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聯合國解除武器禁運對伊朗影響幾何?

2020-10-21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iran2.jpg

2020年10月18日,聯合國武器禁令解除後,伊朗外交部率先發表聲明,自18日起,向伊朗提供或從伊朗獲取武器的所有限制措施都自動終止。伊朗可以根據自身防衛需求,不受限制地從任何來源獲取任何必要的武器裝備。聲明同時強調,伊朗不謀求獲取非常規武器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也不會突擊購買大量常規武器。

此前,按照聯合國2007年3月第1747號決議,伊朗在國際市場上購買武器裝備受限。2015年7月,伊朗與伊核問題六國達成伊核問題全面協議,該協議以及隨後安理會通過的第2231號決議均寫明,聯合國維持對伊武器禁運至伊核協議正式生效五年之後,只要伊朗嚴格履行伊朗核協議,即到2020年10月18日,聯合國即解除對伊朗的武器禁運。

儘管美國百般阻撓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武器禁運,但由於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也就失去了對伊朗武器禁運的話語權。但客觀講,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武器禁運多是政治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一方面,伊朗有進口大量武器裝備的實際需求,但伊朗國內經濟狀態不好,經濟危機和疫情危機迭加,導致伊朗沒有更多的資金用於購置先進武器裝備,尤其是伊朗想要獲得的武器都是價值不菲。

另一方面,伊朗在制裁期間一直與包括俄羅斯、朝鮮等國家開始武器裝備的技術合作,並沒有受到聯合國武器禁運的實際限制。因此,當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武器禁運,實際上對伊朗帶來的實際效果早已被之前的合作消化了。

但這裡所提到的更多是俄羅斯和中國這些國家,而西方國家未必會在積極軍售伊朗的國家範疇之內,原因有三:

首先,伊朗的大量軍民兩用航空裝備多是來自於美國,但美國至今沒有解除對伊朗的武器禁運,因此,伊朗大量的航空裝備都是缺少原裝配件,如F-5、F-14等戰機,處在「休眠」和「半休眠」狀態,沒有實際戰鬥力。

iran1.jpg

其次,美國近日已經警告其他國家,尤其歐盟國家,不要試圖向伊朗出售軍民兩用技術,否則將面臨美國的嚴厲制裁。既然不能阻止聯合國解除對伊朗的武器禁運,那就直接威脅武器出口國不要試圖向伊朗出口武器。至少此舉可以堵住歐盟一些武器出口大國,如德國、法國和英國等。但由於美國現在處在國內大選的關鍵期,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因此,等待觀望則是歐盟更多國家的現實作法。不僅是歐盟,就連俄羅斯等國也會觀望美國大選結果再決定是否加大與伊朗的軍事合作力度。

第三,伊朗單方面指出,不謀求獲取非常規武器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也不會突擊購買大量常規武器,這種政治姿態是說給國際社會聽的。既要表明伊朗堅守伊朗核協議,不會貿然發展和購買與研製核武器有關的技術,另一方面也表明伊朗的常規武器是充足的,也沒有大量進口武器的實際需求,也算是給國際社會吃一顆定心丸。

但客觀講,解除武器禁運是雙向的,不僅是伊朗進口武器那麼簡單,還要包括伊朗出口武器的需求。伊朗方面已經放出話來,伊朗的獨立軍工能力很強,也有自己的拳頭產品,比如彈道導彈、反艦導彈和無人機等,尤其是俘獲了美軍無人機後,無人機技術突飛猛進,因此,伊朗有意把這類武器向國際市場推銷。但伊朗的此類武器大多是仿製的產品,如無人機和反艦導彈等,都存在知識產權問題,因此出口存在比較大的問題。更為關鍵的是伊朗引以為傲的是彈道導彈,但此類導彈出口受制於美國人打造的《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限制,導彈射程不能超過300公里,這對於動輒上千公里的伊朗彈道導彈不是優勢,要想出口其難度之大也可想而知,買家寥寥。但不管怎麼說,打破武器禁運意味着伊朗可以逐步融入國際社會,對於伊朗國內經濟恢復會帶來更多好處,同時有助於改善地區局勢和中東敏感的地緣政治環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目前,海軍陸戰隊是正軍級建制,未來隨着規模、編成、結構的優化擴充,也不排除海軍陸戰隊升格的可能,與三大艦隊對齊。

    甘若水  2020-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