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飛:RCEP初勝出 前路仍崎嶇

2020-11-16
鄧飛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AAA

_2020111514095555847_副本.jpg

一個幾乎令所有中文評論為之振奮﹑令外語評論變得酸溜溜的消息昨天橫空出台。這就是包括中國﹑日韓﹑澳紐和東盟在內的十五國﹐簽署成立一個全新的跨國區域自由貿易協議 ------ 「地區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

為什麼中文評論為之振奮﹖這是一個涵蓋全球GDP總量35%以上和三分之一人口的自由貿易區﹐可以說除了近年處於停擺狀態下的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沒有任何自由貿易平台能夠比RCEP更大體量的了。不僅中國能夠參與其中﹐更重要的是美國和印度兩個「戰略競爭對手」(筆者形容﹐非官方政策用語)都自動離場了﹗那麼等於說﹐這是自2018年美國向中國挑起貿易戰以來﹐甚至自2015年美國奧巴馬政府捲入亞太地區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以來﹐中國在突破美國貿易圍堵上取得的最大勝利。印度本不足以威脅中國﹐無論是軍事還是政治經濟﹐但近年從邊境衝突﹐到貿易摩擦﹐至少在客觀上是對美國發起的對華貿易戰和圍堵行動起到了配合作用。這次RCEP談判﹐其實並非中國刻意排除美國和印度﹐而且這也不是中國能夠做得到的﹐畢竟這個平台是東盟主導的﹐更多是緣於美國和印度自己退場的﹐屬於典型的「機關算盡太聰明﹐反害了卿卿性命」﹐那就怨不得別人享受勝利的果實了。

c2f0-kcysmrv6710343.jpg

為什么外文評論變得酸溜溜﹖從美國的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到歐盟的德國﹑英國媒體﹐幾乎都對RCEP的簽訂流露出一股難以掩飾的醋意。這個並不難理解﹐畢竟北大西洋兩岸在新冠肺炎疫情「再創高峰」的情況下﹐經濟貿易活動實在無法徹底恢復常態﹐遑論參與或者成立新的自由貿易區。面對這份龐大的自由貿易協定﹐唯有這裡挑剔一下協議缺乏足夠的環保和勞工權益關注﹐那裡挑剔一下缺乏限制國家補貼和國有企業「不公平競爭」的條款之類。然而可笑的是﹐美國之所以自己退出了自己曾經大規模主導的亞太地區貿易談判﹐就是因為自己國內保守派和自由派對這些條款的分歧﹐造成了在談判上的進退失據。從奧巴馬政府第二個任期捲入亞太地區的自由貿易談判﹐也就是當年明擺著要孤立中國的TPP泛太平洋夥伴協議﹐到特朗普2016年上台不久﹐忽然退出談判﹐更猛烈醜化TPP損害美國實業界利益﹐然後到今天就只能酸溜溜地看著中國不僅沒有被東盟和亞太國家所孤立﹐反而自己選擇自我孤立了﹐能怨誰去﹖美國媒體更拼命提及一點﹕就是拜登團隊至今仍然未有對RCEP的簽訂以及其對中美關係的影響﹐作出任何回應。對於拜登這種貌似又「沉睡sleepy」式緩慢反應﹐美國媒體很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焦慮感。

說完興奮點之後﹐該說說前路仍有崎嶇之處。這裡集中提醒一點﹕就是關於RCEP成員國之間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協議各國仍然未有達成具體協議﹐還須繼續談判。

可不要低估了貿易爭端解決機制的重要性﹐它的重要性甚至不亞於自由貿易協定的本身。因為在法律文字上撰寫得再完美的貿易協定﹐在落實執行過程中﹐成員國之間﹐或者投資者與成員國政府之間﹐總會出現爭端摩擦﹐這也是商業世界的常態。正如在這些成員國之間﹐本來就存在許多未解決的貿易摩擦或者爭端﹐韓國與日本之間自2019年以來一直處於貿易戰的局面﹐新加坡與馬來西亞關於化工塑料產品的貿易訴訟﹐菲律賓與泰國關於香煙的貿易訴訟﹐越南與印尼關於鋼鐵產品保障措施的貿易訴訟等等﹐截止至2019年﹐現在的RCEP十五個成員國之間要訴諸與世界貿易組織WTO爭端解決機制的貿易衝突案件﹐就有二十二起之多。而眾所週知﹐目前的世貿機制﹐已經出於停擺狀態﹐那麼未來RCEP平台能否接手並有效處理好這些貿易摩擦和衝突呢﹖

這裡還沒有算上中國對澳洲所發起的帶懲罰意味的貿易施壓呢。澳洲是美國主導的所謂「五眼聯盟」中反華最積極的一員﹐但同時中國又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自2020年起﹐中國對澳洲的牛肉﹑大麥等重要出口產品徵收超過60-80%的高比例關稅﹐同時赴澳洲留學和旅遊採取了警告措施﹐澳洲備受壓力﹐國內對於如何處理對華關係陷入了分歧。上訴種種貿易摩擦和衝突﹐有些主要源自經貿利益的﹐有些則攙雜了經貿以外的歷史﹑政治因素(包括日韓貿易戰)﹐如果成員國訴諸RCEP平台來解決這些爭端﹐目前仍未出台﹑仍須繼續談判的RCEP爭端解決機制能夠讓成員國感到「公平而又高效」地解決這些問題嗎﹖這將是衡量這個新的自由貿易協定組織成功與否的重要指標和觀察焦點。

最後﹐不妨再提一條不太為人所留意的消息﹕十一月十四日﹐也就是在RCEP簽訂的前一天﹐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總理李顯龍出席了一個東盟與美國的高峰論壇﹐表示希望美國進一步擴大和加深在區內的存在。除了一直存在和加大的軍事部署之外﹐美國會不會重新捲入這個地區的經貿關係呢﹖既然有一個沒有美國的RCEP﹐那拜登上場之後﹐會不會重整一個沒有中國的TPP/CPTPP﹖還是再簡單一些﹐重拾在奧巴馬時期力推(但被特朗普質疑)的符合美國利益和價值觀的國際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從而以輸出經貿普世價值的方式﹐來協助RCEP成員國解決與中國可能發生的貿易摩擦衝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