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緬甸要回到軍政府時代嗎?

2021-02-02
宋忠平
鳳凰衛視評論員
 
AAA

thumbnail_001.jpg

2021年2月1日,緬甸總統溫敏、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及一些民盟高級官員就在當天凌晨被緬甸軍方扣押。同日,緬甸軍方表示,逮捕昂山素姬是為了回應選舉舞弊。緬甸軍方很快就發表聲明說,根據憲法條款,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將權力已移交給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在國家緊急狀態結束後,緬甸將會重新舉行大選,國家權力也將移交給新當選的政黨。軍方聲明中指出,在實施國家緊急狀態期間,將會改革聯邦選舉委員會,重新核查2020年11月大選過程存在的舞弊行為,與此同時,會繼續採取措施應對新冠疫情並推動經濟復蘇。被拘捕的昂山素姬發表聲明說,軍方把國家重新置於獨裁統治之下。她還敦促民眾,不要接受軍方發起的政變,並呼籲民眾抗議。

國際社會普遍擔心緬甸又要回到軍政府時代,果真會如此嗎?不得不說緬甸這個國家很特殊,軍政府執政是這個國家的傳統。

在緬甸獨立之前的1942年,緬甸國防軍已經成立。國防軍的前身是緬甸獨立軍,創始人正是昂山素姬的父親昂山將軍。這一時期,國防軍成為緬甸擺脫日本和英國殖民統治的中堅力量,被賦予了獨特的歷史和民族意義。獨立前一年,緬甸於1947年制定新憲法,但憲法僅強調緬族人的權利,引發了少數民族的不滿,為緬甸的內戰埋下伏筆。緬甸獨立後,從1950年代開始,國內內戰不斷,執政黨也出現分裂。

由於動蕩不斷,出於國內鎮壓的需要,緬甸國防軍的政治力量不斷擴大,開始承擔除軍事之外的行政管理類工作。為保護國家安全,國防軍的預算一度佔到政府預算的一半。1958年,由於執政黨分裂加劇,軍方暫時接管政府,執政到了1960年。在短暫歸還政權後,奈溫將軍於1962年發動軍事政變,緬甸從此正式開啟漫長的軍政府統治期,一直到2010年。上台後,奈溫廢除了憲法和其他政黨。此時,緬甸國防軍全面控制緬甸經濟,軍方滲入到經濟和社會生活的各個環節。

WhatsApp Image 2021-02-02 at 10.39.47.jpeg

但緬甸國內不滿軍方統治和經濟惡化,1988年到1989年,緬甸爆發了一系列反軍政府抗議遊行,但均遭到軍方鎮壓。除了政治遊行之外,包括緬北在內的少數民族武裝也在各地起義與國防軍作戰。軍方比較擔心的是,以昂山素姬為代表的政治力量與少數民族武裝聯手,將對軍政府統治構成更大威脅,畢竟昂山素姬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但手中缺少有力的槍杆子。

面對遊行和起義,緬甸軍政府開始調整路線。為緩和國內緊張局勢,一方面,緬甸軍方自1990年開始與少數民族武裝力量展開和平談判,先後與17支少數民族武裝達成停火協議。與此同時,在經濟上,緬甸軍政府開始轉向市場經濟,允許私人公司,在全國大搞基建以鞏固基層民眾的支持。為控制緬甸經濟,緬甸軍方成立了兩大巨頭,一個是緬甸經濟公司,另一個是緬甸聯邦經濟控股有限公司,涉及建築業、酒店、旅遊、交通、玉石、農業、礦產、能源等各領域,目前這兩大巨頭有至少120家附屬公司。另一方面,緬甸軍政府在發展經濟的同時,提升軍費佔比,強化軍事能力,確保能團結並穩定國內局勢,畢竟要坐穩政權,必須依靠手裡的槍杆子。

但緬甸軍政府在國際社會一直不被待見,被西方國家政治和經濟制裁,無法融入國際社會,同時為了避免被西方國家大搞「顏色革命」從而顛覆政權,緬甸軍政府選擇了「自我革命」,自主提出民主化進程,「經過規範的民主」路線,通過「七部走」制定新憲法,但要求在確保軍方至高地位的基礎上實施民主政治。這也就是為什麼在2008年出台了十分偏袒緬甸軍方的《緬甸聯邦共和國憲法》,這是緬甸民主政治進程中的相互妥協和讓步的結果,但也給軍方控制民選政府提供了無限大的權力。

緬甸2008年舉行全民公決,通過《緬甸聯邦共和國憲法》。依據這部新憲法,總統為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三軍總司令為各武裝力量的最高統帥,實行多黨制,實行市場經濟制度。但這部憲法的軍方痕迹太重了。三軍總司令為各武裝力量的最高統帥,而不是民選總統作為三軍總司令,總統對各武裝力量沒有指揮權,這就存在導致「槍指揮總統和國會」巨大隱憂。如今,在緬甸國內發生的變局恰恰是「槍指揮執政黨」的體現。

不僅如此,「新憲法」賦予緬甸軍隊繼續在國家民主政治方面發揮作用,軍隊在各級議會中擁有25%非經選舉產生的議會代表席位。政府中的內政部、國防部和緬甸邊境事務部幾個重要部門的部長須來自軍方,軍人議員占緬甸議會中25%的議席。這意味着,沒有軍方的許可,緬甸政府無法通過任何修憲議案。同時,緬甸憲法第436條規定,任何憲法條款的修改都需要75% 的議員同意,非選舉產生的軍隊議員又佔據着25%的席位,緬甸軍方不但能夠左右改革的進程,還能隨時合法接管國家政權,具有「一票否決權」。 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就曾多次表示反對修憲,稱「軍隊的首要職責就是捍衛憲法」。 

不甘心只作為幕後操控者,緬甸軍方也要實際參與緬甸政治管理,軍方和執政黨「一肩挑」。因此,在緬甸軍方的授意下,鞏發黨於2010年成立了,緬甸軍方決心參與多黨執政的政治治理體制。但鞏發黨的前身是軍人集團的外圍組織——聯邦鞏固與發展協會,其精英與骨幹多為退役將領,與軍人集團保持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緬甸新的憲法頒佈後,軍隊雖然已經退居幕後,但是遇到重大事件,軍隊都會起到重大作用,安全部隊也隸屬於軍隊,鞏發黨背後本身也是安全部隊在做支撐,可見,軍方依舊牢牢掌控着權力,決定着未來緬甸政局的發展方向。一旦鞏發黨失去了國會和政府的控制權,軍方遙控指揮政府就會落空。因此,緬甸軍方不接受昂山素姬領導的民盟黨成為執政黨,利用非常規手段推翻民盟黨佔大多數席位的國會和即將組建的新政府也就不難理解了。緬甸軍方就是要維護自身在國家政治權利中的核心領導地位。

此外,在敏昂萊擔任國防總司令期間,緬甸軍隊實施全面強軍計劃,從俄羅斯、中國、以色列和印度購買了大量先進武器裝備。敏昂萊很清楚緬甸所處的地緣政治地位,也是東西方國家競相拉攏的地緣對象,這些國家未必會在乎誰是執政黨,但一定會在意緬甸國內是否穩定,是否有投資的機會,是能成為自己政治和經濟合作的對象。

由此可見,緬甸國內長期以來都是軍方事實上執政,這個事實無法變,也變不了,軍方不答應。這次軍事政變的目標就是要讓鞏發黨再次成為可控的執政黨,通過改組聯邦選舉委員機會,甚至修改選舉規則,讓鞏發黨贏得下一次大選。之所以要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關鍵是要找上次大選的舞弊證據,同時通過各種方式安撫民眾轉而支持鞏發黨。但無論是即將退休的敏昂萊想當總統,還是目前的代總統敏瑞,他們都是鞏發黨的強力支持者,也就讓未來新政府必然是軍方背景,軍政府的痕迹揮之不去。至於美國等西方國家以制裁手段干涉緬甸內政等國際壓力,敏昂萊可以考慮釋放昂山素姬等民盟人士,但也或通過努力讓新的選舉不利於民盟黨,達到實際控制的目標。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地帶,空氣稀薄,其密度只有平原地區的60%左右。在這種情況下,用於平原地區的常規降落傘,負重能力大幅下降,影響了空降安全性。針對這種情況,特製的高原型降落傘作了諸多技術改進。

    甘若水  2021-02-02