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慰孤:戰機失事原因不外乎氣候機械人為

2020-11-20
 
AAA

3242.jpg

傅慰孤。(中評社 黃文傑攝)

空軍退役中將傅慰孤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共機不斷繞台不必然會造成空軍戰機失事,要知道沒有一位飛行員會希望出事情,他把戰鬥機飛行員比喻賽車手,賽車手也是用極大速在開車,一不小心碰撞就出事,本身也是高危險,飛行員是三度空間,體力跟精神力高度集中,當然任何訓練中都會有問題,好比運動員跑步也會受傷,但是沒有人願意看到飛機失事。

他說,空軍的戰力是三軍裏面最好,共機繞台數量,其實都是在空軍可允許的範圍能量,應該不是「疲於奔命」出事,只是如果對方來十八架,我們也「伴飛」十八架,雙方又不能開戰,目的無非就是展示同等兵力,但是兩岸軍力懸殊,怎樣取得「國防安全」又要兼顧自己戰力,才是努力方向。

傅慰孤,浙江鎮海人,空軍官校第46期、三軍大學戰爭學院正規班、兵學研究所畢業,1997年1月出任首席副參謀長,1998年1月晉升中將,前後擔任「國防大學」空軍學院院長、「國防部常務次長」,2002年3月任空軍副總司令。退役後陸續完成元智大學機械研究所碩士、台灣大學EMBA學位。現在是元智大學校友會榮譽理事長、兩岸華孫文化藝術交流基金會董事長,中華文化孫子兵法研究會創會長。

台空軍第五聯隊26作戰隊隊長蔣正志上校17日傍晚駕駛1架F-16單座戰機進行夜間飛行訓練任務時,在起飛2分鐘後,約在花蓮北面8海浬處突然從雷達光點上消失,軍方與海巡漏夜搜尋仍未發現蔣員蹤跡,陸海空搜救任務馬不停蹄進行。

空軍出身的傅慰孤表示,看到20天內空軍發生第二起意外,很難過,他翻農民曆,17日是初三,月出時間可能要到很晚,大約下午5點半就天黑,F-16是晚上6點多起飛,所以是全黑夜,全黑天氣晴朗,天上星星跟海面的船是一個樣子,海天不分,飛機一起飛要右轉出海,如果稍微不小心,明明想說飛機是爬升,結果飛機往下走了,會有飛行錯覺。

傅慰孤說,他以前夜訓通常下午要睡覺,精神養足了才飛,眼睛也做保護,以前飛行訓練還要把衞生紙帶在身上,白天可能看不出灰塵影響,但是晚上座艙玻璃灰塵會影響視線,拿衞生紙再擦乾乾淨淨,夜間視力跟視線要保持在最佳狀況,另外失蹤的蔣正志是中隊長,行政事務是否太多?當天下午是否跑去開會沒有辦法休息?當天的精神體力有沒有調整過?都要進一步瞭解,畢竟飛行非常消耗體力,體力跟精神力高度集中。

他解釋,其實夜航訓練,每個月最少是一小時,菜鳥跟老鳥都一樣,保持夜間戰鬥的過程,現在初步研判飛機沒有異狀,照道理不會是因為共機繞台次數太高影響,目前訓練階段每天不會超過3批次飛行訓練,即使因應共機在防空識別區出任務也不會超過這個數字,會輪流上去,因此機械與飛行員疲勞應該是沒有問題。

傅慰孤強調,沒有一位飛行員會希望出事情,這是基本原則,都是做好最完整的準備,但是訓練過程,免不了會出現疏忽,他把戰鬥機飛行員比喻賽車手,賽車手也是用極大速在開車,一不小心碰撞就出事,本身也是高危險,飛行員是三度空間,每次飛行都要做最好準備。

他說,失事原因不外乎三項;氣候、機械、人為,如果怪罪馬政府時代不更換戰機,這叫「推卸責任」,馬政府也試圖努力,但是三代飛機一晃20多年,嚴格說來空軍的飛機只能算2.5代,美國最新賣我們F16V也只是三代機,根本買不到四代機。

操練頻繁會導致這樣結果嗎?

傅慰孤分析,任何訓練都會有問題,運動員跑步也會受傷,但是我們一直在努力如何把這些可能因素降低到最低,不會影響空軍戰力,飛行員出事,對「國家」部隊都是嚴重打擊損失,軍方會努力進行失事預防,目前共機繞台數量,其實都是可允許的範圍能量,只是對方來十八架,我們「伴飛」十八架,雙方又不能開戰,目的無非就是展示同等兵力,但是兩岸軍力懸殊,怎樣取得「國防安全」又要兼顧自己戰力,才是努力方向。

被問到,空軍戰力是否人員短少,造成飛行員「疲於奔命」?

傅慰孤認為,空軍的戰力是三軍裏面最好,不至於發生飛行員「疲於奔命」,但是也要凸顯「無昔日英雄,就無未來英雄」,如果政府對昔日英雄不尊重,現在的飛行員,怎麼可能拚命呢?以前勞苦功高的人,一旦退役都被打成米蟲,現役軍人會怎樣想,未來保障在哪裡?這不是說不愛「國」,不願意犧牲奉獻,而是怎樣提振軍隊士氣與人員訓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