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我眼中的黎智英:「梟雄」死於自信

2020-12-16
屈穎妍
傳媒人、作家
 
AAA

7657.jpg

日前,壹傳媒老細黎智英再度上庭,被加控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上庭前,媒體拍得黎智英腰纏鐵鏈的照片,許多市民廣傳並留言說:這是近年香港最美麗的風景線。

我曾在壹傳媒工作,黎智英是我舊老闆,更是我的伯樂,他對我的提攜、對我的疼愛,甚至到了偏心地步。我用我的工作表現回報了他,離開後,沒拖沒欠,但他仍然是我遇過最梟雄的老闆。所以,當看到他被五花大綁的下場,我沒有喜悅,倒是有點傷感。

藍營一聽會罵:黎智英配不上「梟雄」二字!那是因為,你們對他不認識。為什麼美國佬選中他?為什麼他能號令黃天下?一定有他過人之處。

當年他以一個「廠佬」身份,賣掉佐丹奴,全身投入他完全不認識的傳媒行業,自嘲「唔識字、冇讀過書」,卻能招攬業界最精英的人才到他麾下俯首稱臣,像孫悟空一樣打破一切傳媒桎梏,今天新聞界哪一個不是跟他那套再發揚光大?

當然他為傳媒甚至整個社會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摧毀性的,一個人可以帶領各行各業精英逐步把一個繁華小鎮蠶食成人間煉獄,你能說這人不厲害嗎?

有人又會說,有幾難?有錢使得鬼推磨,那又錯了。你試試開張支票給李柱銘、陳方安生,看他們睬不睬你?金錢、手段、能力、魅力、真心、誠意……一個邪教,需要一個集以上特質於一身的教主,黎智英當之無愧。

很多人以為他只是個小學畢業的老粗,他確實滿口粗言,但其實他很好學,看很多書,很深的書,他可侃侃談海耶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又可跟你分析齊白石畫作……草根,只是他要跟社會貼近的包裝,他時刻裝備自己,卻鼓吹大家看懶人包。

他不是只顧大灑黑金,而是幾十年細水長流地買下人心。看前特首梁振英先生在臉書貼出來、那49項由2006年到2014年黎智英手下Mark Simon跟反對派政客的黑金交易,我想起當年簽過一張單。

那時我仍是《壹周刊》副總編輯,有次老總放大假,找我代他幾天,因為只有老總才可以簽5萬以上的現金支票,所以那幾天我看到了一些奇怪的數。

一個叫「梁國雄」的人以時事組線人名義,拿了9萬現金的線人費,於是我問會計部:「這是長毛?他幾時做了我們的線人?」

會計主管說:「你照簽吧,張生一直都是這樣簽。」張生就是當時老總,也是今次案件其中一個涉嫌串謀欺詐被捕的壹傳媒行政總裁。

當時長毛還未當立法會議員,只是常常抬棺材去新華社,我那時不覺一回事,只是心想:抬抬棺材就月入9萬,真好搵。現在回頭看,原來一切都是深耕細作。

聰明一世,為什麼黎智英沒料到今日下場?早早一走了之?我想,該又是他的梟雄性格所致。壹傳媒有筆錢,是專門預算來打官司的,他就是要鼓勵下屬不懼法律,做新聞踩界又何妨?沖吧,我有大把錢挺你!

梟雄總是死於自信,黎智英每一場博奕都是險中求勝,搏了一世,終於到了失手的一天。

 

文章原刊於《獨家》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