戳破了極端右翼的意識形態神話。

今年66歲的班農是與另外三人一起被捕,他們涉嫌將「我們來築牆」眾籌計劃籌得的2500萬元(美元,下同)中的逾100萬元,轉移到非盈利機構,用於支付個人開銷。

起訴書未點名該非盈利機構,但是班農在2017年成立的「美國共和國公民」呼之欲出。

根據起訴書,這個號稱以推進「經濟愛國主義和美國主權」為宗旨的機構,將築牆眾籌中的逾100萬元挪用,有35萬是給了「我們來築牆」活動的另一負責人——美國的伊戰空軍英雄考費基(Brian Kolfage),維持他奢華生活,包括家庭裝修費、船費、購置豪華SUV、高爾夫球具、首飾,以及繳付個人所得稅與信用卡賬單。

活動隱晦的「美國共和國公民」是班農用來宣傳特朗普意識形態的平台。稅務資料顯示,它在2018年共獲445萬元捐款,其中高達439萬元都用於個人開銷,包括140萬元的會議費、110萬元的「其他開銷」,還有5萬元給了班農旗下的電影公司、4萬給班農的侄兒和姐妹。班農今年1月受訪時曾宣布,準備拍攝一部關於中國國家主席的揭秘紀錄片,如今紀錄片還沒推出,他自己倒惹上了官司。

說起來,畢業於哈佛商學院的班農,其事業在10多年前就與中國密切相關,近年更是離不開中國。

他當過海軍、曾經為投行高盛服務,成功投資過情景喜劇,也管理過一家在香港和上海都有業務的遊戲刷金公司長達六年,他在這門生意失敗後回到美國,成了右翼新聞網站掌舵人,接着以反移民意識形態推動特朗普的「美國優先」運動。然而,2017年在特朗普入主白宮約七個月後,班農就下崗了。他很快搭上了逃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一面繼續宣揚右翼立場,一面做起了反共「生意」。班農為郭文貴打工,後者是金主。

兩人關係之密切,從班農是在郭文貴的超級遊艇「Lady May」上被捕即可見一斑(該遊艇目前正以2800萬元尋求脫售)。根據美媒報道,2018年班農和郭文貴有關聯的郭媒體(Guo Media)簽下每年100萬元報酬的合約,換取班農介紹媒體名人給郭媒體。同年11月,兩人高調宣布結盟並設立一個1億元的資金,目標是調查中共和中共領導人的「濫權行為」。看那勢頭,兩人也恨不得中美關係越糟越好。

班農有自己的博客節目「班農戰情室」,他繼續力挺特朗普,也以更強烈的措辭抨擊中共。今年6月,這名白宮前首席策略師還和郭文貴在其遊艇上同框,以紐約自由女神像為背景,直播宣布「新中國聯邦」成立。他們還成功拉攏了中國體育名將郝海東夫婦加入陣營。

而這時候,美國聯邦調查局其實已盯上了郭文貴,調查的內容涉及班農和郭文貴為其關聯媒體GTV今年春天通過私募融資3億多元,是否違反了美國有關法律。

隨着班農被逮捕,他的這些「生意」顯得更為可笑,也讓人感覺可怕。可怕之處在於,班農涉嫌欺詐建牆的眾籌款,可見以兜售極端右翼意識形態來圖利者,大有人在。他們長年累月、有計劃地製造恐慌與仇恨,未必是出於內心理念,而很可能只是找到一個好「賣」的話題而已。班農所謂的「經濟愛國主義」,應該改稱為「愛國主義經濟」。

現實也是,販賣恐慌者哪個國家都有,而半真半假的爆料也總會有人相信,甚至能有不少人相信。比如說,郭文貴在中國的司法案件累累,但2017年他在海外頻頻爆料、點名攻擊中共高層領導,那些荒誕不經的爆料大多不可能證實,就曾經吸引到許多中國境內外人士每日追看。

上周以500萬美元被保釋後,班農很快就在他的博客,在GTV採訪郭文貴,談論中國洪災之嚴重,官方如何隱瞞真相等等。從GTV的製作水平來看,郭文貴和班農的氣勢已到了強弩之末。然而,這些年來被他們帶往右轉至失衡的社會,要如何轉圜呢?當今各國,那些宣傳強烈意識形態與政治立場的政商精英,如果都去調查,誰曉得還會揭出多少人的不堪醜事?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最近美國政壇最大新聞莫過於特朗普前高級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被捕。這可謂美國大選正式的開場哨,很明顯民主黨出招了。

    路易  2020-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