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波斯灣會爆發軍事衝突?

2021-01-07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07 at 14.01.46.jpeg

波斯灣會不會開戰,這是近期最為集中的話題。1月3日,對伊朗來講是個大日子。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遭美國擊殺一周年之際,伊拉克、伊朗、敘利亞等地舉行集會和遊行,齊聲譴責美國。其中在伊拉克,數以萬計伊拉克人在巴格達集會,要求伊拉克美軍立即撤離。

回顧2020年1月3日,美國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發動襲擊,殺死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聖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和伊拉克什葉派民兵武裝「人民動員組織」副指揮官穆漢迪斯等人。此後,伊朗官員多次表示要實施報復。報復了嗎?也報復了,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第一時間就向伊拉克美軍基地發射了數十枚彈道導彈。事後美軍才披露,這次導彈襲擊造成美軍上百人受傷,雖然沒有人員死亡,但也損失慘重。

再看看近期的波斯灣形勢,美軍「尼米茲」號航母戰鬥群正在波斯灣巡邏,美軍B-52戰略轟炸機前置部署在中東,就連火力強大的美軍攻擊型核潛艇都在波斯灣伺機而動。不僅有美軍戰力集結,以色列也千里迢迢把一艘可攜帶巡航導彈的潛艇派遣到波斯灣海域。這一切都看似山雨欲來風滿樓,又一場海灣戰爭一觸即發。

不僅是美國和盟國調兵遣將,美國和伊朗也是相互放話威脅不斷。伊朗指出,已經做好準備應對美國和以色列的軍事打擊,尤其是在重要的核設施周邊加強了防空力量部署,並強調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做好反擊侵略的準備。美國媒體則煞有其事把魯哈尼近日講話翻譯成「即將暗殺要退休的總統特朗普」。這三國主要當事國,美國、伊朗、以色列,只有以色列一言不發,默默準備,靜觀其變,畢竟暗殺伊朗核物理學家的麻煩還沒有消停,以色列擔心時刻會有來自伊朗的軍事報復行動,必須打起精神來,枕戈待旦。

波斯灣究竟會不會爆發美國與以色列之間的戰爭或軍事衝突。有一個前提是,一旦戰火燒到伊朗國內,伊朗沒有選擇,只能應戰,無論多麼被動都只能背水一戰,畢竟與美國相比,伊朗軍事能力看似強大,但短板忒多,並無勝算。美伊之間是否爆發戰爭,這裡需要有一個時間節點來界定,那就是1月20日美國國內權力交接之前,因為不少媒體都在大肆炒作特朗普會鋌而走險軍事打擊伊朗,從而服務於國內的政治需要。

美國代理國防部長米勒下令「尼米茲」號航母繼續留在波斯灣應變。這個命令如果真是米勒下達的也可以理解,因為航母的調動是軍事日常工作而非重大決策。波斯灣內有一個國家叫巴林,巴林是美軍第五艦隊的司令部駐地,該艦隊常年部署有一個航母戰鬥群是完全正常的行為。雖是代理國防部長,但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會按照正確的命令來執行國防部的任務,「尼米茲」號航母的調動就是正常、正確的軍事行動,波斯灣存在戰爭風險,加強軍事存在合理合規,既便於應對可能的衝突,也便於戰時的應急撤僑工作,無可厚非。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近期強調,美軍絕不會介入大選。這一表態實際上已經表明了美軍不會「選邊站」,任何來自於總統和代理國防部長的錯誤命令將會被拒絕執行。加之,包括馬蒂斯、埃斯珀在內的十位前美國國防部長一起發聲要求「美軍不能介入大選」,這些資深官員的表態必然會堅定米利的信心,絕不干預美國國內選舉。尤其是特朗普的兩位被免職國防部長,馬蒂斯和埃斯珀倒戈一擊,讓特朗普的威信必然掃地,而這兩個人此時代表的已不再是前國防部長的身份而是正義的代名詞。因此,如果此時特朗普獨自下令軍事打擊伊朗,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和其他成員會選擇拒絕執行命令。加之,1月20日前還存在兩大美國國內的制肘因素。一是美國的國安會,在對伊朗開戰問題上,國安會沒有共識,反對者比支持者更多,既然國安會不能形成決策,那國防部也不敢貿然按照特朗普的要求下達攻擊命令。二是當選總統拜登的反對。拜登已經可以共享情報信息,必然會在第一時間反對軍事行動,因為特朗普如果真這麼做就是要製造總統權力交接時的混亂,好自己渾水摸魚。因此,針對美軍軍事打擊伊朗,美國國內的支持者是一小撮,絕大多數人會持反對意見。

再來看看伊朗主動報復來挑釁美軍的可能性有多大。儘管兩名伊朗重要人士被暗殺,國內群情激憤,要求立即報復,但伊朗面對拜登的示好,願意重返伊朗核協議的誘惑,只能選擇忍氣吞聲,理性、理智行事,不能因小失大,失去與拜登新政府對話的機會。伊朗謀求的是什麼?解除對自己長期的經濟制裁,恢復民生經濟。一旦主動選擇開戰,無論理由是什麼,都會被美國和以色列所利用,其結果是伊朗損失更大,根本不可能在戰爭中發展經濟、發展民生。加之,伊朗國內疫情如此嚴重,經濟危機日盛,社會安定缺失,反對派趁機發難,如果再淪為魚肉,必然會導致伊朗國內動蕩不斷,淪為又一個伊拉克。因此,選擇戰爭不符合伊朗目前的現實利益,因為伊朗沒有做好戰爭的準備。

最後再看看以色列這個中東的麻煩製造者是否想發動戰爭,把美國和伊朗拖入泥潭。不得不說,一旦美國對伊朗開戰,以色列樂見其成,畢竟以色列會坐收漁利,一個被削弱的伊朗符合以色列的中東利益。以色列之所以要暗殺伊朗核物理學家,關鍵就是要遲滯伊朗核武器發展計劃,對於目前還不具備核武器能力的伊朗,以色列不是太擔心。在特朗普的操弄下,以色列又和四個遜尼派國家建交了,但這四個國家依舊是憂心忡忡,一旦此時開戰會讓伊斯蘭世界重新把目光轉向以色列。特朗普的本意是讓遜尼派國家都與猶太人搞好關係,然後共同對抗什葉派的伊朗、敘利亞等國家,但一旦以色列主動挑起戰爭,這個時機不對,加之遜尼派的老大沙特的模糊戰略,會讓以色列與遜尼派國家搞好關係的努力戛然而止甚至開倒車,這對於以色列絕不是好事。加之,以色列也知道,支持美國對伊朗動武的國家目前也就是自己,其他北約國家和海灣國家沒有明確表態,尤其是海灣國家會考慮以色列的角色,一旦以色列深度介入波斯灣軍事衝突,反對以色列的聲浪會在中東國家內部形成強大民意浪潮,逼迫當權者放棄支持以色列的立場,這也是美國和以色列不願意看到的事實。

可見,在1月20日之前,波斯灣利益各方不會打仗,天下無事。但伊朗會觀望拜登政府的新政策,尋求談判與合作。以色列和沙特等國家也會冷眼旁觀拜登的中東新政策,看看這個白宮的新主子究竟葫蘆裡賣的什麼靈丹妙藥。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